《人 之 語》

《人語集萃》A:前3000-前1
《人語集萃》B:公元1-1644
《人語集萃》C:1645-1800
《人語集萃》D:1801-1840
《人語集萃》E:1841-1880
《人語集萃》F:1881-1911
《人語集萃》G:1912以來

[編按]余自少喜集名人雋語,舉凡讀過中外著作,均將佳句抄下,積成滿滿一本。孰料在史無前例的十年“武鬥”間,在大學的自己辦公室裏,該珍本竟連同數冊日記和平生唯一小說稿(《初戀 :一個真實的生活悲劇》),乃至十數枚各級運動會獎章,一併“不翼而飛”,實乃痛心疾首,自是再也不寫日記、不錄箴言了!

方今互聯網時代,憑藉Google、Wiki、百度一類電子工具,蒐尋資料較易,自己又編製有南溟網此一自由天地,於是在步入杖朝之年又萌生輯存語錄之念想。是故,《人之語》誕生了。所謂“人”,不專指聖人、賢人、偉人、名人,尚含凡人、常人、庸人甚至惡人,絕不“因人廢言”,只要自成一格、言之成理即收;至於“語”,搜羅範圍較廣,包括言而有物、語之有據而非胡說八道、語無倫次的言論、佳語、詩詞名句,編輯方針是真人方錄,不論中外者均盡量覓得原名及年代,排列順序則大致依各人出生年份或所處時代而不分國籍。因篇幅有限,乃按出生年份將全稿分成七節(見上)。

鑒於知識無涯、生命有限、時光荏苒、精力難聚,本文將無定本而需不斷完善,也無任歡迎有心人修訂及增補[來函可通過本網的“學友來鴻”,或網主公佈的電郵地址]。
(2016年2月22日,丙申猴年正月十五)

截至2016年5月30日,初步統計已收語錄者共950人(中國400人,外國550人)。其中:公元前85人(中55,外30);公元1-1644年間250人(中180,外70);1644-1911年間490人(中120,外370);1912年以來125人(中45,外80)。耋年采編,恭請指正!

《人語集萃》F:公元1881-1911

A. 巴甫諾娃(Anna Pavlova)      魯迅(周樹人)                  茨威格(S. Zweig)
弗萊明(A. Fleming)                 伽爾(R. M. du Gard)       畢加索(P. Picasso)
宋教仁                                   蔡鍔                             喬伊絲(J. A. A. Joyce)
伍爾芙(V. Woolf)                    羅斯福(F. D. Roosevelt)  李烈鈞
季米特洛夫(G. Dimitrov)          馬寅初                          卡夫卡(F. Kafka)
紀伯倫(K. Gibran)                   A.托爾斯泰(A. Tolstoy)   墨索里尼(B. Mussolini)
凱恩斯(J. M. Keynes)              熊彼特(J. Schumpeter)   路威(R. Rovio)
雅斯貝爾斯(K. T. Jaspers)        鄒容                             勞倫斯(D. H. Lawrence)
莫洛亞(A. Maurois)                 安娜‧斯特朗(A. L. Strong)布洛赫(M. L. B. Bloch)
宣永光                                   董必武                          朱德
林覺民                                   柳亞子                          彼得・蓋爾(P. Geyl)
蔣介石(蔣中正)                        夏加爾(M. Chagall)         馬卡連柯(A. Makarenko)
奧尼爾(E. O’Neill)                   卡耐基(D. Carnegie)       愛略特(T. S. Eliot)
李大釗                                   麥金西(J. O. McKinsey)   科林伍德(R. Collingwood)
希特勒(A. Hitler)                     威爾(J. Whale)              李四光
湯恩比(A. J. Toynbee)             海德格(M. Heidegger)     卓別林(C. Chaplin)
帕斯捷爾納克(B. L. Pasternak)  李達                             胡志明(Hồ Chí Minh)
陳寅恪                                   阿倫・尼文斯(A. Nevins )  侯德榜
蕭楚女                                   班廷(F. G. Banting)        陶行知
胡適(適之)                     巴烏斯托夫斯基(K. Paustovsky) 郭沫若
鐵托(J. B. Tito)                      卡爾(E. H. CARR)       馬雅可夫斯基(V. Mayakovsky)
楊虎城                                   范文瀾                          毛澤東(毛潤之)
宋慶齡                                   鄧中夏                          左琴科(M. Zoshchenko)
吐波(J. G. Thurber)                松下幸之助                     吉鴻昌
鄒韜奮                                   徐悲鴻                          富勒(R. B. Fuller)
拉布羅斯(C. E. Labrousse)       彭湃                             菲茨傑拉德(F. Fitzgerald)
葉挺                                      伊林(M. Il’in)                伊姆雷-納吉(Nagy Imre)
茅盾(沈雁冰)                           戈培爾(P. Goebbels)      羅家倫
朱光潛                                   葉劍英                          潘菽
布萊希特(B. Brecht)                田漢                             劉少奇
彭德懷                                   豐子愷                          周恩來
方志敏                                   聞一多                          鮑嘉(H. Bogart)
海明威(E. M. Hemingway)       老舍(舒慶春)                   R.威爾遜(L. R. Wilson)
川端康成                                科沃德(N. Coward)         納博科夫(V. Nabokov)
希奇柯克(A. Hitchcock)            施巴喬夫(S. Shchipachev)厄爾文(Elwyn, B. W.)
博爾赫斯(J. L. Borges)             米切爾(M. M. Mitchell)     朱冼
張聞天                                   弗洛姆(E. Fromm)           李約瑟(N. M. Needham)
冰心(謝婉瑩)                           法捷耶夫(A. Fadeyev)      迪士尼(W. E. Disney)
謝雪紅(謝阿女)
陳毅                                      海森堡(W. Heisenberg)    庫茲涅茨(S. S. Kuznets)
張學良                                   舒爾茨(D. Schultz)          張寒暉
童第周                                   胡風(張光人)                   泰勒(R. Tyler)
波普(K. R. Popper)                 蘇步青                            胡也頻
劉志丹                                   伏契克(J. Fučík)               奧威爾(G. Orwell)
伊夫林・沃(Evelyn Waugh)        華崗                               張錫彤
歐文・斯通(Irving Stone)    馬格里奇(M. Muggeridge)   薩斯拉夫斯基(L. Saslavsky)
奧斯特洛夫斯基(N. Ostrovsky)   克勞馥(J. Crawford)         馬魯(H. I. Marrou)
丁玲                                      達利(S. D. F. J. Dalí)        G.格林(H. G. Greene)
鄧小平                                   巴金(李堯棠)                    斯諾(Edgar Snow)
雷蒙・阿隆(R. Aron)                 沃倫(R. P. Warren)           陳雲
臧克家                                   蔡尚思                            史文明(E. A. S. Stam)
考斯提洛(L. Costello)               王稼祥                            林彪(林育蓉)
廖沫沙                                   費正清(J. K. Fairbank)      傅雷
陶鑄                                      儲安平                            吳晗(吳春晗)
艾思奇                                   華羅庚                            艾青
錢鍾書                                   徐懋庸                            吉拉斯(M. Đilas)

●[蘇聯]A. 巴甫諾娃[Анна Павловна (Anna Pavlova),1881-1931]
※把我的天鵝服裝準備好。(Get my swan costume ready.)[臨終遺言]

●[現代]魯迅(周樹人,1881-1936)
※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孔乙己》]
※待我成塵時,你將見我的微笑。[《墓碣文》]
※豈有豪情似舊時,花開花落兩由之。[《悼楊銓》]
※度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題三義塔》]
※死者倘不埋在活人的心中,那就真的死掉了。
※事實是毫無情面的東西,它能夠將空言打得粉碎。
※友誼是兩顆心真誠相待,而不是一顆心對另一顆心的敲打。
※悲劇將人生的有價值的東西毀滅給人看,喜劇將那無價值的撕破給人看。
※偉大的心胸,應該表現出這樣的氣概——用笑臉來迎接悲慘的厄運,用百倍的勇氣來應付一切的不幸。
※養成他們有耐勞作的體力,純潔高尚的道德,廣博自由能容納新潮流的精神,也就是能在世界新潮流中游泳,不被淹沒的力量。
※哪裏有天才,我是把別人喝咖啡的功夫,都用在工作上的。
※我之所謂生存,並不是茍活,所謂溫飽,不是奢侈,所謂發展,也不是放縱。
※時間,就象海棉裏的水,只要願擠,總還是有的。
※時間就是性命。無端的空耗別人的時間,其實是無異於謀財害命的。
※節約時間,也就是使一個人的有限的生命,更加有效,而也就等於延長了人的壽命。
※書籍可以打開心靈的窗戶,書籍是人類的最好朋友,閱讀讓您開闊眼界,開拓思維,精彩的圖書可以啓迪智慧,讓米花書庫成爲您的好朋友吧![《無花的薔薇(之二)》]
※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故鄉》]
※貪安穩就沒有自由,要自由就要歷些危險。只有這兩條路。
※希望是附隸於存在的,有存在,便有希望,有希望,便是光明。
※勇者憤怒,抽刃向更強者;怯者憤怒,卻抽刃向更弱者。[《華蓋集‧雜感》]
※惟沉默是最高的輕蔑。
※當我沉默的時候,我覺得很充實,當我開口說話,就感到了空虛。
※敵人是不足懼的,最可怕的是自己營壘裏的蛀蟲,許多事就敗在他們手裏。
※萬家墨面沒蒿萊,敢有歌吟動地哀。心事浩茫連廣宇,於無聲處聽驚雷。[《無題》]
※靈台無計逃神矢,風雨如磐暗故園。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薦軒轅。[《自題小像》]
※運交華蓋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頭。破帽遮顏過鬧市,漏船載酒泛中流。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自嘲》]
※“落水狗”有三種,大都在可打之列。……因為無論牠怎樣狂嗥,其實並不解什麼“道義”;況且狗是能浮水的,一定仍要爬到岸上,倘不注意,它先就聳身一搖,將水點灑得人們一身一臉,於是夾著尾巴逃走了。但後來性情還是如此。老實人將它的落水認作受洗,以為必已懺悔,不再出而咬人,實在是大錯而特錯的事。總之,倘是咬人之狗,我覺得都在可打之列,無論它在岸上或在水中。……叭兒狗尤非打落水裏,又從而打之不可。[《論費厄潑賴應該緩行》]
※墨寫的謊說,決掩不住血寫的事實。血債必須用同物償還。拖欠得愈久,就要付更大的利息![《無花的薔薇(之二)》]
※我只覺得所住的並非人間。四十多個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圍,使我艱於呼吸視聽,那裏還能有什麼言語?長歌當哭,是必須在痛定之後的。……真的猛士,敢於直面慘澹的人生,敢於正視淋漓的鮮血。這是怎樣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為庸人設計,以時間的流駛,來洗滌舊跡,僅使留下淡紅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這淡紅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給人暫得偷生,維持著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這樣的世界何時是一個盡頭!……慘象,已使我目不忍視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聞。我還有什麼話可說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無聲息的緣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當三個女子從容地轉輾於文明人所發明的槍彈的攢射中的時候,這是怎樣的一個驚心動魄的偉大呵!中國軍人的屠戮婦嬰的偉績,八國聯軍的懲創學生的武功,不幸全被這幾縷血痕抹殺了。但是中外的殺人者卻居然昂起頭來,不知道個個臉上有著血污……。時間永是流駛,街市依舊太平,有限的幾個生命,在中國是不算什麼的,至多,不過供無惡意的閒人以飯後的談資,或者給有惡意的閒人作“流言”的種子。至於此外的深的意義,我總覺得很寥寥,因為這實在不過是徒手的請願。人類的血戰前行的歷史,正如煤的形成,當時用大量的木材,結果卻只是一小塊,但請願是不在其中的,更何況是徒手。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當然不覺要擴大。至少,也當浸漬了親族;師友,愛人的心,縱使時光流駛,洗成緋紅,也會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藹的舊影。陶潛說過,“親戚或餘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體同山阿。”倘能如此,這也就夠了。……中國的女性臨難竟能如是之從容。……這一回在彈雨中互相救助,雖殞身不恤的事實,則更足為中國女子的勇毅,雖遭陰謀秘計,壓抑至數千年,而終於沒有消亡的明證了。倘要尋求這一次死傷者對於將來的意義,意義就在此罷。苟活者在淡紅的血色中,會依稀看見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將更奮然而前行。嗚呼,我說不出話,但以此紀念劉和珍君![《紀念劉和珍君》]

●[奧地利]茨威格(Stefan Zweig,1881-1942)
※一個人的形象越偉大,他的痛苦就越多。反過來說,一個人的痛苦越多,他的形象就越偉大。這裏,羅蘭認識到還有另一種偉大,比他經常歌頌的豐功偉績的偉大更深刻,這就是痛苦的偉大。……作為一個受難者,他歡迎世界上所有的受難者,他現在不想去獲得共同的鼓舞,而想在這個世界的所有孤獨者中建立起友誼,向他們說明痛苦的意義和偉大。
※為了培養堅不可摧的理想,人民需要特殊的藝術,特殊的場所,而主要是能在人民思想感情中引起反響的特殊作品。人民不應當覺得自己只是闖入一個思想陌生的世界的客人,而應當在這種藝術中認識自己,認識自己的力量。

●[英國]弗萊明(Sir Alexander Fleming,1881-1955)
※不要等待運氣來臨,應該去努力掌握知識。

●[法國]杜・伽爾(Roger Martin du Gard,1881-1958)
※我的朋友,你是在這荒涼的世界為我而開放的溫馨的玫瑰。把我深深的憂鬱藏在你這位朋友之心的深處吧!

●[西班牙]畢加索(Pablo Picasso,1881-1973)
※藝術是個謊言,但卻是一個說真話的謊言。
※替我喝杯酒吧,祝我健康,你知道我再也喝不了了。[臨終遺言]

●[現代]宋教仁(1882-1913)
※日出雪蹬滑,山枯林葉空。徐尋屈曲徑,竟上最高峰。村市沉雲底,江帆走樹中。 海門潮正湧,我欲挽強弓。[《登韜光絕頂》]

●[現代]蔡鍔(1882-1916)
※蜀道崎嶇也可行,人心奸險最難平。揮刀殺賊男兒事,指日觀兵白帝城。[《討袁入川》]

●[愛爾蘭]詹姆斯・喬伊絲(James Augustine Aloysius Joyce,1882-1941)
※人說《尤利西斯》難懂,她說:“沒人懂嗎?”(Does nobody understand?)[臨終遺言]

●[英國]維吉尼亞・伍爾芙(Virginia Woolf,1882-1941)
※我感到我一定又要發狂了。我們已經承受不了再一次經歷這種可怕的時刻。這次我恐怕不能痊癒了。我開始產生幻聽,根本無法集中精神。我只能做這件看起來最正確的事情……我不能再破壞你的生活。我確信,這個世界上再沒有任何一對能象我們以前那樣快樂。V(I can’t go on spoiling your life any longer. I don’t think two people could have been happier than we have been. V.)[留給丈夫的遺書]

●[美國]羅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1882-1945)
※生活好比橄欖球比賽,原則就是:奮力衝向底線。
※科學的博愛精神把分散在世界各地、各種熱心科學的人聯結成一個大家庭。(The brotherly spirit of science , which unites into one family all its votaries of whatever grade ,and however widely dispersed throughout the different quarters of the globe.)
※圖書不可能被烈火消滅。人死了,但圖書永遠不會死去。永遠沒有人,也沒有武力能把思想關進集中營。
※在我們試圖尋求安全的未來世界,我們期待一個建立在四大自由基礎上的世界。這四大自由是:第一,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都有言論和表達自由;第二,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都有宗教信仰自由;第三,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都有免於匱乏的自由。從全球的角度來說意味著每個國家都可以為其國民提供一個健康的和平時期的生活;第四,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都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從全球的角度來說意味著全世界範圍內的裁軍,而且裁軍將變成一種趨勢達到某種程度以至於任何國家都無法用武力侵犯其鄰國。這並非是對遙遠未來的幻想。這是在我們的時代裏就可以確定獲得的世界的的基礎。這種世界與獨裁者們試圖用武力建立的所謂的“新秩序”是相對的。[1941年1月6日國情諮文]
※我們沒有什麼可畏懼的,我們唯一必須畏懼的就是害怕本身。幸福不在於擁有金錢,而在於獲得成就時的喜悅以及產生創造力的激情。實現明天的唯一障礙,是對今天的懷疑。重複並不能把謊言變成真理。
※我頭痛欲裂。(I have a terrific headache.)[臨終遺言]
※請把房內的燈關了。[臨終遺言]

●[現代]李烈鈞(1882-1946)
※世態翻雲還覆雨,長河激濁復揚清。狂濤滾滾終歸海,醉向鐙前話治平。[《湖口訪楊咽冰同游石鍾山》]

●[保加利亞]季米特洛夫[Георги Димитров Михайлов (Georgi Dimitrov Mikhailov),1882-1949]
※要找出時間來考慮一下,一天中作了甚麼,是正號還是負號。假如是正號很好,假如是負號,那就採取措施。
※伽利略被懲處時,他宣佈“地球仍然轉動著”。具有與老伽利略同樣決心的我們共產黨人今天宣佈:“地球仍然轉動著!”歷史的車輪向著共產主義這個不可避免的、不可壓倒的最終目標轉動著。[因“國會縱火案”受審在德國納粹法庭上的講話(1933年9月)]

●[現代]馬寅初(1882-1982)
※絕不向以力服人而不以理服人的人低頭,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學習和鑽研,要注意兩個不良,一個是“營養不良”,沒有一定的文史基礎,沒有科學理論上的準備,沒有第一手資料的收集,搞出來的東西,不是面黃肌瘦,就是畸形發展;二是“消化不良”,對於書本知識,無論古人今人或某個權威的學說,要深入鑽研,過細咀嚼,獨立思考,切忌囫圇吞棗,人云亦云,隨波逐流,粗枝大葉,淺嘗輒止。

●[奧地利]卡夫卡(Franz Kafka,1883-1924)
※真正的對手會灌輸給你大量的勇氣。[《中國的長城 •1917~1919年格言》]
※一天早晨,格裡高爾•薩姆沙從不安的睡夢中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變成了一隻巨大的甲蟲。[《變形記》開場白]
※一定是有人誣陷了約瑟夫•K,因為一天早上,他沒有犯什麼錯,就被捕了。[《審判》開場白]
※親愛的麥柯斯,我的最後請求:我所有的身後物……日記,手稿,往來的書信,素描,等等等等,全部幫我燒毀。(Dearest Max, my last request: Everything I leave behind me … in the way of diaries, manuscripts, letters (my own and others’), sketches, and so on, (is) to be burned unread.)[臨終遺言]

●[黎巴嫩]紀伯倫(Khalil Gibran,1883-1931)
※人的嘴唇所能發出的最甜美的字眼,就是母親,最美好的呼喚,就是“媽媽”。
※當你解答了生命的一切奧秘,你就渴望死亡,因為它不過是生命的另一個奧秘。生和死是勇敢的兩種最高貴的表現。

●[蘇聯]A.托爾斯泰[Алексей Николаевич Толстой (Aleksey Nikolayevich Tolstoy),1883- 1945)
※在清水裏泡三次,在血水裏浴三次,在鹹水裏煮三次,我們就會純凈得不能再純凈了。[《苦難的歷程》]
※是啊,這就是俄羅斯性格!看來,一個人是平凡的,但是,當嚴峻的災難降臨的時候,他的心中會產生一種偉大的力量,這就是人的心靈的美。[《俄羅斯性格》]

●[意大利]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1883-1945)
※今天,4月27日星期五,第52加里巴迪旅逮住了我。在我被逮捕前後,他們都對我不錯。墨索里尼[臨終遺書]
※朝我胸膛開槍![臨終遺言]

●[英國]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 1st Baron Keynes,1883-1946)
※長遠是對當前事務錯誤的指導。從長遠看,我們都已經死了。(In the long run, we are all dead.)[《貨幣改革論》]
※市場保持非理性狀態的時間可能比你保持不破產的時間更長。(Markets can remain irrational longer than you can remain solvent.)
※通過連續的通貨膨脹,政府可以秘密地、不為人知地剝奪人民的財富,在使多數人貧窮的過程中,卻使少數人暴富。
※如果一個人單獨進行思考的時間太長,那末,他會暫時相信愚蠢的東西,甚至達到令人驚奇的程度。[《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
※經濟學家以及政治哲學家之思想,其力量之大,往往出乎常人意料。事實上統治世界者,就只是這些思想而已。許多實行家自以為不受任何學理之影響,卻往往當了某個已故經濟學家之奴隸。狂人執政,自以為得天啟示,實則其狂想之來,乃得自若干年之前的某個學人。我確信,既得利益之勢力,未免被人過分誇大,實在遠不如思想之逐漸侵蝕力之大。這當然不是在即刻,而是在經過一段時間以後;理由是,在經濟哲學以及政治哲學這方面,一個人到了25歲或30歲以後,很少再會接受新說,故公務員、政客、甚至鼓動家應用於當前時局之種種理論往往不是最近的。然而早些晚些,不論是好是壞,危險的倒不是既得利益,而是思想。[ 《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

●[奧地利]約瑟夫・熊彼特(Joseph Alois Schumpeter,1883-1950)
※創新應當是企業家的主要特徵,企業家不是投機商,也不是只知道賺錢、存錢的守財奴,而應該是一個大膽創新敢於冒險,善於開拓的創造型人才。[《經濟發展理論》]
※民主政治並不意味著人民真正在統治,民主政治的意思只能是:人民有接受或拒絕將要來統治他們的人的機會。民主政治就是政治家的統治。[《資本主義、社會主義和民主》]
※民主方法保證的自由不一定比在同樣環境中另一種政治方法能允許的個人自由多,很可能反而更少。[《資本主義、社會主義和民主》]
※一個現代民族國家,如果其最有權勢的決策者是通過公平、誠實、定期的選舉所產生的,而且在這樣的選舉中,候選人可以自由地爭取選票,而實際上每個成年公民都有投票權,那麼,這個國家就具有民主政體。[《資本主義、社會主義與民主》]

●[美國]路威(Robert Rovio,1883-1957)
※人類的歷史是人類的愚蠢和冷酷之注腳。[《文明與野蠻》]

●[德國]雅斯貝爾斯(Karl Theodor Jaspers,1883-1969)
※把歷史變為我們自己的,我們遂從歷史進入永恆。[《人的歷史》]
※歷史不時表現為一團烏七八糟的偶然事件,像急轉的洪流一樣。[《人的歷史》]

●[清代]鄒容(1885-1905)
※掃除數千年種種之專制政體,脫去數千年種種之奴隸性質,誅絕五百萬有奇被毛戴角之滿洲種,洗盡二百六十年殘慘虐酷之大恥辱,使中國大陸成乾淨土,黃帝子孫皆華盛頓,則有起死回生,還命反魄,出十八層地獄,升三十三天堂,鬱鬱勃勃,莽莽蒼蒼,至尊極高,獨一無二,偉大絕倫之一目的,曰“革命”。巍巍哉!革命也!皇皇哉!革命也!吾於是沿萬裡長城,登崑崙,遊揚子江上下,溯黃河,豎獨立之旗,撞自由之鐘,呼天籲地,破顙裂喉,以鳴於我同胞前曰:嗚呼!我中國今日不可不革命,我中國今日欲脫滿洲人之羈縛,不可不革命;我中國欲獨立,不可不革命;我中國欲與世界列強並雄,不可不革命;我中國欲長存於二十世紀新世界上,不可不革命;我中國欲為地球上名國、地球上主人翁,不可不革命。革命哉!革命哉!我同胞中,老年、中年、壯年、少年、幼年、無量男女,其有言革命而實行革命者乎?我同胞其欲相存相養相生活於革命也。吾今大聲疾呼,以宣佈革命之旨於天下。革命者,天演之公例也;革命者,世界之公理也;革命者,爭存爭亡過渡時代之要義也;革命者,順乎天而應乎人者也;革命者;去腐敗而存良善者也;革命者,由野蠻而進文明者也;革命者,除奴隸而為主人者也。是故一人一思想也,十人十思想也,百千萬人百千萬思想也,億兆京垓人億兆京垓思想也。人人雖各有思想也,即人人無不同此思想也。……聞之一千六百八十八年英國立革命,一千七百七十五年美國之革命,一千八百七十年法國之革命,為世界應乎天而順乎人之革命,去腐敗而存良善之革命,由野蠻而進文明之革命,除奴隸而為主人之革命。犧牲個人,以利天下,犧牲貴族,以利平民,使人人享其平等自由之幸福。甚至風潮所播及,亦相與附流會匯,以同歸大洋。大怪物哉!革命也。大寶物哉!革命也。吾今日聞之,猶口流涎而心件件。吾是以於我祖國中,搜索五千餘年之歷史,指點二千餘萬萬裡之地圖,間人省己,欲求一革命之事,以比例乎英、法、美者,嗚呼!何不一遇也?吾亦嘗執此不一遇之故而熟思之,重思之,否因之而有感矣,否因之而有慨於歷代民賊獨夫之流毒也。[《革命軍》]
※吾幸夫吾同胞之得與今世界列強遇也;吾幸夫吾同胞之得聞文明之政體、文明之革命也;吾幸夫吾同胞之得盧梭《民約論》、孟德斯鳩《萬法精理》、彌勒約翰《自由之理》、《法國革命史》、美國《獨立檄文》等書譯而讀之也。是非吾同胞之大幸也夫!是非吾同胞之大幸也夫!夫盧梭諸大哲之微言大義,為起死回生之靈藥,返魄還魂之主方,金丹換骨,刀圭奏效,法、美文明之胚胎,皆基於是。我祖國今日病矣,死矣,豈不欲食靈藥、投寶方而生乎?若其欲之,則吾請執盧梭請大哲之寶旌,以招展於我神州上。不寧惟是,而況又有大兒華盛頓於前,小兒拿破崙於後,為尋同胞革命獨立之表本。嗟呼!嗟乎!革命!革命!得之則生,不得則死。毋退步,毋中立,毋徘徊,此其時也,此其時也。此吾所以倡言革命,以相與同胞共勉共勖,而實行此革命主義也。苟不欲之,則請待數十年百年後,必有倡平權釋黑奴之耶女起,以再倡平權釋數重奴隸之支那奴。[《革命軍》]

●[英國]戴・赫・勞倫斯(David Herbert Lawrence,1885-1930)
※我們根本就生活在一個悲劇的時代,因此我們不願驚惶。大災難已經來臨,我們處於廢墟之中,我們開始建立一些新的小小的棲息地,懷抱一些新的微小的希望。這是一種頗為艱難的工作。現在沒有一條通向未來的康莊大道,但是我們卻迂迴前進,或攀援障礙而過。不管天翻地覆,我們都得生活。[《查泰萊夫人的情人》開場白]
※我現在覺得心神舒暢。[臨終遺言]

●[法國]莫洛亞(André Maurois,1885-1967)
※歷史又可教我們以智慧和價值的相對性。[《書卷長伴一生》]

●[美國]安娜・路易斯・斯特朗(Anna Louise Strong,1885-1970)
※與其咒罵黑暗,不如燃起一支明燭。
※[中國的未來]存在於被搗毀了的農會之中,存在於那些千千萬萬農民的希望和經驗之中。
※[紅軍總司令朱德:]一個滿身塵土、灰藍色打扮,樸素得像個農民的人。
※[斯特朗]問:你對於美國是否可能舉行反蘇戰爭如何看法?…… [斯特朗]:這是一個很好的說明。但是如果美國使用原子炸彈呢?如果美國從冰島、沖繩島以及中國的基地轟炸蘇聯呢?[毛澤東]答:原子彈是美國反動派用來嚇人的一隻紙老虎,看樣子可怕,實際上並不可怕。當然,原子彈是一種大規模屠殺的武器,但是決定戰爭勝敗的是人民,而不是一兩件新式武器。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1946年8月6日毛澤東接受斯特朗訪問的記錄]※在我離開延安之前的那天晚上,我被邀請去向毛澤東主席告別。……那天我接到周恩來的邀請,要我到楊家嶺的禮堂去看戲。……戲演完了以後,周恩來帶著我進入山邊一個窯洞,那裏已經擺好一張桌子和一些椅子,還有茶和花生。我在那裏最後一次和毛主席談話。他肯定我不能隨同共產黨一起到山裏去,並說,我已經知道了外界需要知道的關於他們所有地區的情況,我應該帶著這些情況走向世界。“當我們再同外界取得聯繫時”,——他認為這需要“大約兩年”——我可以再回來。他說,我特別應該把這些情況帶到美國去。[《我為什麼七十二歲來到中國》]

●[法國]馬克・布洛赫(Marc Léopold Benjamin Bloch,1886-1944)
※歷史以人類的活動為特定的對象,它思接萬載,視通萬裡,千姿百態,令人銷魂,因此它比其他學科更能激發人們的想像力。

●[現代]宣永光(1886-1960)
※困難是欺軟怕硬的。你越畏懼它,它愈威嚇你。你愈不將它放在眼裏,它愈對你表示恭順。

●[現代]董必武(1886-1975)
※所慮時光疾,常懷緊迫情,蹣跚行步慢,落後最宜鞭。

●[現代]朱德(1886-1976)
※青山埋白骨,綠水吊忠魂。
※吾將以身殉國家,願拼熱血為吾華。
※錦繡河山收拾好,萬民盡作主人翁。
※以革命之憂為憂,以革命之樂為樂!
※革命的終極目的就在於發展生產。
※志士恨無窮,孤身走西東。投筆從戎去,刷新舊國風。
※開心才見膽,破腹任人鑽。腹中天地闊,常有渡人船。
※離開理論的實踐,是盲目的實踐;離開實踐的理論,是空洞的理論。
※我的一隻腳還站在舊秩序裏,另一隻腳卻不能在新秩序中找到立足之地。
※那些望升官發財之人,決不宜來我處;如欲愛國犧牲一切,能吃勞苦之人,無妨多來。
※群眾力量、集體力量才是創造世界和創造歷史的偉大力量,個人的力量只是這個偉大力量中的“滄海一粟”。

●[清代]林覺民(1887-1911)
※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書與汝永別矣!吾作此書時,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書時,吾已成為陰間一鬼。吾作此書,淚珠和筆墨齊下,不能竟書而欲擱筆,又恐汝不察吾衷,謂吾忍舍汝而死,謂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為汝言之。吾至愛汝,即此愛汝一念,使吾勇於就死也。吾自遇汝以來,常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然遍地腥雲,滿街狼犬,稱心快意,幾家能彀?司馬青衫,吾不能學太上之忘情也。語雲:仁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顧汝也。汝體吾此心,於啼泣之餘,亦以天下人為念,當亦樂犧牲吾身與 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也。汝其勿悲!……吾誠願與汝相守以死,第以今日事勢觀之,天災可以死,盜賊可以死,瓜分之日可以死,奸官汙吏虐民可以死,吾輩處今日之中國,國中無地無時不可以死,到那時使吾眼睜睜看汝死,或使汝眼睜睜看吾死,吾能之乎?抑汝能之乎?即可不死,而離散不相見,徒使兩地眼成穿而骨化石,試問古來幾曾見破鏡能重圓?則較死為苦也,將奈之何?今日吾與汝幸雙健。天下人不當死而死與不願離而離者,不可數計,鍾情如我輩者,能忍之乎?此吾所以敢率性就死不顧汝也。吾今死無餘憾,國事成不成自有同志者在。……吾今與汝無言矣。吾居九泉之下遙聞汝哭聲,當哭相和也。吾平日不信有鬼,今則又望其真有。今是人又言心電感應有道,吾亦望其言是實,則吾之死,吾靈尚依依旁汝也,汝不必以無侶悲。吾平生未嘗以吾所志語汝,是吾不是處;然語之,又恐汝日日為吾擔憂。吾犧牲百死而不辭,而使汝擔憂,的的非吾所忍。吾愛汝至,所以為汝謀者惟恐未盡。汝幸而偶我,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中國!吾幸而得汝,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國!卒不忍獨善其身。嗟夫!巾短情長,所未盡者,尚有萬千,汝可以模擬得之。吾今不能見汝矣!汝不能舍吾,其時時於夢中得我乎!一慟!辛未三月廿六夜四鼓,意洞手書。家中諸母皆通文,有不解處,望請其指教,當盡吾意為幸。[《與妻訣別書》]

●[現代]柳亞子(1887-1958)
※楚歌聲裏霸圖空,血染胡天爛漫紅。煮豆燃箕誰管得,莫將成敗論英雄。[《題太平天國戰史(其一)》]
※白頭宮女談天寶,名士新亭有淚痕。一樣興亡千樣感,南東事業倍銷魂。[《題太平天國戰史(其二)》]
※成王敗寇漫相呼,直筆何人繼董狐?鴻寶一編珍貯襲,他年同調豈終孤![《題太平天國戰史(其三)》]

●[荷蘭]彼得・蓋爾(Pieter Geyl,1887-1966)
※歷史是一出沒有結局的戲。每個結局都是這齣戲新情節的開始。[《在歷史中遭遇》(Encounters in History, Cleveland, Ohio: Meridian, 1961.)]

●[現代]蔣介石(蔣中正,1887-1975)
※嗟我將士,爾肅爾聽。國民痛苦,火熱水深。土匪軍閥,為虎作倀。帝國主義,以梟以張。本軍興師,救國救民。總理遺命,炳若日星。弔民伐罪,殲厥凶酋。保我平等,還我自由。實行主義,犧牲個人。有進無退,革命精神。嗟我將士,同德同心。毋忘恥辱,毋憚艱辛。毋惜爾死,毋偷爾生。壯烈之死,榮於偷生。嗟我將士,保此國家。嗟我將士,保此人民。遵守紀律,服從司令。唯紀與律,可以致勝。生命為私,紀律為公。生命為輕,命令為重。嗟我將士,團結精神。徹始徹終,相愛相親。毋懼強敵,毋輕小丑。萬眾一心,風雨同舟。我不殺賊,賊豈肯休。勢不兩立,義無夷猶。我不犧牲,國將沉淪。我不流血,民無安寧。國既沉淪,家孰與存。民不安寧,民孰與生。嗟我將士,矢爾忠誠。三民主義,革命之魂。嗟我將士,共賦同仇。革命不成,將士之羞。嗟我將士,如兄如弟,生則俱生。
存亡絕續,決於今茲。不率從者,軍法無私。[北伐誓師辭]
※攘外必先安內。
※寧可錯殺三千,不可放走一個!
※以國家興亡為己任,置個人死生於度外。
※國家民族之復興不在武力強大,而在國民知識道德之高超。
※規規矩矩的態度、正正當當的行為、清清白白的辨別、切切實實的覺悟。
※實踐三民主義,復興民族文化,堅守民主陣容,為餘畢生之志事,實亦即海內外軍民同胞一致的革命職志與戰鬥決心。惟願愈益堅此百忍,奮勵自強,非達成國民革命之責任,絕不中止!
※和平未到完全絕望時期,決不放棄和平;犧牲未到最後關頭,亦決不輕言犧牲。
※如果戰端一開,那就是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皆應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
※誰要搞台獨,我搞誰的腦袋!
※反攻大陸……解救同胞……反攻大陸……救中國……反攻大陸……救中國……[臨終遺言]

●[白俄羅斯]夏加爾[Мойша Захаравіч Шагалаў(Marc Chagall),1887-1985)
※母親對我的愛之偉大,讓我不得不用我的努力工作去驗證這種愛是值得的。

●[蘇聯]馬卡連柯(Антон Семенович Макаренко (Anton Semiohovich Makarenko,1888-1939)
※一個人向前瞻望的時候,如果看不到一點快樂的遠景,他在世界上就不能活下去。

●[美國]尤金・奧尼爾(Eugene O’Neill,1888-1953)
※我早就知道會這樣,在旅館房問出生—該死的—也死在旅館房間。(I knew it. I knew it. Born in a hotel room-and God damn it—died in a hotel room.)[臨終遺言]

●[美國]戴爾‧卡耐基(Dale Carnegie,1888-1955)
※世上充滿了有趣的事情可做,在這令人興奮的世界中,不要過著乏味的生活。
※在人生的道路上能謙讓三分,即能天寬地闊,消除一切困難,解除一切糾葛。

●[美國/英國]愛略特(Thomas Stearns Eliot,1888-1965)
※美是善的標準語彙中的一部分。
※人生到世界上來,如果不能使別人過得好一些,反而使他們過得更壞的話,那就太糟糕了。
※彌留之際,他只說出一個詞:“瓦萊麗”(其妻名)。[臨終遺言]

●[現代]李大釗(1889-1927)
※人生最高之理想,在求達於真理。
※國人無愛國心者,其國恒亡。
※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
※我覺得人生求樂的方法,最好莫過於尊重勞動。一切樂境,都可由勞動得來;一切苦境,都可由勞動解脫。
※為世界進文明,為人類造幸福,以青春之我,創建青春之家庭,青春之國家,青春之民族,青春之人類,青春之地球,青春之宇宙,資以樂其無涯之生。
※世界上最可寶貴的就是“今”,最容易喪失的也是“今”,因為他最容易喪失,所以更覺得他寶貴。
※圓明兩度昆明劫,鶴化千年未忍歸。一曲悲笳吹不盡,殘灰猶共晚煙飛。[《吊圓明園故址》]
※班生此去意何雲,破碎神州日已曛。去國徒深屈子恨,靖氛空說岳家軍。風塵河北音書斷,戎馬江南羽檄紛。無限傷心劫後話,連天烽火獨思君。[《南天動亂,適將去國憶天問軍中》]

●[美國]麥金西(James O. McKinsey,1889-1937)
※時間是世界上一切成就的土壤。時間給空想者痛苦,給創造者幸福。

●[英國]科林伍德(Robin George Collingwood,1889-1943)
※歷史著作有開始也有結束,但它們描寫的事件卻並不如此。[《自傳》]
※歷史不是別的,只是認識現實的一種努力。這種努力是通過分析構成現實的必然成分即過去和其可能性即將來而實現的。[《人心中的歷史》]
※認識你自己就意味著認識你能做什麼,而且既然沒有誰在嘗試之前就知道他能做什麼,所以人能做什麼的唯一線索就是人已經做過什麼。因而歷史學的價值就在於,它告訴我們人已經做過什麼,因此就告訴我們人是什麼。[《歷史的觀念》]

●[德國]希特勒(Adolf Hitler,1889-1945)
※政治的最終目的是戰爭。
※時代呼喚戰爭而不是和平。
※不能用和平取得的東西,就用拳頭來取。
※對敵人來說沒有什麼地方比墳墓更好了。
※每一代都至少應該經歷一場戰爭的洗禮。
※德國的明天就指望你們了,德國的青年們!
※只要還有一個德國人活下來,戰爭就將繼續。
※一個民族正經歷著動盪,我們,在被幸運之神垂青。
※人類在永恆的鬥爭中壯大,在永恆的和平中毀滅。
※力量在於進攻,而不是退守,所以我不會退守,永遠進攻進攻再進攻!
※去征服、剝削、掠奪乃至消滅劣等民族,乃是我無可推卸的職責與特權。
※如果我的民族在這場實驗中失敗了,我將不會為之哭泣,是他們自找了這樣的結局。
※在發動戰爭和進行戰爭時,是非問題是無關緊要的,緊要的是勝利!
※就算是最殘酷的武器,如果用後可以早獲勝利,那麼,對於人道的原則仍是不悖的。
※人類在鬥爭中變得強大,不論他達到了什麼目標,都是由於他的創造力加上他的殘忍。
※民族國家的創造,絕不是毅力單薄的民族主義聯合會所能濟事的,只有具備鋼鐵般堅決意志的單獨運動,才能打倒其他一切運動而獲得最後勝利。
※人類的進步,好像是去永無止境的梯子。登高必須要從下面拾級而起, 所以亞利安人必須要遵循實際的道路,向前進行,這道路絕不是近代和平者所夢想的道路。
※偉大的說謊者同時也是偉大的魔術師。
※只有對我來說有用的條約才是有效的。
※我們必須保持殘酷和狂熱,直到死亡。
※別讓其他人的想法來阻撓自己做所愛的一切。
※凡是一種理想寄託的,無論什麼組織,它的偉大,就是在於它的宗教狂熱,和那不能容忍的固執精神, 他們攻擊其他的組織,並且堅信著人家都是不對的,只有自己才是對的。如果理想的本身合理, 再加上這種武器,那麼,這種理想,奮鬥於世界之上,必定是所向無敵的。凡把壓力加在這種組織上, 那是為促使其內部的實力提高。
※人類的整個生命離不開三個論點:鬥爭產生一切,美德寓於流血之中,領袖是首要的、決定性的。
※強者的獨裁便成為最強者。
※一個領袖,一種群眾,一個國家。
※士兵不需要思想,有領袖替他們思想。
※祇有今天會服從的人,明天才可以指揮。
※民眾是盲目和愚蠢的。
※女人的智力是完全無用的。
※民眾不思考就是政府的福氣。
※只有那些瘋狂的大眾才是馴服的。
※大眾就像是個任我為所欲為的女人。|
※民眾愛嚴峻的統治者,甚於愛乞憐的人。
※人道是愚蠢、怯懦和自作聰明的混合物。
※憐憫是一種原罪。憐憫弱者是違背自然的事。
※在上帝和世界面前,總是強者有權利貫徹他的意志。
※強者必須統治弱者,只有天生的弱者才會認為這是殘酷的。
※多數,常是愚蠢和懦弱的政策的辯護者,集合一百個愚夫,不能成為一個聰明人,所以英武的決斷,決不能從一百個懦夫中得到。
※群眾就像女人……寧願屈從堅強的男人,而不願統治懦弱的男人;群眾愛戴的是統治者,而不是懇求者,他們更容易被一個不寬容對手的學說折服,而不大容易滿足於慷慨大方的高貴自由,他們對用這種高貴自由能做些什麼茫然不解,甚至很容易感到被遺棄了。他們既不會意識到對他們施以精神恐嚇的冒失無禮,也不會意識到他們的人身自由已被粗暴剝奪,因為他們決不會弄清這種學說的真實意義。
※記憶的要訣,是將不應記憶的東西迅速忘掉。
※數十年過去之後,從被摧毀城市的廢墟中將產生對那些真正戰犯的仇恨,他們就是國際猶太集團和他們所操縱的傀儡政客。
※波爾,我要他們在我的墓碑寫上這句話:“他是他的將領之受害者。”[《希特勒傳》所載臨終遺言]

●[美國]J. 威爾(James Whale,1889-1957)
※未來不過是年事已高、疾病和痛苦……我一定得擁有平和與健康,這是唯一的路。(The future is just old age and illness and pain … I must have peace and health. This is the only way.)[臨終遺言]

●[現代]李四光(1889-1971)
※科學尊重事實,不能胡亂編造理由來附會一部學說。
※科學是老老實實的東西,它要靠許許多多人民的勞動和智慧積累起來。
※我們要記著,作了繭的蠶,是不會看到繭殼以外的世界的。
※不懷疑不能見真理,所以我希望大家都取懷疑態度,不要為已成的學說所壓倒。

●[英國]湯恩比(Arnold Joseph Toynbee,1889-1975)
※歷史是勝利者的宣傳。
※歷史是一個不斷地增加自己的東西。[《歷史研究》]
※如果說需要是文明之母,那麼空閑就是文明的保姆。
※我們必須拋棄自己的幻覺,即某個特定的國家、文明和宗教,因恰好屬於我們自身,便把它當作中心並以為它比其他文明要優越。[《歷史研究》]
※這兩項龐大而耗時費力的工作是相輔相成的。假如我不同時做這兩項工作,我便一項工作也幹不成。我始終是腳踩著現在和過去兩隻船。在這本《歷史研究》的修訂插圖中,我同樣是兩者兼顧,既回顧過去,又展望未來。因為當你研究現在和過去的時候,對未來不可能視而不見,倘若這是可能的話,那反而荒唐可笑了。

●[德國]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1889-1976)
※人是一種奔向死亡的存在。

●[美國]卓別林(Charlie Chaplin,1889-1977)
※人必須相信自己,這是成功的秘訣。(You have to believe in yourself. That’s the secret of success.)
※時間是偉大的作者,她能寫出未來的結局。
※當牧師對他念完禱文“願主憐憫你的靈魂”時,他說:“為什麼不?反正我整個人都屬於他。”

●[蘇聯]帕斯捷爾納克[Борис Леонидович Пастернак (Boris Leonidovich Pasternak),1890-1960]
※他們走著,不停地走,一面唱著《永誌不忘》,歌聲休止的時候,人們的腳步、馬蹄和微風仿佛接替著唱起這支哀悼的歌。行人給送葬的隊伍讓開了路,數著花圈,畫著十字。一些好奇的便加入到行列裏去,打聽道:“給誰送殯啊?”回答是:“日瓦戈。”“原來是他。那就清楚了。”“不是他,是他女人。”“反正一樣,都是上天的安排。喪事辦得真闊氣。” [《日瓦戈醫生》開場白]
※莫斯科在他們腳下的遠方,這座作者出生的城市,他的一半遭遇都發生在這裏。現在,他們覺得莫斯科不是發生這類遭遇的地點,而是長篇故事中的一個主角。今晚,他們手中握著著作集已經走近故事的結尾。 儘管戰後人們所期待的清醒和解放沒有伴隨著勝利一起到來,但在戰後的所有年代裏,自由的徵兆仍然彌漫在空氣中,並構成這些年代唯一的歷史內容。已經變老的兩位朋友坐在窗前還是覺得,心靈的這種自由來到了,正是在這天晚上,在他們腳下的街道上已經能感觸到未來了,而他們自己也步入未來,今後將永遠處於未來之中。想到這神聖的城市和整個地球,想到沒有活到今晚的這個故事的參加者們和他們的孩子們,他們心中便感到一種幸福而溫柔的平靜,而這種平靜正把幸福的無聲的音樂撒向周圍。而他們手中的這本書仿佛知道這一切,支持並肯定他們的感覺。 [《日瓦戈醫生》尾聲]
※細菌在顯微鏡下或許看起來很漂亮,但是它們卻對人類做些醜陋的事。[日瓦戈的醫學院老師語]
※不愛是一種叫人多麼難堪的無情的懲罰!……不愛有如謀殺,我決不會給任何人這種打擊。[日瓦戈內子冬妮亞語]
※只有在我們能愛別人,並且有機會去愛的時候,我們才成為人。[自傳隨筆]

●[現代]李達(1890-1966)
※中國的出路,只有剷除封建遺物,才能實現自由平等。

●[越南]胡志明(Hồ Chí Minh,1890-1969)
※沒有什麼比獨立自由更可寶貴的了。

●[現代]陳寅恪(1890-1969)
※夢裏匆匆兩乙年,竟看東海變桑田。燃萁煮豆萁先盡,縱火焚林火自延。來日更憂新世局,眾生誰懺舊因緣。石頭城上降幡出,回首春帆一慨然。[《九月三日日本簽訂降約於江陵感賦》]
※趙莊金圓如山堆,路人指目為濕柴。濕迆待乾尚可爨,金圓棄擲頭不回。盲翁擊鼓聚村眾,為說近事金圓哀。是非不倒乃信史,匪與平話同體裁。睦親坊中大腹賈,字畫四角能安排。備列社會賢達選,達誠達矣賢乎哉。進位樞府司國計,幣制改革寧旁推。金圓條例手自訂,新令頒布若震雷。金銀外幣悉收兌,其限迫促難徘徊。違者沒官徒七歲,法網峻密無疏恢。更置重賞獎揭發,十取其四分羹杯。子告父母妻告婿,骨內親愛相讎猜。指揮緹騎貴公子,闖戶掘地搜私埋。中人之產能值幾,席捲而去飆風迴。又以物價法制限,狡計遂出黃牛魁。嗾使徒黨強爭購,車馬阻塞人填街。米肆門前萬蟻動,顛僕叟媼啼童孩。屠門不殺菜擔匿,即煮粥啜仍無煤。人心惶惶大禍至,誰恤商販論贏虧。百年互市殷盛地,怪狀似此殊堪駭。有嫠作苦逾半世,儲蓄銀餅纔百枚。豈期死後買棺葬,但欲易米支殘骸。悉數獻納換束紙,猶恐被竊藏襟懷。黃金焂與土同價,齊高弘願果不乖。王璵媚鬼尚守信,冥楮流用周夜臺。金圓數月便廢罷,可恨可歎還可咍。黨家專政二十載,大廈一旦梁棟摧。亂源雖多主因一,民怨所致非兵災。譬諸久病命未絕,雙王符到火急催。金圓之符誰所畫,臨安書棚王佐才。盲翁說竟鼓聲歇,聽眾歎息顏不開。中有一人錄翁語,付與好事傳將來。[《哀金圓》(己丑夏作)]

●[美國]阿・尼文斯(Joseph Allan Nevins ,1890-1971)
※歷史上最突出的偶然的機遇是赫赫名人、偉大人物的間歇出現。[《歷史學導論》]

●[現代]侯德榜(1890-1974)
※勤能補拙,勤儉立業。

●[現代]蕭楚女(1891-1927)
※人生應該如蠟燭一樣,從頂燃到底,一直都是光明的。

●[加拿大]班廷(Sir Frederick Grant Banting,1891-1941)
※人生最大的快樂不在於佔有什麼,而在於追求什麼的過程中。

●[現代]陶行知(1891-1946)
※教育是立國之本。
※道德是做人的根本。
※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
※捧著一顆心來,不帶半根草去。
※以教人者教己,在勞力上勞心。
※人生辦一件大事來,做一件大事去。
※失敗是成功之母,奮鬥是成功之父。
※我們深信教育是國家萬年根本大計。
※千教萬教教人求真,千學萬學學做真人。
※生活即教育,社會即學校,教學做合一。
※行動是老子,知識是兒子,創造是孫子。
※要用四通八達的教育來創造一個四通八達的社會。
※多少白髮翁,蹉跎悔歧路。寄語少年人,莫將少年誤。
※我們要教人,不但要教人知其然,而且要教人知其所以然。
※在教師手裏操著幼年人的命運,便操著民族和人類的命運。
※教育工作中的百分之一的廢品,就會使國家遭受嚴重的損失。
※學校是為社會設立的。學校沒有改造社會的能力,簡直可以關門。
※我們研究學問,非只為增加一點個人的幸福,目的總是要改造社會。
※要想學生好學,必須先生好學。惟有學而不厭的先生才能教出學而不厭的學生。
※我們必須認真辦學以求對得住小朋友,對得住國家民族,毀譽之來,可不必計較。
※活的人才教育不是灌輸知識,而是將開發文化寶庫的鑰匙,盡我們知道的交給學生。
※要把教育和知識變成空氣一樣,彌漫於宇宙,洗蕩於乾坤,普及眾生,人人有得呼吸。
※人像樹木一樣,要使他們儘量長上去,不能勉強都長得一樣高,應當是:立腳點上求平等,於出頭處謀自由。
※智仁勇三者是中國重要的精神遺產,過去它被認為“天下之達德”,今天依然不失為個人完滿發展之重要指標。
※培養教育人和種花木一樣,首先要認識花木的特點,區別不同情況給以施肥、澆水和培養教育,這叫“因材施教”。
※每天要四問:一問我的身體有沒有進步?二問我的學問有沒有進步?三問我的工作有沒有進步?四問我的道德有沒有進步?
※要解放孩子的頭腦、雙手、腳、空間、時間,使他們充分得到自由的生活,從自由的生活中得到真正的教育。
※讓學生走上創造之路,手腦並用,勞力上勞心,這需要六大解放:一解放眼睛,二解放雙手,三解放頭腦,四解放嘴,五解放空間,六解放時間。
※集體生活是兒童之自我向社會化道路發展的重要推動力;為兒童心理正常發展的必需。一個不能獲得這種正常發展的兒童,可能終其身只是一個悲劇。
※如果天天賣舊貨,索然無味,要想教師生活不感覺到疲倦是很困難了。所以我們做教師的人,必須天天學習,天天進行再教育,才能有教學之樂而無教學之苦。
※你的教鞭下有瓦特,你的冷眼裏有牛頓,你的譏笑中有愛迪生。你別忙著把他們趕跑。你可要等到:坐火輪,點電燈,學微積分,才認他們是你當年的小學生?
※第一流的教授具有兩種要素:一、有真知灼見;二、肯說真話,最駁假話,不說誑話。我們必須拿著這兩個尺度來衡量我們的先生。合於此者是吾師,立志求之,終身敬之。
※生活、工作、學習倘使都能自動,則教育之收效定能事半功倍。所以我們特別注意自動力之培養,使它關注於全部的生活工作學習之中。自動是自覺的行動,而不是自發的行動。※不運用社會的力量,便是無能的教育;不瞭解社會的需求,便是盲目的教育。倘使我們認定社會就是一個偉大無比的學校,就會自然而然地去運用社會的力量,以應濟社會的需求。
※我們要活的書,不要死的書;要真的書,不要假的書;要動的書,不要靜的書;要用的書,不要讀的書。總起來說,我們要以生活為中心的教學做指導,不要以文字為中心的教科書。
※教育是要在兒童自身的基礎上,過濾並運用環境的影響,以培養加強發揮這創造力,使他長得更有力量,以貢獻於民族與人類。教育不能創造什麼,但它能啟發解放兒童創造力以從事於創造之工作。
※教育中要防止兩種不同的傾向:一種是將教與學的界限完全泯除,否定了教師主導作用的錯誤傾向;另一種是只管教,不問學生興趣,不注重學生所提出問題的錯誤傾向。前一種傾向必然是無計畫,隨著生活打滾;後一種傾向必然把學生灌輸成燒鴨。
※大眾是長進得很快,教師必須不斷的長進,才能教大眾。一個不長進的人是不配教人,不能教人,也不高興教人。……“後生可畏”不是一句客氣話,而是一位教師受了大眾蓮蓬勃勃的長進的壓迫之後,對於自己及一切教師所提出來的警告。只有不斷地追求真理才能免掉這樣的恐怖。

●[現代]胡適(適之,1891-1962)
※發明不是發財,是為人類。
※多談些問題,少談些主義。
※歷史是任人梳妝打扮的少女。
※無目的讀書是散步而不是學習。
※身行萬裡半天下,眼高四海空無人。
※科學精神在於尋求事實,尋求真理。
※怕什麼真理無窮,進一寸有一寸的歡喜。
※大膽的假設,小心的求證;認真的做事,嚴肅的做人。
※也想不相思,可免相思苦。幾度細思量,情願相思苦。
※昨日種種,皆成今我,切莫思量,更莫哀,從今往後,怎麼收穫,怎麼栽。
※生命本沒有意義,你要能給它什麼意義,他就有什麼意義。與其終日冥想人生有何意義,不如試用此生做點有意義的事。
※你要看一個國家的文明,只需考察三件事:第一看他們怎樣待小孩子;第二看他們怎樣待女人;第三看他們怎樣利用閒暇的時間。
※我們應該信仰:今日國家民族的失敗都由於過去的不努力;我們今日的努力必定有將來的大收成。一粒一粒的種,必有滿倉滿屋的收。成功不必在我,而功力必然不會白費。
※你們說要爭自由,自由是針對外面束縛而言的,獨立是你們自己的事,給你自由而不獨立,仍是奴隸。獨立就是不盲從,不受欺騙,不依賴門戶,不依賴別人,這才是獨立的精神。
※你們不要總爭自由,自由是外界給你的,你們先要爭獨立,給你自由你不獨立你仍然是奴隸,你要把你身上蒙蔽你的概念和成見,要像剝筍一樣一層一層的剝去露出裏面他裏頭很鮮嫩很清的那個勁。
※現在有人對你們說:“犧牲你們個人的自由,去求國家的自由!”我對你們說:“爭你們個人的自由,便是為國家爭自由!爭你們自己的人格,便是為國家爭人格!自由平等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來的!”
※都是平常經驗,都是平常影像;偶然湧到夢中來,變幻出多少新奇花樣。都是平常情感,都是平常言語;偶然碰著個詩人,變幻出多少新奇詩句。醉過才知酒濃,愛過才知情重。你不能做我的詩,正如我不能做你的夢。
※今之談文學改良者眾矣,記者末學不文,何足以言此。然年來頗於此事再四研思,輔以友朋辯論,其結果所得,頗不無討論之價值。因綜括所懷見解,列為八事,分別言之,以與當世之留意文學改良者一研究之。吾以為今日而言文學改良,須從八事入手。八事者何?一曰,須言之有物。二曰,不摹仿古人。三曰,須講求文法。四曰,不作無病之呻吟。五曰,務去濫調套語。六曰,不用典。七曰,不講對仗。八曰,不避俗字俗語。[《文學改良芻議》]

●[蘇聯]巴烏斯托夫斯基[Константин Георгиевич Паустовский (Konstantin Paustovsky),1892-1968]
※世界上沒有不能用簡單標誌著簡單。

●[現代]郭沫若(1892-1978)
※一個人最傷心的事情無過於良心的死滅。
※不是罵人醜便可以掩蓋得了自己的醜。
※金錢的魔力實在不小。它已經吃遍了全世界的窮人。
※讀不在三更五鼓,功只怕一曝十寒。
※人是活的,書是死的。活人讀死書,可以把書讀活。死書讀活人,可以把人讀死。
※讀一切深邃的書都應該如是:第一,要用自己的能力去理解;第二,要用自己的能力去批評。
※既異想天開,又實事求是,這是科學工作者特有的風格,讓我們在無窮的宇宙長河中探求無窮的真理吧。
※春天沒有花,人生沒有愛,那還成個甚麼世界。
我們只願在真理的聖壇之前低頭,不願在一切物質的權威之前拜倒。
※寬不必善,猛不必惡,唯在性之所用。為人而除害人者,則愈猛而愈善,對害人者而容縱之,則愈寬而愈惡。
※天方國古有神鳥,雄為鳳,雌為凰。滿五百歲後,集香木自焚,復從死灰中更生,鮮美異常,不再死。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人六億,加強團結,堅持原則。天垮下來擎得起,世披靡矣扶之直。聽雄雞一唱遍寰中,東方白。 太陽出,冰山滴;真金在,豈銷鑠?有雄文四卷,為民立極。桀犬吠堯堪笑止,泥牛入海無消息。迎東風革命展紅旗,乾坤赤。[《滿江紅》]

●[南斯拉夫]鐵托[Јосип Броз Тито (Josip Broz Tito),1892-1980]
※文明其精神,野蠻其體魄。
※體育可以幫助人們經受對體力和腦力的重壓。
※用恐怖來回答恐怖,是他們先自找的。
※據說這是一場正義的戰爭,我們也一直這樣認爲。但是,我們現在要尋求一個公正的結局。我們要求每個人都不受別人干涉。我們不想因別人而遭受痛苦,我們不願被當作國際交易中的賄賂。[按:因鐵托追求真正的獨立而被視為現代修正主義者。1949年底,東歐流行一句俗語:“馬克思是上帝,列寧是耶穌,斯大林是聖保羅,鐵托是第一個新教徒。”]

●[英國]卡爾(Edward Hallett CARR,1892-1982)
※歷史是歷史家與事實之間不斷交互作用的過程,現在和過去之間永無終止的對話。
(My first answer therefore to the question,What is history?History is that it is a continuous process of interaction between the historian and his facts,an unending dialogue between the present and the past.)[《歷史是什麼?》(What is history?)] ※歷史由一大堆已經確定的事實構成。歷史學家可以在文獻、銘刻等等諸如此類的東西那裏獲得事實,就像在魚販子的案板上獲得魚一樣。歷史學家收集事實,熟知這些事實,然後按照歷史學家本人所喜歡的方式進行加工、撰寫歷史。[《歷史是什麼?》]
※我們所接觸到的歷史事實從來不是“純粹的歷史事實”,因為歷史事實不以也不能以純粹的形式存在:歷史事實總是通過記錄者的頭腦折射出來的。依據這一說法, 當我們研究一本歷史著作時,我們首先要關心的不是這本書所包含的事實,而是這本歷史著作的作者。[《歷史是什麼?》]
※我們只有根據現在,才能理解過去;我們也只有借助於過去,才能理解現在。使人能夠理解過去的社會,使人能夠增加把握當今社會的力量,便是歷史的雙重功能。[《歷史是什麼?》]

●[蘇聯]馬雅可夫斯基[Владимир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 Маяковский (Mayakovsky),1893-1930]
※我贊美目前的祖國,更要三倍地贊美它的將來。
※我們幹工作要使每件日常事務適應於偉大的堅定目標。
※世界上沒有比結實的肌肉和新鮮的皮膚更加美麗的衣裳。
※要像燈塔一樣,為一切夜裏不能航行的人,用火光把道路照明。
※當這個社會逼得你無路可走的時候,你不要忘記在你的身後還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犯罪;這樣做並不可恥!
※我不是男人,而是穿褲子的雲。[《穿褲子的雲》]
※我要是溫柔起來,像一條穿褲子的雲。[《穿褲子的雲》]

●[現代]楊虎城(1893-1949)
※西北山高水又長,男兒豈能老故鄉。黃河後浪推前浪,跳上浪頭幹一場。[《男兒豈能老故鄉》]

●[現代]范文瀾(1893-1969)
※歷史多麼無情而又有情,不遺忘每一個對歷史的貢獻,也不寬容每一個對歷史的障礙。[《戊戌變法的歷史意義》]

●[現代]毛澤東(毛潤之,1893-1976)
※槍桿子裏面出政權。[《在八七會議上的講話》(1927年)]
※同胞們!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已於本日成立了![1949年10月1日在開國大典上的昭告]
※這一次批評運動和整風運動是共產黨發動的。毒草共香花同生,牛鬼蛇神與麟鳳龜龍並長,這是我們所料到的,也是我們所希望的。畢竟好的是多數,壞的是少數。人們說釣大魚,我們說鋤毒草,事情一樣,說法不同。有反共情緒的右派分子為了達到他們的企圖,他們不顧一切,想要在中國這塊土地上刮起一陣害禾稼、毀房屋的七級以上的颱風。他們越做得不合理,就會越快地把他們拋到過去假裝合作、假裝接受共產黨領導的反面,讓人民認識他們不過是一小撮反共反人民的牛鬼蛇神而已。那時他們就會把自己埋葬起來。這有什麼不好呢?右派有兩條出路。一條,夾緊尾巴,改邪歸正。一條,繼續胡鬧,自取滅亡。右派先生們,何去何從,主動權(一個短期內)在你們手裏。[《事情正在起變化》(1957年5月15日)]
※本報及一切黨報,在五月八日至六月七日這個期間,執行了中共中央的指示,正是這樣做的。其目的是讓魑魅魍魎、牛鬼蛇神“大鳴大放”,讓毒草大長特長,使人民看見,大吃一驚,原來世界上還有這些東西,以便動手殲滅這些醜類。就是說,共產黨看出了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這一場階級鬥爭是不可避免的。讓資產階級及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發動這一場戰爭,報紙在一個期間內,不登或少登正面意見,對資產階級反動右派的猖狂進攻不予回擊,一切整風的機關學校的黨組織,對於這種猖狂進攻在一個時期內也一概不予回擊,使群眾看得清清楚楚,什麼人的批評是善意的,什麼人的所謂批評是惡意的,從而聚集力量,等待時機成熟,實行反擊。有人說,這是陰謀。我們說,這是陽謀。因為事先告訴了敵人:牛鬼蛇神只有讓它們出籠,才好殲滅它們,毒草只有讓它們出土,才便於鋤掉。農民不是每年要鋤幾次草嗎?草鋤過來還可作肥料。階級敵人是一定要尋找機會表現他們自己的。他們對於亡國、共產是不甘心的。不管共產黨怎樣事先警告,把根本戰略方針公開告訴自己的敵人,敵人還要進攻的。階級鬥爭是客觀存在,不依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就是說,不可避免的。人的意志想要避免,也不可能。只能因勢利導,奪取勝利。反動的階級敵人為什麼自投羅網呢?他們是反動的社會集團,利令智昏,把無產階級的絕對優勢,看成了絕對劣勢。……資產階級右派就是前面說的反共反人民反社會主義的資產階級反動派,這是科學的合乎實際情況的說明。這是一小撮人,民主黨派、知識分子、資本家、青年學生裏都有,共產黨、青年團裏面也有,在這次大風浪中表現出來了。他們人數極少,在民主黨派中,特別在某幾個民主黨派中卻有力量,不可輕視。這種人不但有言論,而且有行動,他們是有罪的,“言者無罪”對他們不適用。他們不但是言者,而且是行者。是不是要辦罪呢?現在看來,可以不必。因為人民的國家很鞏固,他們中許多又是一些頭面人物。可以寬大為懷,不予辦罪。一般稱呼“右派分子”也就可以了,不必稱為反動派。……一個偉大的鞏固的國家,保存這樣一小批人,在廣大群眾瞭解了他們的錯誤以後,不會有什麼害處。要知道,右派是從反面教導我們的人。在這點上,毒草有功勞。毒草的功勞就是它們有毒,並且散發出來害過人民。[《文匯報的資產階級方向應當批判》(1957年7月1日)]
※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必須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在八屆十中全會上的講話》(1962年9月24日)]
※“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矛盾”……最後一種提法,概括了問題的性質,……這次[“四清”]運動的重點,是整黨內那些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進一步地鞏固和發展城鄉社會主義的陣地。[《農村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中目前提出的一些問題》(1965年1月14日)]
※全國第一張馬列主義的大字報和人民日報評論員的評論,寫得何等好呵!請同志們重讀這一張大字報和這個評論。可是在50多天裏,從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領導同志,卻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動的資產階級立場上,實行資產階級專政,將無產階級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運動打下去,顛倒是非,混淆黑白,圍剿革命派,壓制不同意見,實行白色恐怖,自以為得意,長資產階級的威風,滅無產階級的志氣,又何其毒也!聯想到1962年的右傾和1964年形“左”實右的錯誤傾向,豈不是可以發人深省的嗎?[《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1966年8月5日)]
※毛澤東同志全面地繼承、捍衛和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創造性地提出了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偉大理論,並且親自發動和領導了人類歷史上第一次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偉大實踐。這是馬克思主義發展到一個嶄新階段,即毛澤東思想階段的一個極其重大的標誌。毛澤東同志關於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理論的要點是:一、必須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對立統一的規律來觀察社會主義社會。……二、社會主義社會是一個相當長的歷史階段。……三、無產階級專政下的階級鬥爭,在本質上,依然是政權問題,就是資產階級要推翻無產階級專政,無產階級則要大力鞏固無產階級專政。……四、社會上兩個階級、兩條道路的鬥爭,必然會反映到黨內來。……五、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進行革命,最重要的,是要開展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六、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在思想領域中的根本綱領是“鬥私,批修”。……毛澤東同志提出的上述這些關於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理論,天才地創造性地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關於無產階級專政時期階級鬥爭的觀念,天才地發展了無產階級專政的觀念,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在馬克思主義發展史上,樹立了第三個偉大的里程碑。[1967年11月6日《人民日報》、《紅旗》雜誌、《解放軍報》編輯部文章《沿著十月社會主義革命開闢的道路前進》。按:該文由陳伯達(1904-1989)、姚文元(1931-2005)等起草,但經毛本人審閱同意、批准刊佈。]
※一九六五年十月就批判《海瑞罷官》。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就決定搞文化大革命,一九六六年八月召開了十一中全會,十六條搞出。……那時候我已經出了那張大字報[《炮打司令部》]了,……那個時候的黨權、宣傳工作的權、各個省的黨權、各個地方的權,比如北京市委的權,我也管不了了。所以那個時候我說無所謂個人崇拜,倒是需要一點個人崇拜。現在就不同了,崇拜得過分了,搞許多形式主義。比如什麼“四個偉大”,“Great Teacher,Great Leader,Great Supreme Commander,Great Helmsman”〔偉大導師,偉大領袖,偉大統帥,偉大舵手〕,討嫌!總有一天要統統去掉,只剩下一個Teacher,就是教員。因為我歷來是當教員的,現在還是當教員。其他的一概辭去。[1970年12月18日與斯諾的談話]
※人生七十古來稀,我八十多了,人老總想後事,中國有句古話叫蓋棺定論,我雖未蓋棺也快了,總可以定論吧!我一生幹了兩件事,一是與蔣介石鬥了那麼幾十年,把他趕到那麼幾個海島上去了,抗戰八年,把日本人請回老家去了。對這些事持異議的人不多,只有那麼幾個人,在我耳邊嘰嘰喳喳,無非是我沒有及早收回那幾個海島罷了。另一件事你們都知道,就是發動文化大革命。這事擁護的人不多,反對的人不少。這兩件事沒有完,這筆遺產得交給下一代,怎麼交?和平交不成就動盪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風了,你們怎麼辦,只有天知道。[1976年6月15日,同華國鋒等人的談話]
※人民萬歲!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
※帝國主義和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
※全世界人民團結起來,打敗美帝國主義及其一切走狗!
※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望長城內外,惟餘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  山舞銀蛇,原馳蠟象,欲與天公試比高。須晴日,看紅裝素裹,分外妖嬈。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沁園春‧雪》。按:此詞一說為胡喬木原作,今二人均已作古,亦屬“事出有因,查無實據”的歷史公案。]
※小小寰球,有幾個蒼蠅碰壁。嗡嗡叫,幾聲淒厲,幾聲抽泣。螞蟻緣槐誇大國,蚍蜉撼樹談何易。正西風落葉下長安,飛鳴鏑。 多少事,從來急;天地轉,光陰迫。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四海翻騰雲水怒,五洲震盪風雷激。要掃除一切害人蟲,全無敵。[《滿江紅•和郭沫若同志》]
※你辦事,我放心;有問題,找江青。[按:此語傳為寫給華國鋒字條的全文,出自江青受審時的供詞。另可參陳伯達子陳曉農陳伯達最後口述回憶一書。]
※我很難受,叫醫生來。[臨終遺言]

●[現代]宋慶齡(1893-1981)
※只要以大眾為根底並為大眾效勞的革新,才幹破壞軍閥、政客的權利,才幹脫離帝國主義的桎梏,才幹真實實施社會主義。使我不說話的僅有方法,只要槍決我,或許拘禁我。
※任何集體的利益都必須允許有個人的自由和選擇。
※知識是從刻苦勞動中得來的,任何成就都是刻苦勞動的結果。
※青年是革命的柱石,青年是革命果實的保衛者,是使歷史加速向更美好的世界前進的力量。
※一切工作和努力的結果,歸根結底,應該使兒童的健康和福利得到改善,這是適用於每一個地方每一個人的生活的一條規律。
※有些事情是可以等待的,但是少年兒童的培養是不可以等待的。兒童是我們的未來,是我們的希望,我們要把最寶貴的東西給予兒童。對兒童要恪守我們的天職是我們的根深蒂固的傳統之一。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孩子從幼兒到小學、中學時期,大部分是生活在家庭裏,而這正是孩子們長身體、長知識,培養性格、品德,為形成世界觀打基礎的時期,父母的一言一行都給孩子深遠的影響。
※孩子們的性格和才能,歸根結蒂是受到家庭、父母、特別是母親的影響最深。孩子長大成人以後,社會成了鍛煉他們的環境,學校對年輕人的發展也起著重要的作用。但是,能在一個人的身上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的總是家庭。

●[現代]鄧中夏(1894-1933)
※看呀!世界不是勞動的藝術品嗎?沒有勞動就沒有世界。

●[蘇聯]米・左琴科[Михаил Михайлович Зощенко (Mikhail Zoshchenko),1894-1958]
※歷史的第一頁是從互相猜忌、搞陰謀和耍手腕開始的。[《一本淺藍色的書》]

●[美國]J. 吐波(James Grover Thurber,1894-1961)
※上帝會保佑……上帝詛咒。(God bless……God damn.)[臨終遺言]

●[日本]松下幸之助[まつした こうのすけ(Matsushita Kōnosuke),1894-1989)
※今後的世界,並不是以武力統治,而是以創意支配。

●[現代]吉鴻昌(1895-1934)
※路是腳踏出來的,歷史是人寫出來的。人的每一步行動都在書寫自己的歷史。

●[現代]鄒韜奮(1895-1944)
※理論徹底,策略準確。然後以排除萬難堅定不移的勇氣和精神向前幹去,必有成功的一日。
※一個人光溜溜地到這個世界上來,最後光溜溜地離開這個世界而去,徹底想起來,名利都是身外物,只有盡一個人的心力,使社會上的人多得他工作的裨益,是人生最愉快的事情。

●[現代]徐悲鴻(1895-1953)
※人不可有傲氣,但不可無傲骨。

●[美國]富勒(Richard Buckminster Fuller,1895-1983)
※黎明前的時分是最黑暗的。(The darkest hour is that before the dawn. )

●[法國]拉布羅斯[Camille-Ernest Labrousse (Barbezieux, Poitou-Charente), 1895-1988]
※每隔十年就有經濟危機,但不會每隔十年就有革命。

●[現代]彭湃(1896-1929)
※共產領導好主張,建設國家變富強;土地改革生活好,工農翻身把家當;工農團結有力量,同心協力互相幫;封建地主要打倒,土地革命要加強;工農聯合向前進,萬眾一心殺敵人;對待敵人勿放鬆,全國解放責任重;但願工農萬萬歲,共產江山萬萬年。[《工農團結起》]

●[美國]弗・司各特・菲茨傑拉德(Francis Scott Key Fitzgerald,1896-1940)
※我年紀還輕、閱歷不深的時候,我父親教導過我一句話,我至今還念念不忘。“每逢你想要批評任何人的時候”,他對我說,“你就記住,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並不是個個都有過你擁有的那些優越條件。”[《了不起的蓋茨比》開場白]

●[現代]葉挺(1896-1946)
※三軍可奪帥,匹夫不可奪志。

●[蘇聯]伊林[Илья́ Я́ковлевич Марша́к,Ильи́н (Mikhail Il’in),1896-1953)
※科學所打開的世界越來越遼闊,越來越奇妙……

●[匈牙利]伊姆雷-納吉(Nagy Imre,1896-1958)
※社會主義的、獨立的匈牙利萬歲![臨終遺言]

●[現代]茅盾(沈德鴻、沈雁冰,1896-1981)
※太陽剛剛下了地平線。軟風一陣一陣地吹上人面,怪癢癢的。蘇州河的濁水幻成了金綠色,輕輕地,悄悄地,向西流去。黃浦的夕潮不知怎的已經漲上了,現在沿這蘇州河兩岸的各色船隻都浮得高高地,艙面比碼頭還高了約莫半尺。風吹來外灘公園裏的音樂,卻只有那炒豆似的銅鼓聲最分明,也最叫人興奮。暮靄挾著薄霧籠罩了外白渡橋的高聳的鋼架,電車駛過時,這鋼架下橫空架掛的電車線時時爆發出幾朵碧綠的火花。從橋上向東望,可以看見浦東的洋棧像巨大的怪獸,蹲在暝色中,閃著千百隻小眼睛似的燈火。向西望,叫人猛一驚的,是高高地裝在一所洋房頂上而且異常龐大的霓虹電管廣告,射出火一樣的赤光和青燐似的綠焰:Light,Heat,Power![《子夜》開場白]
※書本上的知識而外,尚須從生活的人生中獲得知識。
※眼淚是悲哀的解藥,會淌眼淚的人一定是懂得這句話的意義的!
※只有竹子那樣的虛心,牛皮筋那樣的堅韌,烈火那樣的熱情,才能產生出真正不朽的藝術。
※鬥爭的生活使你幹練,苦悶的煎熬使你醇化。這是時代要造成青年為能擔負歷史使命的兩件法寶。
※命運,不過是失敗者無聊的自慰,不過是懦怯者的解嘲。人們的前途只能靠自己的意志、自己的努力來決定。
※天分高的人如果懶惰成性,亦即不自努力以發展他的才能,則其成就也不會很大,有時反會不如天分比他低些的人。
※過去的,讓它過去,永遠不要回顧;未來的,等來了時再說,不要空想;我們只抓住了現在,用我們現在的理想,做我們所應該做的。
※在命運的網裏,人們的努力是不一定有怎樣多的成效如所預期。可是這命運觀又和自然派的命運論有些不同。這命運觀裏很含著奮鬥不懈的精神。
※在生活中,每個人都應當是春暉,給別人以溫暖。在今天,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更應該如此。朋友之間,待之以誠,肝膽相照,不就是相互照耀,相互溫暖嗎?
※我覺得消除苦痛的唯一的方法是在從根本上消滅痛苦的來源。如果想借一件旁的東西以為慰安而仍讓痛苦之根存在,那就好像是喝酒圖一個醉,暫時把苦痛忘卻而已。
※螢火迷離引路,蚊雷嘈雜開場,鼓吹兩部鬥池塘,謾罵詭辯撒謊。 白骨成精多詐,紅旗陣陣堂皇,九天九地掃欃槍,站出來者好樣。[《西江月》]

●[德國]戈培爾(Paul Joseph Goebbels,1897-1945)
※要在元首身邊結束我的生命。……在今後的艱苦歲月裏,樹立榜樣比活著更為重要。[《元首政治遺囑的附錄》]

●[現代]羅家倫(1897-1969)
※現在日本在萬國和會要求併吞青島、管理山東一切權利就要成功了。他們的外交大勝利了,我們的外交大失敗了。山東大勢一去就是破壞中國的領土,中國的領土破壞中國就亡了,所以我們學界今天排隊到各公使館去要求各國出來維持公理。務望全國工商各界一律起來設法開國民大會,外爭主權內除國賊!中國存亡就在此一舉了!今與全國同胞立兩個信條道:中國的土地可以征服而不可以斷送;中國的人民可以殺戮而不可以低頭。國亡了,同胞起來呀![1919年5月4日北京學界通告]

●[現代]朱光潛(1897-1986)
※恒、恬、誠、勇。
※凡所難求皆絕好,及能如願便平常。
※問心的道德勝於問理的道德,所以情感的生活勝於理智的生活。
※總之,愁生於鬱,解愁的方法在泄;鬱由於靜止,求泄的方法在動。
※人要有出世的精神才可以做入世的事業。[《談美》]
※文章忌俗濫,生活也忌俗濫。俗濫就是自己沒有本色而蹈襲別人的成規舊矩。[《談美》]
※“此時,此地,此身。”解析含義就是:“此時我能做的事,絕不推諉到下一時刻;此地我能做的事,絕不想著換另外一個境地再做;此身我能做的事,絕不妄想於他人來替代。”

●[現代]葉劍英(1897-1986)
※追科學,西方世界鞭先著。鞭先著,宏觀在宇,微觀在握。 神州九億爭飛躍,衛星電逝吳剛愕。吳剛愕,九天月攬,五洋鱉捉。[《憶秦娥‧祝科學大會》]

●[現代]潘菽(1897-1988)
※人生活的世界上好比一隻船在大海中航行,最重要的是要辨清前進的方向。

●[德國]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t,1898-1956)
※幸福時代的到來,不會像睡了一宵就是明天那樣。
※無私是稀有的道德,因為從它身上是無利可圖的。

●[現代]田漢(1898-1968)
※起來!不願作奴隸的人們!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每個人被迫著發出最後的吼聲,起來!起來!起來!我們萬眾一心,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前進!前進![《義勇軍進行曲》。按:此歌由聶耳(1912-1935)作曲。]
※空庭飛著流螢,高臺走著狸鼪,人兒伴著孤燈,梆兒敲著三更。風淒淒,雨淋淋,花亂落,葉飄零。在這漫漫的黑夜裏,誰同我等待著天明,誰同我等待著天明。我形兒似鬼似的猙獰,心兒似鐵似的堅貞。我只要一息尚存,誓與那封建的魔王抗爭。啊!姑娘,只有你的眼,能看破我的平生;只有你的心,能理解我的衷情。你是天上的月,我是那月邊的寒星;你是山上的樹,我是那樹邊的枯藤;
你是池中的水 我是那水上的浮萍。不!姑娘,我願永做墳墓裏的人,埋掉世上的浮名;我願意學那刑余裏的使臣,盡寫出人間的不平。啊!姑娘啊,天昏昏,地冥冥。用甚麼來表我的憤怒,惟有那江濤的奔騰;用甚麼來慰你的寂寞,惟有這夜半歌聲。惟有這夜半歌聲![《夜半歌聲》。按:此為電影《夜半歌聲》插曲,冼星海(1905-1945)作曲。]

●[現代]劉少奇(1898-1969)
※黨的原則性,是靈活性的標準和尺度。
※理直氣壯,永遠不怕真理,勇敢地擁護真理,把真理告訴別人,為真理而戰鬥。
※年輕人要勇敢地走自己的路,許許多多的革命前輩就是從無數的坎坷中鍛煉出來的。
※誰個人前無人說,哪個背後不說人。
※我們應該注意自己不用言語去傷害別的同志,但是,當別人用言語來傷害自己的時候,也應該受得起。
※士為知己者用嘛!人生得一知己無憾吶!人不能老是順時,在你背時的時候,有人還瞭解你,就是知己了。
※毛澤東思想,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與中國革命的實踐之統一的思想,就是中國的共產主義,中國的馬克思主義。[1945年5月中共七大上《關於修改黨章的報告》]
※一個共產黨員,能不能做黨的馴服的工具,是考驗他的黨性是否完全的一個標誌。一個真正的共產黨員,他必然是黨的馴服的工具,無條件地服從黨的決議,勤勤懇懇地為黨工作。[《論共產黨員的修養》]
※改變生產資料私有制為社會主義公有制這個極其複雜和困難的歷史任務,現在在我國已經基本上完成了。我國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誰戰勝誰的問題,現在已經解決了。[1956年9月中共八大上的政治報告]
※在發展新黨員時,要對新黨員講清楚:不能為了“要當長,先入黨”,黨員並沒有什麼特權,僅僅是擔負更多的義務,要吃苦在前,必要時還要犧牲個人的利益。
※個人、集體,部分、整體,暫時、長遠,是能統一起來的。總不能堅持個人的,總要有一個服從一個,那一個服從這一個。在某種時候,個人要吃點虧。辦大家的事情,是佔人點便宜好?還是吃點虧好?我看寧願吃點虧。人家不幹的,你幹,這不是吃了虧嗎?要寧願吃這個虧,這叫吃小虧,佔大便宜。一心一意工作,可能人家一時不瞭解,也許會說是沽名釣譽,一天看不清楚,一年看不清楚,但是十年二十年會看清楚。佔小便宜,人家會看清楚的。[1960年1月31日同王光英一家的談話]

●[現代]彭德懷(1898-1974)
※共產主義不是吹出來的。吹出來的天堂是餓肚子的天堂,喝西北風的天堂![1958年武昌會議講話]
※浮誇風氣普遍地滋長起來。去年北戴河會議時,對糧食產量估計過高,造成了一種假像。大家都感到糧食問題已經得到解決,因此就可以騰出手來搞工業了。在對發展鋼鐵的認識上,有嚴重的片面性,這些也同樣是犯了不夠實事求是的毛病。這恐怕是產生一系列問題的起因。浮誇風氣,吹遍各地區各部門,一些不可置信的奇跡也見之於報刊,確使党的威信蒙受重大損失。當時從各方面的報告材料看,共產主義大有很快到來之勢,使不少同志的腦子發起熱來。在糧棉高產、鋼鐵加番的浪潮中,鋪張浪費就隨著發展起來,秋收粗糙,不計成本,把窮日子當富日子過。[致中央及毛澤東的信(“萬言書”)]
※浮誇風、小高爐等等,都不過是表面現象;缺乏民主、個人崇拜,才是這一切弊病的根源。[致中央及毛澤東的書信(“萬言書”)]
※一九五七年整風反右以來,政治、經濟上一連串的勝利,党的威信提高了,得意忘形,腦子熱了點。把這些經驗總結一下,不要丟掉了,但不要埋怨。毛主席家鄉的那個公社,去年搞的增產數,實際沒有那麼多,我去瞭解實際只增產百分之十六。我又問了周小舟同志,他說那個社增產只有百分之十四,國家還給了不少幫助和貸款。……[談到指標的宣傳問題]褲子要自己脫,不要人家拉,江西現在還講去年增產百分之六七十,這是脫了外褲,留了襯褲,要脫一次脫光,免得被動。……基層黨組織的民主問題要注意,省、地的民主是否沒有問題呢?現在是不管黨委的集體領導的決心,而是個人的決定,第一書記決定的算,第二書記決定的就不算,不建立集體威信,只建立個人威信,是很不正常的,是危險的。……解放以來一連串的勝利,造成群眾性的頭腦發熱,因而向毛主席反映情況只講可能和有利的因素。在大勝利中,容易看不見,聽不進反面的東西。[1959年在廬山會議的講話。按:另傳彭德懷在會上曾對毛說:“在延安你操了我四十天娘,我操你二十天娘不行?”;也有稱毛澤東先前就對彭德懷有怨氣,曾說“‘始作俑者,其無後乎’;我無後乎?”]
※打電話給周總理,我相信他是革命的,這樣把林彪殺了我有意見,他死我不同意。叫周恩來總理來親自參加這個審查。請打電話給周恩來總理、董副主席,叫他們來親自審我,我不活了![1972年8月23日聽林彪集團問題傳達時的講話]
※我這個人和毛主席沒什麼分歧,就是五九年在廬山會議上,我脾氣不好,堅持我的原則,結果就把我關進小房子裏。[1972年11月21日提審時的講話]
※撕了,撕了!……呵!呵![彭德懷臨終要求撕去窗戶黑紙的遺言]

●[現代]豐子愷(1898-1975)
※人散後,一鉤新月天如水。
※藏書如山積,讀書如水流。山形有限度,水流無時休。
※心小了,所有的小事就大了;心大了,所有的大事都小了;看淡世事滄桑,內心安然無恙。
※你住幾層樓?——“人生有三層樓:第一層是物質生活,第二層是精神生活,第三層是靈魂生活。”
※可憐一片無暇玉,誤落風塵花草中。羨他村落無鹽女,不寵無驚過一生。[《不寵無驚過一生》]
※不亂於心,不困於情;不畏將來,不念過往:如此,安好! 深謀若穀,深交若水;深明大義,深悉小節:已然,靜舒! 善寬以懷,善感以恩;善博以浪,善精以業:這般,最佳! 勿感於時,勿傷於懷;勿耽美色,勿沉虛妄:從今,進取! 無愧於天,無愧於地;無怍於人,無懼於鬼:這樣,人生![《不寵無驚過一生》]
※你若愛,生活哪裏都可愛。你若恨,生活哪裏都可恨。你若感恩,處處可感恩。你若成長,事事可成長。不是世界選擇了你,是你選擇了這個世界。既然無處可躲,不如傻樂。既然無處可逃,不如喜悅。既然沒有凈土,不如靜心。既然沒有如願,不如釋然。[《豁然開朗》]

●[現代]周恩來(1898-1976)
※願相會於中華騰飛世界時。
※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
※浮舟滄海,立馬崑崙。
※老實常在,狡猾常敗。
※有恒心,有毅力,方能成功。
※只有忠實於事實,才能忠實於真理。
※與有肝膽人共事,從無字句處讀書。
※我們愛我們的民族,這是我們自信心的泉源。
※每一個人要有做一代豪傑的雄心壯志!應當做個開創一代的人。
※櫻花紅陌上,楊柳綠池邊。燕子聲聲裏,相思又一年。[《春日偶成》]
※大江歌罷掉頭東,邃密群科濟世窮。面壁十年圖破壁,難酬蹈海亦英雄。
※人間的萬象真理,愈求愈模糊,模糊中偶然見著一點兒光明,真愈覺嬌妍。[題寫在日本京都嵐山的碑文》
※畏懼錯誤就是毀滅進步!遮掩錯誤就是躲避真理!
※如果我寫書,我就寫我一生中的錯誤,讓活著的人們都能從過去的錯誤中吸取教訓。
※自以為聰明的人,往往是沒有好下場的,世界上最聰明的人是老實的人,因為只有老實人才能經得起事實和歷史的考驗。
※理想是需要的,是我們前進的方向。現實有理想的指導才有前途;反過來,也必須從現實的努力奮鬥中才能實現理想。
※任何新生事物在開始時都不過是一株幼苗,一切新生事物之可貴,就因為在這新生的幼苗中,有無限的活力在成長,成長為巨人成長為力量。
※歷史對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就像記憶對於個人一樣。一個人喪失了記憶就會成為白癡,一個民族如果忘記了歷史,就會成為一個愚昧的民族。而一個愚昧的民族是不可能建設社會主義的。
※在不太長的歷史時期內,把我國建設成為一個具有現代農業、現代工業、現代國防和現代科學技術的社會主義強國。[第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的《政府工作報告》(1964年12月21日)]
※我這裏沒有什麼事了。你們還是去照顧別的生病的同志,那裏更需要你們……[臨終遺言。按:或謂周恩來在彌留之際曾用微弱聲音對其妻鄧穎超(1904-1992)說“我肚子裏還裝著很多話沒有說。”鄧答“我肚子裏也裝著很多話沒有說。”沉默後鄧說“只好都帶走吧。”因非正式公佈,姑存此備考。]

●[現代]方志敏(1899-1935)
※清貧、潔白、樸素的生活,正是我們革命者能夠戰勝許多困難的地方。[《可愛的中國》]
※我們活著不能與草木同腐,不能醉生夢死,枉度人生,要有所做為!
※敵人只能砍下我們的頭顱,決不能動搖我們的信仰!因為我們信仰的主義,乃是宇宙的真理!
※我能捨棄一切,但是不能捨棄黨,捨棄階級,捨棄革命事業。我有一天生命,我就應該為它們工作一天!
※在理論的政治的認識上,站穩著腳步,才不至於隨時為某些現象或謠言而動搖自己的革命信仰。
※為著階級和民族的解放,為著黨的事業的成功,我毫不希罕那華麗的大廈,卻寧願居住在卑陋潮濕的茅棚;不希罕美味的西餐大菜,寧願吞嚼刺口的苞粟和菜根;不希罕舒服柔軟的鋼絲床,寧願睡在豬欄狗巢似的住所!

●[現代]聞一多(1899-1946)
※書要讀懂,先求不懂。
※詩人最主要的天賦是愛,愛他的祖國,愛他的人民。
※對奴隸,我們只當同情,對有反抗性的奴隸,尢當尊敬。
※盡可多創造快樂去填滿時間,哪可活活縛著時間來陪著快樂。
※我愛中國固因他是我的祖國,而尤因他是有那種可敬愛的文化的國家。
※青年盲目而又不盲目,在平時他不免盲目,但在非常時期他永遠是不盲目的。
※人家說了再做,我是做了再說,人家說了也不一定做,我是做了也不一定說。
※個人之於社會等於身體的細胞,要一個人身體健全,不用說必須每個細胞都健全。※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這裏斷不是美的所在,不如讓給醜惡來開墾,看他造出個什麼世界。
※邶有七子之母不安其室。七子自怨自艾,冀以回其母心。詩人作《凱風》以湣之。吾國自《尼布楚條約》迄旅大之租讓,先後喪失之土地,失養於祖國,受虐於異類,臆其悲哀之情,蓋有甚於《凱風》之七子,因擇其中與中華關係最親切者七地,為作歌各一章,以抒其孤苦亡告,眷懷祖國之哀忱,亦以勵國人之奮鬥雲爾。國疆崩喪,積日既久,國人視之漠然。不見夫法蘭西之ALSACE-LORRAINE耶?“精誠所至,金石能開。”誠如斯,中華“七子”之歸來其在旦夕乎![《七子之歌‧引言》]
※你可知媽港不是我的真名姓?我離開你的繈褓太久了,母親!但是他們擄去的是我的肉體,你依然保管我內心的靈魂。那三百年來夢寐不忘的生母啊!請叫兒的乳名,叫我一聲“澳門”!母親!我要回來,母親![《七子之歌‧澳門》]
※我好比鳳闕階前守夜的黃豹,母親呀,我身份雖微,地位險要。如今獰惡的海獅撲在我身上,啖著我的骨肉,咽著我的脂膏;母親呀,我哭泣號啕,呼你不應。母親呀,快讓我躲入你的懷抱!母親!我要回來,母親![《七子之歌‧香港》]
※我們是東海捧出的珍珠一串,琉球是我的群弟,我就是臺灣。我胸中還氤氳著鄭氏的英魂,精忠的赤血點染了我的家傳。母親,酷炎的夏日要曬死我了,賜我個號令,我還能背城一戰。母親!我要回來,母親![《七子之歌‧臺灣》]
※再讓我看守著中華最古老的海,這邊岸上原有聖人的丘陵在。母親,莫忘了我是防海的健將,我有一座劉公島作我的盾牌。快救我回來呀,時期已經到了。我背後葬的盡是聖人的遺骸!母親!我要回來,母親![《七子之歌‧威海衛》]
※東海和硇州是我的一雙管鑰,我是神州後門上的一把鐵鎖。你為什麼把我借給一個盜賊?母親呀,你千萬不該拋棄了我!母親,讓我快回到你的膝前來,我要緊緊地擁抱著你的腳踝。母親!我要回來,母親![《七子之歌‧廣州灣》]
※我的胞兄香港在訴他的苦痛,母親呀,可記得你的幼女九龍?自從我下嫁給那鎮海的魔王,我何曾有一天不在淚濤洶湧!母親,我天天數著歸甯的吉日,我只怕希望要變作一場空夢。母親!我要回來,母親![《七子之歌‧九龍島》]
※我們是旅順、大連,孿生的兄弟。我們的命運應該如何地比擬?——兩個強鄰將我來回地蹴蹋,我們是暴徒腳下的兩團爛泥。母親,歸期到了,快領我們回來。你不知道兒們如何的想念你!母親!我們要回來,母親![《七子之歌‧旅順大連》]

●[美國]亨弗萊・鮑嘉(Humphrey Bogart,1899-1957)
※我真不該把蘇格蘭威士忌換成馬丁尼酒。[臨終遺言]

●[美國]海明威(Ernest Miller Hemingway,1899-1961)
※他是個獨自在灣流中一條小船上釣魚的老人,至今已去了八十四天,一條魚也沒逮住。[《老人與海》(the Old Man and the Sea)開場白]
※等待也是種信念。[《老人與海》]
※絕望是一種罪過。[《老人與海》]
※人不抱希望是很傻的。[《老人與海》]
※海的愛太深,時間太淺。[《老人與海》]
※一個人可以被毀滅,但不能被打敗。(A man can be destroyed, but not defeated.)[《老人與海》]
※秋天的夜凋零在漫天落葉裏面,泛黃世界一點一點隨風而漸遠。[《老人與海》]
※現在不是去想缺少什麼的時候,該想一想憑現有的東西你能做什麼。[《老人與海》]
※生活總是讓我們遍體鱗傷,但到後來,那些受傷的地方一定會變成我們最強壯的地方。[《老人與海》]
※每一天都是一個新的日子。走運當然是好的,不過我情願做到分毫不差。這樣,運氣來的時候,你就有所準備了。[《老人與海》]
※相愛的人不該爭吵,因為他們只有兩個,與他們作對的是整個世界。 [《永別了,武器》(A Farewell to Arms)]
※在自殺之前,他對妻子說:“晚安,我的小貓。”[臨終遺言]

●[現代]老舍(舒慶春,1899-1966)
※一個人愛什麼,就死在什麼上。
※最大的犧牲是忍辱,最大的忍辱是預備反抗。
※這世上真話本就不多,一位女子的臉紅勝過一大段對白。
※失去了慈母便像花插在瓶子裏,雖然還有色有香,卻失去了根。
※才華是刀刃,辛苦是磨刀石,再鋒利的刀刃,若日久不磨,也會生銹。
※人,即使活到七八十歲,有母親在,多少還可以有點孩子氣。失去了慈母就像花插在瓶子裏,雖然還有色有香,但卻失去了根。有母親,是幸福的。
※亂世的熱鬧來自迷信,愚人的安慰只有自欺。[《駱駝祥子》]
※經驗是生活的肥料,有什麼樣的經驗便變成什麼樣的人,在沙漠裏養不出牡丹來。[《駱駝祥子》]
※雨下給富人,也下給窮人,下給義人,也下給不義的人;其實,雨並不公道,因為下落在一個沒有公道的世界上。[《駱駝祥子》]
※生活是種律動,須有光有影,有左有右,有晴有雨,滋味就含在這變而不猛的曲折裏。[《小病》]
※舊的歷史,帶著它的詩、畫,與君子小人,必須死!新的歷史必須由血裏產生出來![《四世同堂》]
※四月中的細雨,忽晴忽落,把空氣洗得怪清涼的。嫩樹葉兒依然很小,可是處處有些綠意。含羞的春陽只輕輕的,從薄雲裏探出一些柔和的光線:地上的人影、樹影都是很微淡的。野桃花開得很早,淡淡的粉色在風雨裏擺動,好像媚弱的小村女,打扮得簡單而秀美。[《二馬》]

●[英國]R. 肯尼斯・威爾遜(Lieutenant Colonel Robert Kenneth Wilson,1899-1969)
※你們都被我忽悠了,不是嗎?[臨終遺言。作為空軍軍官、外科醫生,他在1934年曾以一張照片,長期作為尼斯湖水怪的證據,最後終於坦承造假。]

●[日本]川端康成(1899-1972)
※路這麼擠,真辛苦你了。[臨終對司機的遺言]

●[英國]諾埃爾•科沃德(Noël Coward,1899-1973)
※晚安,親愛的人們,明天再見。(Good night my darlings, I’ll see you tomorrow.) [臨終遺言]

●[美國]納博科夫(Vladimir Nabokov,1899-1977)
※洛麗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惡,我的靈魂。洛─麗─塔:舌尖向上,分三步,從上顎往下輕輕落在牙齒上。洛─麗─塔。[《洛麗塔》開場白]

●[英國/美國]希奇柯克(Alfred Hitchcock,1899-1980)
※沒人知道結局。一個人必須先得死去,才能知道死後會發生什麼——當然,天主教徒們還抱有幻想。[臨終遺言]

●[蘇聯]斯傑潘・施巴喬夫[Степан Летрович Шипачёв (Shchipachev),1899-1980)
※要善於珍惜愛情,天長日久,更要加倍珍惜。愛情不是月光下的散步,也不是公園長凳上的歎息。一切都是可能的──秋天的泥濘冬天的雪,因為要一輩子共同生活。愛情像一首美好的詩,但好歌是不容易譜寫成的。[《愛情詩》]
※愛情是一本永恆的書,有人只是信手拈來瀏覽過幾個片斷;有人卻流連忘返,為它灑下熱淚斑斑。
※任歲月匆匆,讓我過早去世,讓我的軀體化為灰燼。姑娘赤足走過田野,我將從死灰中蘇醒,用餘熱去暖撫她的雙腳。呵,她腿上飄散著金菊的芳馨。
※落葉飄零,夜空多明淨。怎能忘,往事牽愁腸。長相憶,無悔也無恨。我們走了遙遠的路程,沿著九月的楓林小徑,互相擁抱著,沐浴月光下,地上是楓樹長長的疏影。月兒夜空巡行,世上只有它,只有它普照著天下的有情人。
※土窯上狂風呼嘯,樹叢間春雨淅瀝,今夜,你又和遠方小城,一同來到我甜蜜的夢境。不管我身在何方,任憑它風雨淒迷,我不希求更大的幸福,只要在迷人世間有你。

●[美國]厄爾文(Elwyn Brooks White,1899—1985 )
※世界上再沒有比得到真理更困難的了。

●[阿根廷]博爾赫斯(Jorge Luis Borges,1899-1986)
※這世上如果有天堂,天堂應該是圖書館的模樣。

●[美國]瑪格麗特・米切爾(Margaret Munnerlyn Mitchell,1900-1949)
※斯佳麗•奧哈拉長得並不漂亮,但是男人們像塔爾頓家那對孿生兄弟為她的魅力所迷住時,就不會這樣想了。她臉上有著兩種特徵:一種是她母親的嬌柔,來自法蘭西血統的海濱貴族;一種是她父親的粗獷,來自浮華俗氣的愛爾蘭人。這兩種特徵混在一起顯得不太協調,但這張臉上尖尖的下巴和四方的牙床骨,是很引人注意的。她那雙淡綠色的眼睛純淨得沒有一絲褐色,配上烏黑的睫毛和翹起的眼角,顯得韻味十足,上面是兩條墨黑的濃眉斜在那裏,給她木蘭花般白晳的肌膚劃上十分分明的斜線。這樣白皙的皮膚對南方婦女是極其珍貴的。她們常常用帽子、面紗和手套把皮膚保護起來,以防受到佐治亞炎熱太陽的暴曬。[《飄》(Gone with the Wind)開場白。按:該書拍成電影後的中譯名為《亂世佳人》。]
※男人可以把世界上無論什麼都給女人,只是不容女人有見識。 [《飄》]
※我從來不是那樣的人,不能耐心地拾起一地碎片,把它們湊合在一起,然後對自己說這個修補好了的東西跟新的完全一樣。一樣東西破碎了就是破碎了。我寧願記住它最好時的模樣,而不想把它修補好。然後終生看著那些碎了的地方。[《飄》]
※不要為那些不願在你身上花費時間的人而浪費你的時間。[《飄》]
※失去某人,最糟糕的莫過於,他近在身旁,卻猶如遠在天邊。[《飄》]
※所有隨風而逝的都屬於昨天的,所有歷經風雨留下來的才是面向未來的。[《飄》]
※對於世界而言,你是一個人;但是對於某個人,你是他的整個世界。[《飄》]
※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像現在一樣愛你,直到永遠。(Whatever comes, I’ll love you, just as I do now. Until I die.) [《飄》]
※愛你的人如果沒有按你所希望的方式來愛你,那並不代表他們沒有全心全意地愛你。[《飄》]
※愛到分離才相遇。(Love to meet before separation.) [《飄》]
※從此,各自飄零,各自悲哀。Later, respectively, wander and suffer sorrow. [《飄》]
※明日,又是另一天了!(Tomorrow is another day!)[《飄》]

●[現代]朱冼(1900-1962)
※搞科學工作需要人的全部生命,八小時工作制是行不通的。

●[現代]張聞天(1900-1976)
※生活的理想,就是為了理想的生活。

●[美國]弗洛姆(Erich Fromm,1900-1980)
※歷史的發展也包含著人的精神進化過程。[《人的進化》]
※在這個世界上,良心應該更大於天才。巴爾扎克說:良心比天才更難得。良心是我們自己對自己的反應。

●[英國]李約瑟(Noel Joseph Terence Montgomery Needham,1900-1995)
※對科學家來說,不可逾越的原則是為人類文明而工作。

●[現代]冰心(謝婉瑩,1900-1999)
※我自己是凡人,我只求凡人的幸福。
※白的花勝似綠的葉,濃的酒不如淡的茶。
※走呵!即或走不到,人生不過是這麼一回事。
※娛樂至少與工作有同等的價值,或者說娛樂是工作之一部分。
※修養的花兒在寂靜中開過去了,成功的果子便要在光明裏結實。
※春何曾說話呢?但她那偉大潛隱的力量,已這般的溫柔了世界!
※沉默著罷!在這無窮的世界上,弱小的我原只當微笑,不應放言。
※假如生命是乏味的,我怕有來生!假如生命是有趣的,今生已是滿足的了。
※成功的花,人們只驚慕她現時的明豔!然而當初她的芽兒,浸透了奮鬥的淚泉,灑遍了犧牲的血雨。
※一個人只要熱愛自己的祖國,有一顆愛國之心,就什麼事情都能解決。什麼苦楚,什麼冤屈都受得了。
※春水!又是一年了還這般的微微吹動。可以再照個影兒麼?春水溫靜的答謝我說:我的朋友!我從來沒留下一個影子,不但對你是如此。
※愛在左,情在右,走在生命路的兩旁,隨時撒種,隨時開花,將這一徑長途點綴得香花彌漫,使穿枝拂葉的行人,踏著荊棘,不覺痛苦;有淚可落,也不覺是悲哀。
※似曾相識的小朋友們:我以抱病又將遠行之身,此三兩月內,自分已和文字絕緣;因為昨天看見《晨報》副刊上已特闢了“兒童世界”一欄,欣喜之下,便借著軟弱的手腕,生疏的筆墨,來和可愛的小朋友,作第一次的通訊。在這開宗明義的第一信裏,請你們容我在你們面前介紹我自己。我是你們天真隊裏的一個落伍者——然而有一件事,是我常常用以自傲的:就是我從前也曾是一個小孩子,現在還有時仍是一個小孩子。為著要保守這一點天真直到我轉入另一世界時為止,我懇切的希望你們幫助我,提攜我,我自己也要永遠勉勵著,做你們的一個最熱情最忠實的朋友! ……我走了——要離開父母兄弟,一切親愛的人。雖然是時期很短,我也已覺得很難過。倘若你們在風晨雨夕,在父親母親的膝下懷前,姊妹弟兄的行間隊裏,快樂甜柔的時光之中,能聯想到海外萬里有一個熱情忠實的朋友,獨在惱人淒清的天氣中,不能享得這般濃福,則你們一瞥時的天真的憐念,從宇宙之靈中,已遙遙的付與我以極大無量的快樂與慰安!小朋友,但凡我有工夫,一定不使這通訊有長期間的間斷。若是間斷的時候長了些,也請你們饒恕我。因為我若不是在童心來復的一刹那頃拿起筆來,我決不敢以成人煩雜之心,來寫這通訊。這一層是要請你們體恤憐憫的。[《寄小讀者》通訊一(1923年7月25日)]
※母親啊!你是荷葉,臥室紅蓮,心中的雨點來了,除了你,誰是我在無遮攔天空下的蔭蔽?
※我從不肯妄棄了一張紙,總是留著……留著,疊成一隻一隻很小的船兒,從舟上拋下在海裏。有的被天風吹卷到舟中的窗裏,有的被海浪打濕,沾在船頭上。我仍是不灰心地每天疊著,總希望有一隻能流到我要它到的地方去。母親,倘若你夢中看見一隻很小的白船兒,不要驚訝它無端入夢。這是你至愛的女兒含著淚疊的,萬水千山,求它載著她的愛和悲哀歸去。[《紙船—寄母親》]
※有一次,幼小的我,忽然走到母親面前,仰着臉問說:“媽媽,你到底為甚麼愛我?”母親放下針線,用她的面頰,抵住我的前額, 溫柔地、不遲疑地說:“不為甚麼,──只因你是我的女兒!”小朋友!我不信世界上還有人能說這句話!“不為甚麼”這四個字,從她口裏說出來,何等剛決,何等無回旋!她愛我,不是因為我是“冰心”,或是其他人世間的一切虛偽的稱呼和名字;她的愛是不附帶任何條件的,唯一的理由,就是我是她的女兒。總之,她的愛是屏除一切,拂拭一切,層層的麾開我前後左右所蒙罩的,使我成為“今我”的元素,而直接的來愛我的自身! 假使我走至幕後,將我二十年的歷史和一切都變更了,再走出到她面前,世界上縱沒有一個人認識我,只要我仍是她的女兒,她就仍用她堅強無盡的愛來包圍我。她愛我的肉體,她愛我的靈魂,她愛我前後左右、過去、將來、現在的一切! 天上的星辰,驟雨般落在大海上,嗤嗤繁響;海波如山一般的洶湧;一切樓屋都在地上旋轉;天如同一張藍紙捲了起來;樹葉子滿空飛舞,鳥兒歸巢,走獸躲到牠的洞穴:萬象紛亂中,只要我能尋到她,投到她的懷裏,── 天地一切都信她!她對於我的愛,不因着萬物毀滅而變更! 她的愛不但包圍我,而且普遍的包圍著一切愛我的人;而且因著愛我,她也愛了天下的兒女,她更愛了天下的母親。小朋友!告訴你一句小孩子以為是極淺顯、而大人們以為是極高深的話:“世界便是這樣的建造起來的!”世界上沒有兩件事物是完全相同的;同在你頭上的兩根絲髮,也不能一般長短。然而── 請小朋友們和我同聲讚美!只有普天下的母親的愛,或隱或顯,或出或沒,不論你用斗量,用尺量,或是用心靈的度量衡來推測,我的母親對於我,你的母親對於你,她的和他的母親對於她和他,她們的愛是一般的長闊高深,分毫都不差減。小朋友!我敢說,也敢信:古往今來,沒有一個敢來駁我這句話。[《母愛》]

●[蘇聯]法捷耶夫[Алекса́ндр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Фаде́ев (Alexander Alexandrovich Fadeyev),1901-1956]
※友誼!世界上有多少人在說這個字的時候指的是茶餘酒後愉快的談話和相互間對弱點的寬容!可是這跟友誼有什麼關係呢?

●[美國]瓦爾特・迪士尼(Walter Elias Disney,1901-1966)
※庫爾特‧拉塞爾。[臨終念及的男演員名,意為神馬]

●[現代]謝雪紅(謝阿女,1901-1970)
※因為他們的經歷和遭遇也反映了萬惡的舊社會人壓迫人、人剝削人之罪惡事實的一部分,可以作為寫我的歷史的一部社會背景;同時也算我替他們對人吃人的舊社會的一種控訴吧![謝雪紅口述、楊克煌筆錄《我的半生記》(《臺魂淚》之一),楊克煌女楊翠華1997年12月編印]
※同胞們,別忘了還有四百萬[臺灣]同胞在日本帝國主義的鐵蹄下呻吟。[1925年在上海的演講。引自李昂《自傳の小說》,明報月刊出版社2009版]
※謝!你在1928年回臺後,就經常說:“人生應是不斷探求真理的旅行。”[楊克煌,1971.12.07,北京。引自楊克煌《我的回憶》(《臺魂淚》之二),楊翠華2005年2月編印]
※我於1927年間在莫斯科時認識你。那時我在東方大學,你在孫逸仙大學……。這次臺灣人民起義之事,完全是因陳儀政府一年多來在臺所施行的酷政造成的;它貪污舞弊,腐敗無能,對人民橫徵暴斂,歧視欺壓,造成人民生活極其痛苦,政治上毫無自由,不得不起來反抗……因此,責任是在陳儀政府,你不得追究臺灣人民,不得鎮壓人民……。[1947年二‧二八事件後致蔣經國的信,引自〈謝雪紅與我在二‧二八起義前後的經歷〉,原載上引楊克煌《我的回憶》]
※“我們要爭取離開臺灣,但也要作最後的覺悟,如萬一被抓到就準備死,不要有其他幻想”……你常說:“世上是船來靠岸,那有岸去靠船?”[1947年5月16日在逃離臺灣投奔中國共產黨的路上對楊克煌所說[引自《我的回憶》]
※污泥中的生活,在共產黨人的人生觀來說應該是光榮的。如果這也成了對我攻擊的罪狀,你們去打探打探,今天黨的領導同志,不問男和女,都比我污泥生活不知要爛汙多少倍,為什麼他們卻是光榮,而目前對我就是罪狀呢?[1957年被當成右派批鬥時的自我辯護]
※我的價值是不可毀滅的。[1957年被當成右派批鬥時的自我辯護]
※謝!在同敵人進行尖峰相對的鬥爭時,每次你都是沉著的。[引自楊克煌《我的回憶》]
※三個時代,一個謝雪紅:落土不凋雨夜花。
謝雪紅“到上海覺悟到台灣命運淒苦,到莫斯科後發現中國命運淒苦”。
謝雪紅年少希望拯救台灣、改造社會,但晚年卻只希望骨灰能送回台灣。
[陳芳明《謝雪紅評傳》評語及作者感言,該書由前衛出版社1991出版,2009年由麥田出版公司出全新增訂版]

●[現代]陳毅(1901-1972)
※朝戰方停,今又喜越南報捷。域內事,農林恢復,更興工業。國營經濟蒸蒸上,私有廠商齊改轍。不數年,風貌一番新,新中國。 板門店,談未歇;日內瓦,話重說。換唇槍舌劍,議傾壇席。不管豺狼多詭計,我方事事持原則。看我公樽俎折強權,期贏獲。[《滿江紅‧送周總理赴日內瓦》]

● [德國]維爾納・海森堡(Werner Heisenberg,1901-1976)
※當我見到上帝時,我打算問問他:為什麼創造出相對論和湍流兩個這麼難懂的物理現象來折磨科學家?我相信對於湍流現象,上帝自己都無解。[臨終遺言]

●[美國]西蒙•庫茲涅茨(Simon Smith Kuznets,1901-1985)
※所謂一個理論,意味著是在各種經驗上可以識別的因素之間的可經驗證的關係的表述,這些因素和關係在不同的時間、地點等條件下是相對穩定的。這種各國經濟增長的理論是我們從來沒有掌握過的,顯然,我們現在沒有掌握,更為重要的是,我們還沒有準備去掌握它……在目前環境下,這種理論會是人性的一些先驗特性的教條主義的反映……或是經濟增長機制的形式主義模型的反映,對正確關係的得出以及公式中經驗常數所要求的資料缺乏完全的保證……看來我們更應該限制自己去從事一項太雄心勃勃的任務,比如,從經驗記錄中提出一些建議……以便作為進一步資料研究以及所從事的可驗證的理論分析方向的嚮導。
※如果我們既不知道需求和供給賴以發生反應的變化總過程,也不知道前者對後者可能已經施加的影響,那麼,我們對需求和供給的瞬間的、靜態的反應的研究怎麼可能是全面的呢?[《各國的經濟增長》]

●[現代]張學良(1901-2001)
※兩字聽人呼不肖,半生悞我是聰明。[《自擬對聯(書贈楊雲史)》]

●[美國]達琦・舒爾茨(Dutch Schultz,1902-1935)
※你會玩Jacks,姑娘們都用軟球玩兒,而且會耍花招。噢~ 來塊兒狗餅乾吧!把牠哄高興了,牠就不會咬你了。[江湖黑道中人臨終一串斷斷續續的意識尚存的喃喃自語]

●[現代]張寒暉(1902-1946)
※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裏有森林煤礦,還有那滿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裏有我的同胞,還有那衰老的爹娘。“九一八”,“九一八”!從那個悲慘的時候,脫離了我的家鄉,拋棄那無盡的寶藏。流浪!流浪!整日價在關內流浪。哪年哪月才能夠回到我那可愛的故鄉!哪年哪月才能夠收回我那無盡的寶藏!爹娘啊,爹娘啊,甚麼時候才能歡聚在一堂![《松花江上》]

●[現代]童第周(1902-1979)
※科學世界是無窮的領域,人們應當勇敢去探索。

●[現代]胡風(張光人,1902-1985)
※多情,你是多情的歷史,多情!無情,你是無情的歷史,無情!
※哪裏有人民,哪裏就有歷史。哪裏有生活,哪裏就有鬥爭,有生活有鬥爭的地方,就應該有詩。[《給為人民而歌的歌手們》]
※三十多年以來,新文藝在革命鬥爭過程中所積蓄起來的一點有生力量,被悶得枯萎了﹔ 在現實裏面成長著的無數新生力量,他們的感受機能和美感要求從創作成長規律被割開了。他們的絕大多數被引到了各種形態的公式化概念化,即不從生活出發的虛偽的方向去了﹔
思想鬥爭完全用命令主義來代替,完全脫離了實踐,嚇住了群眾,因而轉變了對立場,即完全把通過實踐也為了實踐的思想鬥爭壓死了……[“三十萬言書”]
※在讀者和作家頭上就被放下了五把“理論”刀子:作家要從事創作實踐,非得首先具有完善無缺的共產主義世界觀不可……只有工農兵的生活才算生活,日常生活不是生活……只  有思想改造好了才能創作……只有過去的形式才算是民族形式,只有“繼承”並“發揚”“優秀的傳統”才算是克服新文藝的缺點……題材有重要與否之分,題材能決定作品的價值,“忠於藝術”就是否定“忠於現實”……在這五道刀光的籠罩之下,還有什麼作家與現實的結合,還有什麼現實主義,還有什麼創作實踐可言?問題不在這五把刀子,而是在那個隨心所欲地操縱著這五把刀子的宗派主義。[“三十萬言書”]

●[美國]泰勒(Ralph Tyler,1902-1994)
※懶惰等於將一個人活埋。

●[奧地利]波普(Karl Raimund Popper,1902-1994)
※希望貫穿一切,臨死也不會拋棄我們。※希望永遠在人的胸膛洶湧。人要經常感覺不是現在幸福,而是就要幸福了。※在個人航海的人生浩瀚大海中,理想是羅盤針,熱情是疾風。
※並非每一個災難都是禍;早臨的逆境常是幸福。經過克服的困難不但給了我們教訓,並且對我們未來的奮鬥有所激勵。※如果我們過分爽快地承認失敗,就可能使自己發覺不了我們非常接近於正確。

●[現代]蘇步青(1902-2003)
※今天能作完的事,決不拖到明天。

●[現代]胡也頻(1903-1931)
※歷史永遠是陳舊的,新的生活不能把歷史為根據,這正如一種新的愛情不能和舊的愛情一樣。[《到莫斯科去》]

●[現代]劉志丹(1903-1936)
※革命需要建立統一戰線,敵人越少越好,朋友越多越好。我們增加一分力量,敵人就減少一分力量。

●[捷克]伏契克(Julius Fučík,1903 -1943)
※我愛你們,人們!你們可要警惕啊![《死刑架下的報告》]

●[英國]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1903-1950)
※從溫斯頓站著的地方,正好可以看到黨的三句口號,這是用很漂亮的字體寫在白色的牆面上的:戰爭就是和平 自由就是奴役 無知就是力量。(Then the face of Big Brother faded away again and instead the three slogans of the Party stood out in bold capitals: WAR IS PEACE FREEDOM IS SLAVERY IGNORANCE IS STRENGTH。)[《1984年》]
※誰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Who controls the past controls the future. Who controls the present controls the past.)[《1984年》]

●[英國]伊夫林•沃[Arthur Evelyn St. John Waugh(Evelyn Waugh),1903-1966]
※當我到達小山頭上C連的邊界時,我停下來回頭眺望那片營房,在灰濛濛的晨霧中,下面的兵營清清楚楚映入眼簾。我們在那天就要離開。三個月前我們進駐時,這裏還覆蓋著白雪,而現在,春天初生的嫩葉正在萌芽。當時我就思忖,不管我們將面臨多麼荒涼的景色,恐怕再也不會害怕那兒的天氣比這裏更令人難受的了。現在我回想一下,這裏沒有給我留下絲毫愉快的記憶。[《舊地重遊》開場白]

●[現代]華崗(1903-1072)
※歷史不能長久被欺騙,正像民眾不能長久被欺騙一樣。[《中國歷史的翻案》]

●[現代]張錫彤(1903-1988)
※切記西哲所云:對於歷史研究者,年表和地圖猶如太陽和月亮。

●[美國]歐文‧斯通(Irving Stone,1903-1989)
※一代人的邪說就是後一代人的正統觀念。[《心靈的激情》]

●[英國]馬格里奇(Malcolm Muggeridge,1903-1990)
※沒有黑暗這種東西,只有看不見而已。(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darkness; only a failure to see. )

●[阿根廷]薩斯拉夫斯基(Luis Saslavsky, 1903 - 1995)
※用粗劣的或灰色的語文來寫小品,簡直就不成其為小品。

●[蘇聯]奧斯特洛夫斯基[Николай Алексеевич Островский (Nikolai Alexeevich Ostrovsky),1904-1936]
※人的一生可能燃燒也可能腐朽,我不能腐朽,我願意燃燒起來!
※只有像我這樣發瘋地愛生活、愛鬥爭、愛那新的更美好的世界的建設的人,只有我們這些看透了認識了生活的全部意義的人,才不會隨便死去,哪怕只有一點機會就不能放棄生活。
※人最寶貴的是生命。生命屬於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應當這樣度過:當回憶往事的時候,他不會因為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會因為碌碌無為而羞愧;在臨死時候,他能夠說:“我的整個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經獻給了世界最壯麗的事業—— 為人類的解放而鬥爭。”[《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美國]瓊・克勞馥(Joan Crawford,1904-1977)
※別求上帝來幫我![臨終遺言]

●[法國]亨利-伊雷內・馬魯(Henri-Irénée Marrou,1904-1977)
※歷史是人類過去的知識。[《歷史知識》(De la Connaissance Historique)]

●[現代]丁玲(1904-1986)
※人,只要有一種信念,有所追求,什麼艱苦都能忍受,什麼環境也都能適應。

●[西班牙]達利(Salvador Domingo Felip Jacint Dalí i Domènech, Marquès de Púbol,1904-1989)
※我的鐘呢?[臨終遺言]

●[英國]格雷厄姆・格林(Henry Graham Greene,1904-1991)
※黑爾抵達布萊頓還不到三個小時,就知道他們要謀殺他。[《布萊頓‧諾克》開場白]

●[現代]鄧小平(1904-1997)
※劉伯承同志經常講一句四川話:“黃貓,黑貓,只要能捉住老鼠就是好貓。”[《怎樣恢復農業生產》(1962年7月7日)。按:參1962年在共青團三屆七中全會上的講話。“黃貓”後被傳為“白貓”。]
※我是中國人民的兒子。
※中國要警惕右,但主要防止“左”。
※要提倡科學,靠科學才有希望。
※科學技術是生產力,而且是第一生產力。
※搞社會主義要消滅貧窮,貧窮不是社會主義。
※少說空話,多做工作,紮紮實實,埋頭苦幹。
※可以讓一部分地方先富裕起來,搞平均主義不行。
※鼓勵一部分地區、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也正是為了帶動越來越多的先富裕起來,達到共同富裕的目的。
※把馬克思主義的普遍真理同我國的具體實際結合起來,走自己的道路,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就是我們總結長期歷史經驗得出的基本結論。

●[現代]巴金[李堯棠(字芾甘),1904-2005]
※我之所以寫作,不是我有才華,而是我有感情。
※奮鬥就是生活,人生惟有前進。
※往事依稀渾似夢,都隨風雨到心頭。
※青春活潑的心,決不作悲哀的留滯。
※我不配做一盞燈,那麼就讓我做一塊木柴吧!
※光輝的理想像明凈的水一樣洗去我心靈上的塵垢。
※生命的意義在於付出,在於給予,而不是在於接受,也不是在於索取。
※理想不拋棄苦心追求的人,只要不停止追求,你們會沐浴在理想的光輝之中。
※支配戰士的行動的是信仰。他能夠忍受一切艱難、痛苦,而達到他所選定的目標。
※只有愚昧無知的人才會隨便讀到一部作品就全盤接受,因為他頭腦空空,裝得下許多東西。
※為了追求光和熱,人寧願捨去自己的生命。生命是可愛的,但寒冷的、寂寞的生,卻不如轟轟烈烈的死。
※真正酷愛自由的人並不奔赴已有自由的地方,他們要在沒有自由或失去自由的地方創造自由,奪回自由。
※雖然環境的關係很大,但環境也是人造的。我們又何嘗不可以改變環境?人無論如何應該跟環境奮鬥。能夠征服環境,就可以把幸福給自己爭回來。[《家》]
※我不是奢侈家,不是命運和自然的愛子。我只是一個勞動者。我穿著自己的圍裙,在自己的黑暗的工廠裏,做自己的工作。我是青年,我不是畸人,我不是愚人,我要給自己把幸福爭過來。《家》
※人們躺下來,取下他們白天裏戴的面具,結算這一天的總賬。他們打開了自己的內心,打開了自己的“靈魂的一隅”,那個隱秘的角落,他們悔恨、悲泣。為了這一天的浪費,為了這一天的損失,為了這一天的痛苦生活。自然,人們中間也有少數得意的人,可是他們已經滿意地睡熟了,剩下那些不幸的人、失望的人在不溫暖的被窩裏悲泣自己的命運。無論是在白天或黑夜,世界都有兩個不同的面目,為著兩種不同的人而存在。[《家》]
※現在夢醒了,可是什麼也沒有,依舊是一顆空虛的心。[《家》]
※倘使有一雙翅膀,我甘願做人間的飛蛾。我要飛向火熱的日球,讓我在眼前一陣光、身內一陣熱的當兒,失去知覺,而化作一陣煙,一撮灰。[《日》]
※我是春蠶,吃了桑葉就要吐絲,哪怕放在鍋裏煮,死了絲還不斷,為了給人間添一點溫暖。[《春蠶》]
※我愛月夜,但我也愛星天。從前在家鄉七、八月的夜晚在庭院裡納涼的時候,我最愛看天上密密麻麻的繁星。望著星天,我就會忘記一切,仿佛回到了母親的懷裏似的。三年前在南京我住的地方有一道後門,每晚我打開後門,便看見一個靜寂的夜。下面是一片菜園,上面是星群密佈的藍天。星光在我們的肉眼裏雖然微小,然而它使我們覺得光明無處不在。那時候我正在讀一些關於天文學的書,也認得一些星星,好像它們就是我的朋友,它們常常在和我談話一樣。如今在海上,每晚和繁星相對,我把它們認得很熟了。我躺在艙面上,仰望天空。深藍色的天空裏懸著無數半明半昧的星。船在動,星也在動,它們是這樣低,真是搖搖欲墜呢!漸漸地我的眼睛模糊了,我好像看見無數螢火蟲在我的周圍飛舞。海上的夜是柔和的,是靜寂的,是夢幻的。我望著那許多認識的星,我仿佛看見它們在對我霎眼,我仿佛聽見它們在小聲說話。這時我忘記了一切。在星的懷抱中我微笑著,我沉睡著。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小孩子,現在睡在母親的懷裏了。有一夜,那個在哥倫波上船的英國人指給我看天上的巨人。他用手指著:那四顆明亮的星是頭,下面的幾顆是身子,這幾顆是手,那幾顆是腿和腳,還有三顆星算是腰帶。經他這一番指點,我果然看清楚了那個天上的巨人。看,那個巨人還在跑呢![《繁星》]
※我們搭小火輪去廣州。晚上10點鐘船離開了香港。開船的時候,朋友洪在艙外喚我。我走出艙去,便聽見洪說:“香港的夜很美,你不可不看。”我站在艙外,身子靠著欄杆,望著漸漸退去的香港。海是黑的,天也是黑的。天上有些星星,但大半都不明亮。只有對面的香港成了萬顆星點的聚合。山上有燈,街上有燈,建築物上有燈。每一盞就像一顆星,在我的肉眼裏它比星星更亮。它們密密麻麻地排列著,像是一座星的山,放射著萬丈光芒的星的山。夜是靜寂的,柔和的。從對面我聽不見一點聲音。香港似乎閉上了它的大口。但是當我注意到那座光芒萬丈的星的山的時候,我仿佛又聽見了那無數的燈光的私語。船在移動,燈光也跟著在移動起來。而且電車汽車上的燈也在飛跑。我看見它們時明時暗,就像人在眨眼,或者像它們在追逐,在說話。我的視覺和聽覺混合起來。我仿佛在用眼睛聽了。那一座星的山並不是沉默的,在那裏正奏著出色的交響樂。我差不多到了忘我的境界……船似乎在轉彎。星的山愈來愈窄小了。但是我的眼裏還留著一片金光,還響著動人的樂曲。[《香港之夜》]

●[美國]埃德加・斯諾(Edgar Snow,1905-1972)
※我願意感謝前述紅軍中各位朋友,因為當我在他們那裏做客的時候,受了他們的慷慨而親切的款待。我以門外漢的資格,來寫他們的故事,一定有許多缺點和不正確的地方,這得請他們原諒。創造這本書的故事的勇敢的男女戰士,現在正在每天用英勇的犧牲精神,在寫著許多的別的書,對於這些男女戰士,我願意和他們握手道賀。原來在這些老資格“赤匪”之中,有許多位,是我在中國十年以來所遇見過得最優秀的男女哩。[《西行漫記》一九三八年中譯本作者序]
※我在中國的七年中間,關於中國紅軍、蘇維埃和共產主義運動,人們提出過很多很多問題。熱心的黨人是能夠向你提供一套現成的答案的,可是這些答案始終很難令人滿意。他們是怎麼知道的呢?他們可從來沒有到過紅色中國呀。事實是,在世界各國中,恐怕沒有比紅色中國的情況是更大的謎,更混亂的傳說了。中華天朝的紅軍在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國度的腹地進行著戰鬥,九年以來一直遭到銅牆鐵壁一樣嚴密的新聞封鎖而與世隔絕。千千萬萬敵軍所組成的一道活動長城時刻包圍著他們。他們的地區比西藏還要難以進入。自從一九二七年十一月中國的第一個蘇維埃在湖南省東南部茶陵成立以來,還沒有一個人自告奮勇,穿過那道長城,再回來報導他的經歷。[《西行漫記》開場白]
※中國已有成千上萬的青年為了民主社會主義思想捐軀犧牲,這種思想或者這種思想的背後動力,都是不容摧毀的。中國社會革命運動可能遭受挫折,可能暫時退卻,可能有一個時候看來好像奄奄一息,可能為了適應當前的需要和目標而在策略上作重大的修改,可能甚至有一個時期隱沒無聞,被迫轉入地下,但它不僅一定會繼續成長,而且在一起一伏之中,最後終於會獲得勝利,原因很簡單(正如本書所證明的一樣,如果說它證明了什麼的話),產生中國社會革命運動的基本條件本身包含著這個運動必勝的有力因素。而且這種勝利一旦實現,將是極其有力的,它所釋放出來的分解代謝的能量將是無法抗拒的,必然會把目前奴役東方世界的帝國主義的最後野蠻暴政投入歷史的深淵。[《西行漫記》結尾]

●[法國]雷蒙・阿隆(Raymond Aron,1905-1983)
※歷史是由活著的人和為了活著的人而重建死者的生活。[《歷史哲學》]
※歷史展示出現在與過去的一種對話,在這種對話中,現在採取並保持著主動。[《歷史哲學》]
※歷史總是為生活服務的,它提供範例,評價過去,或者把目前這個時刻安放到生成――演變中去。[《歷史哲學》]

●[美國]沃倫(Robert Penn Warren, 1905-1989)
※歷史全都是用地理來說明的。[《工作中的作家》]

●[現代]陳雲(1905-1995)
※物價漲不好,跌亦對生產不好。要摸著石頭過河,穩當點為好。[1950年4月7日在政務院第27次政務會議的發言]

●[現代]臧克家(1905-2004)
※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有的人騎在人民頭上:“呵,我多偉大!”有的人俯下身子給人民當牛馬。有的人把名字刻入石頭,想“不朽”;有的人情願作野草,等著地下的火燒。有的人他活著,別人就不能活;有的人他活著,為了多數人更好地活。騎在人民頭上的,人民把他摔垮;給人民作牛馬的,人民永遠記住他!把名字刻入石頭的,名字比屍首爛得更早;只要春風吹到的地方,到處是青青的野草。他活著別人就不能活的人,他的下場可以看到;他活著為了多數人更好地活著的人,群眾把他抬舉得很高,很高。[《有的人—紀念魯迅有感》(1949年11月1日於北京)。按:“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在1976年4月4-5日的天安門廣場,曾廣為流傳。]

●[現代]蔡尚思(1905-2008)
※惜時、專心、苦讀是做學問的一個好方法。

●[美國]史文明(Elisabeth Alden Scott Stam,1906-1934)
※雖然人能長得玫瑰一樣美麗,但她的美貌終有一天要消失。

●[美國]L. 考斯提洛(Lou Costello,1906-1959)
※那是我品嘗過的最好的霜淇淋汽水。(That was the best ice-cresm soda I ever tasted.)[臨終遺言]

●[現代]王稼祥(1906-1974)
※毛澤東思想就是中國的馬克思列寧主義。[《中國共產黨與中國民族解放的道路》(1943年7月5日)]

●[現代]林彪(林育蓉,1907-1971)
※革命的根本問題是政權問題,有了政權,無產階級、勞動人民都有了一切;沒有政權就喪失一切。
※筆桿子,槍桿子,奪取政權靠這兩桿子,鞏固政權也要靠這兩桿子。
※讀毛主席的書,聽毛主席的話,照毛主席的指示辦事,做毛主席的好戰士。[《毛主席語錄》題詞]
※毛澤東同志是當代最偉大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毛澤東同志天才地、創造性地、全面地繼承、捍衛和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把馬克思列寧主義提高到一個嶄新的階段。毛澤東思想是在帝國主義走向全面崩潰,社會主義走向全世界勝利的時代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是反對帝國主義的強大的思想武器,是反對修正主義和教條主義的強大的思想武器。毛澤東思想是全黨、全軍和全國一切工作的指導方針。因此,永遠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用毛澤東思想武裝全國人民的頭腦,堅持在一切工作中用毛澤東思想掛帥,是我黨政治思想工作最根本的任務。廣大工農兵群眾、廣大革命幹部和廣大知識分子,都必須把毛澤東思想真正學到手,做到“人人讀毛主席的書,聽毛主席的話,照毛主席的指示辦事,做毛主席的好戰士”。學習毛主席著作要帶著問題學,活學活用,學用結合,急用先學,立竿見影,在“用”字上狠下功夫。為了把毛澤東思想真正學到手,要反復學習毛主席的許多基本觀點,有些警句最好要背熟,反復學習,反復運用。在報紙上,要經常結合實際,刊登毛主席的話錄,供大家學習和運用。幾年來廣大群眾活學活用毛主席著作的經驗,證明帶著問題選學毛主席的語錄,是一種學習毛澤東思想的好方法,容易收到立竿見影的效果。[《毛主席語錄》再版前言]
※毛主席這樣的天才,全世界幾百年,中國幾千年才出一個。毛主席是世界上最大的天才。……在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經典著作中,我們要百分之九十九地學習毛主席著作。
※毛主席比馬恩列斯高得多,是最高最活的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是當代馬列主義的頂峰。
※毛主席的話,句句是真理,一句頂一萬句。
※對毛主席的話,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按:後加“在執行中加深理解”。]
※誰不講假話,誰就得垮臺,不講假話辦不成大事。
※政策和策略:打著B-52[按:指毛澤東]旗號打擊B-52力量,團結一切可能團結的人,緩和群眾的輿論,聯合一切可以聯合的力量,解放大多數,集中打擊B-52及其一小撮獨裁者。我們的政策:解放一大片,保護一大片,打擊一小撮獨裁者及其身邊的。他們所謂打擊一小撮保護一大批不過是每次集中火力打擊一派,各個擊破。他們今天利用這個打擊那個;明天利用那個打擊這個。今天一小撮,明天一小撮,加起來就是一大批。他利用封建帝王的統治權術,不僅挑動幹部鬥幹部、群眾鬥群眾,而且挑動軍隊鬥軍隊、黨員鬥黨員,是中國武鬥的最大宣導者。他們製造矛盾,製造分裂,以達到他們分而治之、各個擊破,鞏固維持他們的統治地位的目的。他知道同時向所有人進攻,那就等於自取滅亡,所以他今天拉那個打這個,明天拉這個打那個;每個時期都拉一股力量,打另一股力量。今天甜言密語那些拉的人,明天就加以莫須有的罪名置於死地;今天是他的座上賓,明天就成了他階下囚。從幾十年的歷史看,究竟有哪一個人開始被他捧起來的人,到後來不曾被判處政治上死刑?有哪一股政治力量能與他共事始終。他過去的秘書,自殺的自殺、關壓的關壓,他為數不多的親密戰友和身邊親信也被他送進大牢,甚至連他的親身兒子也被他逼瘋。他是一個懷疑狂、瘧待狂,他的整人哲學是一不做、二不休。他每整一個人都要把這個人置於死地而方休,一旦得罪就得罪到底、而且把全部壞事嫁禍於別人。戳穿了說,在他手下一個個像走馬燈式垮臺的人物,其實都是他的替罪羊。過去,對B-52宣傳,有的是出於歷史需要;有的顧全民族統一、團結大局;有的出於抵禦外來侵敵;有的出於他的法西斯的壓力之下;對廣大群眾來說,主要是有的是不瞭解他的內情。對於這些同志,我們都給予歷史唯物主義的分析,予以諒解和保護。對過去B-52以莫須有罪名加以迫害的人,一律給於(予)政治上的解放。[“五七一工程紀要”。按:此傳為其子林立果(1945-1971)所擬,附注於此。]

●[現代]廖沫沙(1907-1990)
※歷史是一面鏡子,也是一本深刻的教科書。[《走歷史的必由之路》]
※只要我們都尊重歷史,就一定能夠得到真理。[《關於我在三十年代寫的兩篇雜文》]

●[美國]費正清(John King Fairbank,1907-1991)
※我們有充分理由認為中國走向公民社會是一個歷史發展的趨勢,但卻不必由此確定這一趨勢將把中國引向有自由選舉、代議制政府及法定人權的西方式民主。相反,中國式的民主可能包括權力集團內部的選舉、產生於某一政治集團的共識的代議制以及特殊的個人權利。

●[現代]傅雷(1908-1966)
※世界上最有力的論證莫如實際行動,最有效的教育莫如以身做則;自己做不到的事千萬別要求別人;自己也要犯的毛病先批評自己,先改自己的。

●[現代]陶鑄(1908-1969)
※勞動是一切知識的源泉。

●[現代]儲安平(1909-1966?)
※黨領導國家並不等於這個國家即為黨所有;大家擁護黨,但並沒有忘了自己也還是國家的主人。政黨取得政權的主要目的是實現它的理想,推行它的政策。為了保證政策的貫徹,鞏固已得政權,黨需要使自己經常保持強大,需要掌握國家機關中的某些樞紐,這一切都是很自然的。但是在全國範圍內,不論單位大小,甚至一個科一個組,都要安排一個黨員做頭,事無巨細,都要看黨員的顏色行事,都要黨員點了頭才算數。這樣的做法,是不是太過分了一點?這幾年來,很多黨員的才能和他們所擔當的職務很不相稱。既沒有做好工作,使國家受到損失,又不能使人心服,加劇了黨群關係的緊張。但其過不在那些黨員,而在黨為什麽要把不相稱的黨員安置在各種崗位上。黨這樣做,是不是有“莫非王土”那樣的想法。從而形成了今天這樣一個家天下的清一色局面。我認為,這個“黨天下”的思想問題是一切宗派主義現象的最終根源,是黨和非黨之間矛盾的基本所在。今天宗派主義突出,黨群關係不好,是一個全國性的現象。共產黨是一個有高度組織紀律的黨,對於這樣一些全國性的缺點,和黨中央的領導有沒有關係?最近大家對小和尚提了不少意見,但對老和尚沒有人提意見。我現在想舉一個例子,向毛主席周總理提些意見:解放以前,我們聽到毛主席倡導和黨外人士組織聯合政府。1949年開國以後,那時中央人民政府六個副主席中有三個黨外人士,四個副總理中有兩個黨外人士,也還像個聯合政府的樣子。可是後來政府改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副主席只有一個,原來中央人民政府的幾個非黨副主席,他們的椅子都被搬到了人大常會去了。這且不說,現在國務院的副總理有12位之多,其中沒有一位黨外人士,是不是黨外人士沒有一個人可以被培植擔任這樣的職務?從團結黨外人士,團結全國的願望出發,考慮到國內和國際上的觀感,這樣的安排是不是還可以研究?[“向毛主席和周總理提些意見”(1957年6月1日在中央統戰部召開的座談會上的發言)。按:此文次日刊於《光明日報》,標題作《黨天下是一切宗派主義的根源》。)

●[現代]吳晗(吳春晗,1909-1969)
※我們的歷史是一份無比珍貴的遺產,是值得我們自豪的。[《學習集‧論歷史知識的普及》]※讀書是學習,摘抄是整理,寫作是創造。
※在學習上做一眼勤、手勤、腦勤,就可以成為有學問的人。
※知識寶庫的大門,對於每個有志於研究的人,都是敞開著的。
※要想學問大,就要多讀、多抄、多寫。要記住,一個人想要在學業上有建樹,一定得堅持這樣做卡片、摘記。
※要讀好書,必須先打好基礎,讀好了基礎,才能在這基礎上作個別問題的研究。基礎要求廣,鑽研則要求深,廣和深也是統一的,只有廣了才能深,也只有深了才要求廣。
※一個人要想在事業上有所建樹,一定得堅持這樣做卡片摘記,一發現有價值的資料,就要如獲至寶,準確地摘記下來。天才是就是勤奮,知識在於積累。這樣,卡片摘記積累的多了,功到自然成,你就可以在大量資料的基礎上,進行歸納分類,分析研究,綜合利用,創造出自己的作品來。
※人之所以能夠站立,主要是因為人有骨頭,骨頭是人體內最堅硬的部分,骨頭就是寧折不彎,因此,我們把剛強不屈的氣概叫骨氣。
※“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意思是說,高官厚祿收買不了,貧窮困苦折磨不了,強暴武力威脅不了,這就是所謂大丈夫。大丈夫的這種種行為,表現出了英雄氣概,我們今天就叫做有骨氣。

●[現代]艾思奇(1910-1966)
※科學認識各種有限的範圍內的事物法則,而哲學則研究最普遍最一般的法則。
※一個人像一塊磚砌在大禮堂的牆裏,是誰也動不得的;但是丟在路上,擋人走路是要被人一腳踢開的。
※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依著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或正、反、合)的三個階段發展的。由肯定到了否定之否定的時候,這事物經過了兩次的否定,就把它所有的矛盾的雙方都解決了。於是達到了一個新的更高的基礎上,再從此開始,新的正反合的發展和變化。每一個正反合,就成為事物的發展的每一個結節。這在動的邏輯上,成了第三個定律。和以前的矛盾統一律、品質互變律並行,稱做否定之否定律。

●[現代]華羅庚(1910-1985)
※聰明出於勤奮,天才在於積累
※見面少敘寒暄話,多把藝術談幾聲
※勤能補拙是良訓,一分辛勞一分才。
※要循序漸進!我走過的道路,就是一條循序漸進的道路。
※善於利用零星時間的人,才會做出更大的成績來。
※在尋求真理的長征中,唯有學習,不斷地學習,勤奮地學習,有創造性的學習,才能越重山,跨峻嶺。
※壯士臨陣決死,那管些許傷痕,向千年老魔作戰,為百代新風鬥爭。慷慨擲此身。

●[現代]艾青(1910-1996)
※人間沒有永恆的夜晚,世界沒有永恆的冬天。
※自私與貪婪相結合,會孵出許多損害別人的毒蛇。

●[現代]錢鍾書(1910-1998)
※城中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衝進來。[《圍城》]
※天下就沒有偶然,那不過是化了妝的、戴了面具的必然。[《圍城》]
※愛情多半是不成功的,要麼苦於終成眷屬的厭倦,要麼苦於未能終成眷屬的悲哀。[《圍城》]
※不受教育的人,因為不識字,上人的當;受教育的人,因為識了字,上印刷品的當。[《圍城》]
※流言這東西,比流感蔓延的速度更快,比流星所蘊含的能量更巨大,比流氓更具有惡意,比流產更能讓人心力憔悴。[《圍城》]
※天下只有兩種人。比如一串葡萄到手,一種人挑最好的先吃,另一種人把最好的留到最後吃。照例第一種人應該樂觀,因為他每吃一顆都是吃剩的葡萄裏最好的;第二種人應該悲觀,因為他每吃一顆都是吃剩的葡萄裏最壞的。不過事實卻適得其反,緣故是第二種人還有希望,第一種人只有回憶。[《圍城》]
※似乎我們總是很容易忽略當下的生活,忽略許多美好的時光。而當所有的時光在被辜負被浪費後,才能從記憶裏將某一段拎出,拍拍上面沉積的灰塵,感歎它是最好的。

●[現代]徐懋庸(1911-1977)
※兩條路線,非尋常爭鬥,誰能局外。奈一時玉石難分,況野火燒身,千般罣礙。且學渾沌,將諸竅泥封草蓋。只留將雙眼,看他後事,如何分解? 英雄大有人在。羡萬千小將,衝天氣概。也有些社鼠城狐,偶竊取天機,居然左派,冠冕堂皇,將風雨隨心支配。料難逃,天網恢恢,紅旗似海。[《玉連環》]

●[南斯拉夫]吉拉斯(Milovan Đilas,1911-1995)
※以前的革命和現在的共產主義革命還有另一個巨大的差別。以前的革命,特別是那些較大的革命,是工人階級鬥爭的產物,可是,革命的最後果實則落在智力上並且常常是在組織上領導革命成功的另一個階級手中,在以資產階級的名義進行的革命中,農民和貧苦大眾的鬥爭果實在很大程度上被資產階級所享有。在共產主義革命中,國內的群眾也參加了革命,然而,革命的果實並未落入他們的手中,而是給了官僚集團。因為官僚集團正是使革命實現的黨組織。[《新階級》]
……………………………………………………………………………………………………

●附錄
※《增廣賢文》[明萬曆前佚名編,清同治間周希陶重訂]全文:
昔時賢文,誨汝諄諄,集韻增文,多見多聞。 觀今宜鑒古,無古不成今。 知己知彼,將心比心。 酒逢知己飲,詩向會人吟。 相識滿天下,知心能幾人。 相逢好似初相識,到老終無怨恨心。 近水知魚性,近山識鳥音。 易漲易退山溪水,易反易覆小人心。 運去金成鐵,時來鐵似金,讀書須用意,一字值千金。 逢人且說三分話,未可全拋一片心。 有意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陰。 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錢財如糞土,仁義值千金。 流水下灘非有意,白雲出岫本無心。 當時若不登高望,誰信東流海洋深。 路遙知馬力,事久見人心。 兩人一般心,無錢堪買金,一人一般心,有錢難買針。 相見易得好,久住難為人。 馬行無力皆因瘦,人不風流只為貧。 饒人不是癡漢,癡漢不會饒人。 是親不是親,非親卻是親。 美不美,鄉中水,親不親,故鄉人。 鶯花猶怕春光老,豈可教人枉度春。 相逢不飲空歸去,洞口桃花也笑人。 紅粉佳人休使老,風流浪子莫教貧。 在家不會迎賓客,出外方知少主人。 黃金無假,阿魏無真。 客來主不顧,應恐是癡人。 貧居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 誰人背後無人說,哪個人前不說人。 有錢道真語,無錢語不真。 不信但看筵中酒,杯杯先勸有錢人。 鬧裡有錢,靜處安身。 來如風雨,去似微塵。 長江後浪推前浪,世上新人趕舊人。 近水樓臺先得月,向陽花木早逢春。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 莫信直中直,須防仁不仁。 山中有直樹,世上無直人。 自恨枝無葉,莫怨太陽偏。 大家都是命,半點不由人。 一年之計在於春,一日之計在於寅,一家之計在於和,一生之計在於勤。 責人之心責己,恕己之心恕人。 守口如瓶,防意如城。 寧可人負我,切莫我負人。 再三須慎意,第一莫欺心。 虎生猶可近,人熟不堪親。 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遠水難救近火,遠親不如近鄰。 有茶有酒多兄弟,急難何曾見一人。 人情似紙張張薄,世事如棋局局新。 山中也有千年樹,世上難逢百歲人。 力微休負重,言輕莫勸人。 無錢休入眾,遭難莫尋親。 平生莫作皺眉事,世上應無切齒人。 士者國之寶,儒為席上珍。 若要斷酒法,醒眼看醉人。 求人須求大丈夫,濟人須濟急時無。 渴時一滴如甘露,醉後添杯不如無。 久住令人賤,頻來親也疏。 酒中不語真君子,財上分明大丈夫。 出家如初,成佛有餘。 積金千兩,不如明解經書。 養子不教如養驢,養女不教如養豬。 有田不耕倉廩虛,有書不讀子孫愚。 倉廩虛兮歲月乏,子孫愚兮禮義疏。 同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人不通今古,馬牛如襟裾。 茫茫四海人無數,哪個男兒是丈夫。 白酒釀成緣好客,黃金散盡為收書。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庭前生瑞草,好事不如無。 欲求生富貴,須下死工夫。 百年成之不足,一旦敗之有餘。 人心似鐵,官法如爐。 善化不足,惡化有餘。 水太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 知者減半,省者全無。 在家由父,出家從夫。 癡人畏婦,賢女敬夫。 是非終日有,不聽自然無。 寧可正而不足,不可邪而有餘。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竹籬茅舍風光好,道院僧堂終不如。 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 道院迎仙客,書堂隱相儒。 庭栽棲鳳竹,池養化龍魚。 結交須勝己,似我不如無。 但看三五日,相見不如初。 人情似水分高下,世事如雲任卷舒。 會說說都是,不會說無禮。 磨刀恨不利,刀利傷人指。 求財恨不得,財多害自己。 知足常足,終身不辱。 知止常止,終身不恥。 有福傷財,無福傷己。 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若登高必自卑,若涉遠必自邇。 三思而行,再思可矣。 使口不如自走,求人不如求己。 小時是兄弟,長大各鄉裡。 妒財莫妒食,怨生莫怨死。 人見白頭嗔,我見白頭喜。 多少少年亡,不到白頭死。 牆有逢,壁有耳。 好事不出門,惡事傳千里。 賊是小人,知過君子。 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也。 貧窮自在,富貴多憂。 不以我為德,反以我為仇。 寧向直中取,不可曲中求。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知我者為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晴天不肯去,只待雨淋頭。 成事莫說,覆水難收。 是非只為多開口,煩惱皆因強出頭。 忍得一時之氣,免得百日之憂。 近來學得烏龜法,得縮頭時且縮頭。 懼法朝朝樂,欺公日日憂。 人生一世,草生一春。 黑髮不知勤學早,看看又是白頭翁。 月到十五光明少,人到中年萬事休。 兒孫自有兒孫福,莫為兒孫作馬牛。 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憂。 路逢險處難迴避,事到頭來不自由。 藥能醫假病,酒不解真愁。 人貧不語,水準不流。 一家有女百家求,一馬不行百馬憂。 有花方酌酒,無月不登樓。 三杯通大道,一醉解千愁。 深山畢竟藏猛虎,大海終須納細流。 惜花須檢點,愛月不梳頭。 大抵選他肌骨好,不擦紅粉也風流。 受恩深處宜先退,得意濃時便可休。 莫待是非來入耳,從前恩愛反為仇。 留得五湖明月在,不愁無處下金鉤。 休別有魚處,莫戀淺灘頭。 去時終須去,再三留不住。 忍一句,息一怒,饒一著,退一步。 三十不豪,四十不富,五十將來尋死路。 生不論魂,死不認屍。 父母恩深終有別,夫妻義重也分離。 人生似鳥同林宿,大限來時各自飛。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 人無橫財不富,馬無野草不肥。 人惡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 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 黃河尚有澄清日,豈可人無得運時。 得寵思辱,安居慮危。 念念有如臨敵日,心心常似過橋時。 英雄行險道,富貴似花枝。 人情莫道春光好,只怕秋來有冷時。 送君千里,終須一別。 但將冷眼看螃蟹,看你橫行到幾時。 見事莫說,問事不知。 閒事休管,無事早歸。 假緞染就真紅色,也被旁人說是非。 善事可作,惡事莫為。 許人一物,千金不移。 龍生龍子,虎生豹兒。 龍遊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 一舉首登龍虎榜,十年身到風凰池。 十年窗下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 酒債尋常行處有,人生七十古來稀。 養兒待老,積穀防饑。 雞豚狗彘之畜,無失其時。 數家之口,可以無饑矣。 常將有日思無日,莫把無時當有時。 時來風送滕王閣,運去雷轟薦福碑。 入門休問榮枯事,觀看容顏便得知。 官清書吏瘦,神靈廟祝肥。 息卻雷霆之怒,罷卻虎狼之威。 饒人算人之本,輸人算人之機。 好言難得,惡語易施。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道吾好者是吾賊,道吾惡者是吾師。 路逢俠客須呈劍,不是才人莫獻詩。 三人同行,必有我師,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少壯不努力,老大徒悲傷。 人有善願,天必佑之。 莫飲卯時酒,昏昏醉到酉。 莫罵酉時妻,一夜受孤淒。 種麻得麻,種豆得豆。 天眼恢恢,疏而不漏。 見官莫向前,做客莫在後。 寧添一鬥,莫添一口。 螳螂捕蟬,豈知黃雀在後。 不求金玉重重貴,但願兒孫個個賢。 一日夫妻,百世姻緣。 百世修來同船渡,千世修來共枕眠。 殺人一萬,自損三千。 傷人一語,利如刀割。 枯木逢春猶再發,人無兩度再少年。 未晚先投宿,雞鳴早看天。 將相胸前堪走馬,公侯肚裏好撐船。 富人思來年,窮人思眼前。 世上若要人情好,賒去物件莫取錢。 死生有命,富貴在天。 擊石原有火,不擊乃無煙。 為學始知道,不學亦徒然。 莫笑他人老,終須還到老。 但能依本分,終須無煩惱。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貞婦愛色,納之以禮。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日子不到。 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 一人道好,千人傳實。 凡事要好,須問三老。 若爭小可,便失大道。 年年防饑,夜夜防盜。 學者如禾如稻,不學者如蒿如草。 遇飲酒時須飲酒,得高歌處且高歌。 因風吹火,用力不多。 不因漁父引,怎得見波濤。 無求到處人情好,不飲從他酒價高。 知事少時煩惱少,識人多處是非多。 入山不怕傷人虎,只怕人情兩面刀。 強中更有強中手,惡人須用惡人磨。 會使不在家豪富,風流不用著衣多。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 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黃金未為貴,安樂值錢多。 世上萬般皆下品,思量唯有讀書高。 世間好語書說盡,天下名山僧佔多。 為善最樂,為惡難逃。 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 你急他未急,人閒心不閒。 隱惡揚善,執其兩端。 妻賢夫禍少,子孝父心寬。 既墜釜甑,反顧無益。 翻覆之水,收之實難。 人生知足何時足,人老偷閒且是閒。 但有綠楊堪繫馬,處處有路透長安。 見者易,學者難。 莫將容易得,便作等閒看。 用心計較般般錯,退步思量事事難。 道路各別,養家一般。 從儉入奢易,從奢入儉難。 知音說與知音聽,不是知音莫與彈。 點石化為金,人心猶未足。 信了肚,賣了屋。 他人觀花,不涉你目。 他人碌碌,不涉你足。 誰人不愛子孫賢,誰人不愛千鍾粟。 莫把真心空計較,五行不是這題目。 與人不和,勸人養鵝。 與人不睦,勸人架屋。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河狹水急,人急計生。 明知山有虎,莫向虎山行。 路不行不到,事不為不成。 人不勸不善,鐘不打不鳴。 無錢方斷酒,臨老始看經。 點塔七層,不如暗處一燈。 萬事勸人休瞞昧,舉頭三尺有神明。 但存方寸土,留與子孫耕。 滅卻心頭火,剔起佛前燈。 惺惺常不足,懵懵作公卿。 眾星朗朗,不如孤月獨明。 兄弟相害,不如自生。 合理可作,小利莫爭。 牡丹花好空入目,棗花雖小結實成。 欺老莫欺小,欺人心不明。 隨分耕鋤收地利,他時飽滿謝蒼天。 得忍且忍,得耐且耐。 不忍不耐,小事成大。 相論逞英雄,家計漸漸退。 賢婦令夫貴,惡婦令夫敗。 一人有慶,兆民鹹賴。 人老心未老,人窮志莫窮。 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 殺人可恕,情理難容。 乍富不知新受用,乍貧難改舊家風。 座上客常滿,樽中酒不空。 屋漏更遭連年雨,行船又遇打頭風。 筍因落籜方成竹,魚為奔波始化龍。 記得少年騎竹馬,看看又是白頭翁。 禮義生於富足,盜賊出於貧窮。 天上眾星皆拱北,世間無水不朝東。 君子安平,達人知命。 忠言逆耳利於行,良藥苦口利於病。 順天者存,逆天者亡。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夫妻相合好,琴瑟與笙簧。 有兒貧不久,無子富不長。 善必壽老,惡必早亡。 爽口食多偏作藥,快心事過恐生殃。 富貴定要安本分,貧窮不必枉思量。 畫水無風空作浪,繡花雖好不聞香。 貪他一斗米,失卻半年糧。 爭他一腳豚,反失一肘羊。 龍歸晚洞雲猶濕,麝過春山草木香。 平生只會量人短,何不回頭把自量。 見善如不及,見惡如探湯。 人貧志短,馬瘦毛長。 自家心裏急,他人未知忙。 貧無達士將金贈,病有高人說藥方。 觸來莫與說,事過心清涼。 秋至滿山多秀色,春來無處不花香。 凡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 清清之水,為土所防。 濟濟之士,為酒所傷。 蒿草之下,或有蘭香。 茅茨之屋,或有侯王。 無限朱門生餓殍,幾多白屋出公卿。 醉後乾坤大,壺中日月長。 萬事皆已定,浮生空白茫。 千里送毫毛,禮輕仁義重。 一人傳虛,百人傳實。 世事明如鏡,前程暗似漆。 光陰黃金難買,一世如駒過隙。 良田萬傾,日食一升。 大廈千間,夜眠八尺。 千經萬典,孝義為先。 一字入公門,九牛拖不出。 衙門八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 富從升合起,貧因不算來。 家中無才子,官從何處來。 萬事不由人計較,一生都是命安排。 急行慢行,前程只有多少路。 人間私語,天聞若雷。 暗室虧心,神目如電。 一毫之惡,勸人莫作。 一毫之善,與人方便。 欺人是禍,饒人是福。 天眼恢恢,報應甚速。 聖賢言語,神欽鬼伏。 人各有心,心各有見。 口說不如身逢,耳聞不如目見。 養軍千日,用在一朝。 國清才子貴,家富小兒驕。 利刀割體痕易合,惡語傷人恨不消。 公道世間唯白髮,貴人頭上不曾饒。 有錢堪出眾,無衣懶出門。 為官須作相,及第必爭先。 苗從地發,樹向枝分。 父子和而家不退,兄弟和而家不分。 官有正條,民有和約。 閒時不燒香,急時抱佛腳。 幸生太平無事日,恐逢年老不多時。 國亂思良將,家貧思賢妻。 池塘積水須防旱,田地勤耕足養家。 根深不怕風搖動,樹正無愁月影斜。 奉勸君子,各宜守己。 只此程式,萬無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