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 之 語》

《人語集萃》A:前3000-前1
《人語集萃》B:公元1-1644
《人語集萃》C:1645-1800
《人語集萃》D:1801-1840
《人語集萃》E:1841-1880
《人語集萃》F:1881-1911
《人語集萃》G:1912以來

[編按]余自少喜集名人雋語,舉凡讀過中外著作,均將佳句抄下,積成滿滿一本。孰料在史無前例的十年“武鬥”間,在大學的自己辦公室裏,該珍本竟連同數冊日記和平生唯一小說稿(《初戀 :一個真實的生活悲劇》),乃至十數枚各級運動會獎章,一併“不翼而飛”,實乃痛心疾首,自是再也不寫日記、不錄箴言了!

方今互聯網時代,憑藉Google、Wiki、百度一類電子工具,蒐尋資料較易,自己又編製有南溟網此一自由天地,於是在步入杖朝之年又萌生輯存語錄之念想。是故,《人之語》誕生了。所謂“人”,不專指聖人、賢人、偉人、名人,尚含凡人、常人、庸人甚至惡人,絕不“因人廢言”,只要自成一格、言之成理即收;至於“語”,搜羅範圍較廣,包括言而有物、語之有據而非胡說八道、語無倫次的言論、佳語、詩詞名句,編輯方針是真人方錄,不論中外者均盡量覓得原名及年代,排列順序則大致依各人出生年份或所處時代而不分國籍。因篇幅有限,乃按出生年份將全稿分成七節(見上)。

鑒於知識無涯、生命有限、時光荏苒、精力難聚,本文將無定本而需不斷完善,也無任歡迎有心人修訂及增補[來函可通過本網的“學友來鴻”,或網主公佈的電郵地址]。
(2016年2月22日,丙申猴年正月十五)

截至2016年5月30日,初步統計已收語錄者共950人(中國400人,外國550人)。其中:公元前85人(中55,外30);公元1-1644年間250人(中180,外70);1644-1911年間490人(中120,外370);1912年以來125人(中45,外80)。耋年采編,恭請指正!

《人語集萃》E:公元1841-1880

布坎南(R. Buchanan)             克里孟梭(G. Clemenceau) 霍姆斯(O. W. Holmes
比爾斯(A. Bierce)                  丁謙                               尼采(F. W. Nietzsche)
法朗士(J. A. France)              列賓(I. Y. Repin)              丹尼爾(J. Daniel)
顯克微支(H. A. Sienkiewicz)    愛迪生(T. A. Edison)        福斯特(G. E. Foster)
克拉克(J. B. Clark)                 黃遵憲                            奧斯勒(W. Osler)
路易絲公主(Princess Louise)    巴甫洛夫(I. P. Pavlov)      莫泊桑(H. Maupassant)
斯蒂文森(R. L. Stevenson)      林紓(林琴南)                    赫伯特(Herbert H. A.)
何塞・馬蒂(J. J. Martí Pérez)    索洛維約夫(V. Solovyov)   柯羅連科(V. G. Korolenko)
王爾德(O. Wilde)                   嚴復                               伊斯特曼(G. Eastman)
米丘林(I. V. Michurin)            哈伯德(E. Hubbard)         普列漢諾夫(G. Plekhanov)
威爾遜(T. W. Wilson)             佛洛依德(S. S. Freud)       蕭伯納(G. Bernard Shaw)
約瑟夫(Joseph Conrad)          康有為                            居里(P. Curie)
柯南‧道爾(A. Conan Doyle)     豪斯曼(A. E. Housman)    艾利斯(H. H. Ellis)
杜威(J. Dewey)                     契訶夫(A. P. Chekhov)     巴里(J. M. Barrie)
斯韋沃(I. Svevo)                   泰戈爾(R. Tagore)            懷特黑德(A. N. Whitehead)
麥金德(Halford John Mackinder)
歐・亨利(O. Henry)                  施瓦伯(C. Schwab)          桑塔亞納(G. Santyanna)
雷納(P. J. Renard)                 丘逢甲                            伏尼契(E. L. Voynich)
譚嗣同                                  哈定(W. G. Harding)        蔣智由
魯德亞德(J. Rudyard Kipling)   貝倫森(B. Berenson)        孫中山(孫文)
羅曼・羅蘭(R. Rolland)             威爾斯(H. G. Wells)          貝爾納(T. Bernard)
克羅齊(B. Croce)                   貝納勉特(J. Benavente)     高爾斯華綏(J. Galsworthy)
居里夫人(Maria S. Curie)        羅斯坦(E. E. A. Rostand)   尼古拉二世(Nicolaus II)
萊蒙特(W. Reymont)              高爾基(M. Gorky)             蔡元培(蔡孓民)
章炳麟(章太炎)                       甘地(M. K. Gāndhī)          紀德(A. P. G. Gide)
列寧(V. I. Lenin)                    斯特娜夫人(Mrs. Stoner)   庫普林(A. I. Kuprin)
萊哈爾(F. Lehar)                    光緒帝(愛新覺羅‧載湉)        德萊塞(T. H. A. Dreiser)
布魯姆(A. L.. Blum)                羅素(B. A. W. Russell)      徐錫麟
梁啟超(梁任公)                       瑟馬克(A. Cermak)           普利什文(M. Pristina Man)
馬雷(W. Mare)                       黃興(黃克強)                    凱西爾(E. Cassirer)
魏茨曼(C. A. Weizmann)         邱吉爾(W. L. Churchill)     毛姆(W. S. Maugham)
陳天華                                  秋瑾                                加里寧(M. Kalinin)
傑克・倫敦(Jack London)          屈維廉(G. M. Trevelyan)   陳叔通
王國維                                   徐特立                            P. 維拉(Pancho Villa)
寺田寅彥                                L.巴瑞摩爾(L. Barrymore) 黃炎培
吳玉章                                  陳獨秀                            莫里茲(Móricz Zsigmond)
厄斯金(J. Erskine)                  斯大林(J. V. Stalin)          愛因斯坦(A. Einstein)
E. 巴瑞摩爾(Ethel Barrymore)  于右任                            斯賓格勒(O. G. Spengler)
普列姆昌德(M. Premchand)      弘一法師(李叔同)              門肯(H. L. Mencken)
霍蘭(G. Holland Sabine)         陳垣(陳援庵)

●[英國]羅・布坎南(Robert Buchanan,1841-1901)
※十全十美雖無法達到,但卻值得追求。

●[法國]克里孟梭(Georges Clemenceau,1841-1929)
※這次,時間會很長。(This time it will be a long one.)[臨終遺言]

●[美國]奧利弗・W. 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 Jr.,1841-1935)
※沒有自由的民主社會可能變得富裕、文雅、華麗,甚至輝煌,因其平頭百姓舉足輕重而顯得強大;在那裏可以看到私人品德、家庭良父、誠實商人和可尊敬的產業主;甚至還會見到優秀的基督迷,因為他們的祖國不在塵世,而他們宗教的榮耀就是在最腐敗的時尚中,在最惡劣的政府下,造就優秀基督徒;羅馬帝國最腐朽的時代就曾充斥著優秀的基督徒。但是我敢說,在此類社會中是絕對見不到偉大的公民,尤其是偉大的人民的,而且我敢肯定,只要平等與專制結合在一起,心靈與精神的普遍水準便將永遠不斷地下降。

●[美國]比爾斯(Ambrose Bierce,1842-約1914)
※金錢幾乎象徵著人們的利益和幸福所必需的一切……金錢意味著自由,自立和權利。

●[清代]丁謙(1843-1919)
※文章,公器也。是非所在,無用迴護,指予疑誤,願拜厚貺。

●[德國]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1844-1900)
※憎恨之中也隱藏著一種妒忌:我們想勝過敵人。[《遺篇》]

●[法國]法朗士[Jacques Anatole François Thibault (Anatole France),1844-1924]
※最難得的勇氣,是思想的勇氣。
※富於美之中的真要比真本身更高尚深奧。

●[俄國]列賓[Илья Ефимович Репин (Ilya Yafimovich Repin),1844-1930]
※靈感,不過是“頑強地勞動而獲得的獎賞”。

●[美國]傑克・丹尼爾(Jack Daniel,約1846-1907)
※最後一杯,謝謝。[酒商的臨終遺言]

●[波蘭]顯克微支(Henryk Adam Aleksander Pius Sienkiewicz,1846-1916)
※儘管世界和人生是壞透了,其中卻有一件東西永遠是好,那便是青春。
※他一向相信那曾經征服世界的劍和拳頭的力量將永遠支配著世界,如今生平第一次看見了在這種力量之外還有別的東西。

●[美國]愛迪生(Thomas Alva Edison,1847-1931)
※人生太短暫了,事情是這樣的多,能不兼程而進嗎?
※人生在世界是短暫的,對這短暫的人生,我們最好的報答就是工作。
※如果你希望成功,當以恒心為良友,以經驗為參謀,以當心為兄弟,以希望為哨兵。
※任何問題都有解決的辦法,無法可想的事是沒有的。
※書對於智慧,也像體操對於身體一樣。
※讀書之於腦,猶運動之於身體。
※書籍是天才留給人類的遺產,世代相傳,更是給予那些尚未出世者的禮物。
※教育之於人有如雕刻之於大理石。
※偉大人物最明顯標誌,就是他堅強的意志。
※一個人要先經過困難,然後踏入順境,才覺得受用、舒服。
※無論何時,不管怎樣,我也絕不允許自己有一點灰心喪氣。
※天才是百分之一的靈感,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
※我不以為我是天才,只是竭盡全力去做而已。
※失敗也是我需要的,它和成功對我一樣有價值。只有在我知道一切做不好的方法以後,我才知道做好一件工作的方法是什麼。
※若你能舉出一個徹底滿足的人,我可以告訴你他就是個失敗的人。
※雖然我們總是歎息生命的短促,但我們卻在每個階段都盼望它的終結。兒童時期盼望成年,成年盼望成家,之後又想發財,繼之又希望獲得名譽地位,最後又想歸隱。
※凡是希望榮譽而舒適地度過晚年的人,他必須在年輕時想到有一天會衰老;這樣,在年老時,他也會記得曾有過年輕。
※如果我曾經或多或少地激勵了一些人的努力,我們的工作曾經或多或少地擴展了人類的理想範圍,因而給這個世界增添了歡樂,那我也就感到滿足了。
※好動與不滿足是進步的第一必需品。
※想像必須是熱的,才能夠使它以外界事物所收到的形象留下模印。
※凡是新的不平常的東西都能在想像中引起一種樂趣,因為這種東西使心靈感到一種愉快的驚奇,滿足它的好奇心,使它得到原來不曾有過的一種觀念。
※如果你年輕時不學會思考,那就永遠不會。(If you do not learn to think when you are young, you may never learn. )
※風景那邊獨好。(It is very beautiful over there.)[臨終遺言]

●[加拿大]喬治・福斯特(George Eulas Foster,1847-1931)
※英國[積極不干預歐洲大陸事務]奉行“光榮孤立”(Splendid Isolation)[的政策]。 [按:“光榮孤立”政策雖長期由本傑明•迪斯雷利與羅伯特•蓋斯科因-塞西爾(索爾茲伯里侯爵)擔當首相時所主導,但此詞則由訪問英國的加拿大議員喬治‧福斯特所提出。]

●[美國]約翰‧克拉克(John Bates Clark,1847-1938)
※筆墨是智慧的犁鏵。
※筆桿子已成為號角。
※在這世界上,一萬個人中間只不過一人成功。
※想做老實人,甚麼時候開始都不遲。

●[清代]黃遵憲(1848-1905)
※馮將軍,英名天下聞。將軍少小能殺賊,一出旌旗雲變色。江南十載戰功高,黃褂色映花翎飄。中原蕩清更無事,每日摩挲腰下刀。何物島夷橫割地,更索黃金要歲幣。北門管鑰賴將軍,虎節重臣親拜疏。將軍劍光方出匣,將軍謗書忽盈篋。將軍鹵莽不好謀,小敵雖勇大敵怯。將軍氣湧高於山,看我長驅出玉關。平生蓄養敢死士,不斬樓蘭今不還。手執蛇矛長丈八,談笑欲吸匈奴血。左右橫排斷後刀,有進無退退則殺。奮梃大呼從如雲,同拼一死隨將軍。將軍報國期死君,我輩忍孤將軍恩!將軍威嚴若天神,將軍有令敢不遵, 負將軍者誅及身。將軍一叱人馬驚,從而往者五千人。五千人馬排牆進,綿綿延延相擊應。轟雷巨炮欲發聲,既戟交胸刀在頸。敵軍披靡鼓聲死,萬頭竄竄紛如蟻。十蕩十決無當前,一日橫馳三百里。籲嗟乎!馬江一敗軍心懾,龍州拓地賊氛壓。閃閃龍旗天上翻,道鹹以來無此捷。得如將軍十數人,制梃能撻虎狼秦;能興滅國柔強鄰,嗚呼安得如將軍![《馮將軍歌》]
※海水一泓煙九點,壯哉此地實天險!炮臺屹立如虎闞,紅衣大將威望儼。下有窪池列钜艦,晴天雷轟夜電閃。最高峰頭縱遠覽,龍旗百丈迎風颭。長城萬裡此為塹,鯨鵬相摩圖一噉。昂頭側睨何眈眈,伸手欲攫終不敢。謂海可填山易撼,萬鬼聚謀無此膽。一朝瓦解成劫灰,聞道敵軍蹈背來。[《哀旅順》]
※一自珠崖棄,紛紛各效尤。瓜分惟客聽,薪盡向予求。秦楚縱橫日,幽燕十六州。未聞南北海,處處扼咽喉。[《書憤》]
※寸寸山河寸寸金,侉離分裂力誰任?杜鵑再拜憂天淚,精衛無窮填海心。[《贈梁任父母同年》]
※大塊鑿混沌,渾渾旋大圜;隸首不能算,知有幾萬年。羲軒造書契,今始歲五千;
以我視後人,若居三代先。俗儒好尊古,日日故紙研;六經字所無,不敢入詩篇。古人棄糟粕,見之口流涎;沿習甘剽盜,妄造叢罪愆。黃土同摶人,今古何愚賢;即今忽已古,斷自何代前?明窗敞流離,高爐蒸香煙;左陳端溪硯,右列薛濤箋;我手寫我口,古豈能拘牽!即今流俗語,我若登簡編;五千年後人,驚為古斕斑。[《雜感》]

●[加拿大]威廉・奧斯勒(Sir William Osler,1848-1919)
※在任何行業中,走向成功的第一步,是對它產生興趣。
※我們要盡可能為生活增加一些東西,而不是從中索取什麼。(We are here to add what we can to life, not to get what we can from it. )

●[普魯士]路易絲公主[The Princess Louise, Duchess of Argyll(Louise Caroline Alberta),1848-1939]
※我是女王,但是我沒有權力挪動我的胳膊。(I am a Queen, but I have not the power to move my arms.)[臨終遺言]

●[蘇聯]巴甫洛夫[Иван Петрович Павлов (Ivan Petrovich Pavlov),1849-1936]
※要循序漸進。
※要想一下子知道,就意味著什麼也不知道。
※當你工作和研究的時候,必須具有強烈的激情。
※天才就是把注意力集中在所研究的那門學問上的最高能力。
※雖不是人到中年萬事休,我怎肯虛度了光陰。在世界上我們只活一次,所以應該愛惜光陰。必須過真實的生活,過有價值的生活。

●[法國]莫泊桑(Henry-René-Albert-Guy de Maupassant,1850-1893)
※天才不過是不斷的思索,凡是有腦子的人,都有天才。
※喜歡讀書,就等於把生活中寂寞的時光換成巨大享受的時刻。
※世上真不知有多少能夠成功立業的人,都因為把難得的時間輕輕放過而致默默無聞。
※人生活在希望之中,舊的希望實現了,或者泯滅了,新的希望的烈焰隨之燃燒起來。如果一個人只管活一天算一天,什麼希望也沒有,他的生命實際上也就停止了。
※生活永遠不可能像你想像得那麼好,但是也不會像你想像得那麼糟,無論是好的,還是糟的時候都需要堅強![《一生》]
※我覺得人的脆弱和堅強都超乎自己的想像。有時,我可能脆弱得一句話就淚流滿面;有時,也發現自己咬著牙走了很長的路。[《羊脂球》]

●[英國]斯蒂文森(Robert Louis Stevenson,1850-1894)
※醫生是我們文明世界的精華。
※青春時期的任何事情都是考驗。
※只有知道了通往今天的路,我們才能清楚而明智地規劃未來。
※希望是永遠的喜悅,有如人類擁有的土地,是每年有收穫、絕不會耗盡的確實財產。
※與其求取成功,毋寧不因失敗而鬆懈才是重要的。
※把恐懼留在自己心中,把勇氣與他人共用。
※在這個世界上,既然燕爾打撈婚乃至重大決戰都在不斷發生,我們大家每天到了一定時間,又能有滋有味、利利索索把一堆好吃的東西一勞永逸、有來無回地塞進我們這個身之所寄的皮囊裏,那麼,這個成績看來也就算不小了。粗粗一看,在這是非蜂起的世上,只要盡其在我、有所獲得,也就可以算達到了人生惟一的目標。然而,從人的精神狀態看來,這僅僅是皮相之見。
※欲望和好奇像是兩隻眼睛,通過它們,人們看到世界上充滿了最為神奇的色彩;它們使得世上的女人美豔奪目,使得古老的化石引人入勝;一個人可以把產業揮霍一空,淪落為乞丐,但只要他還有這兩道護身靈符,他就仍然不缺歡樂的希望。假如一個人一頓飯能吃下許多濃縮而全面的食物,使他永遠不再感到饑餓;假如一個人一眼就能看穿世界上的形形色色,知識的欲望完全得到了滿足;假如一個人在一切方面都能做到這一點——那麼,這個人不是從此再也沒有什麼樂趣了嗎? [《理想中的黃金國》]

●[清代]林紓(林琴南,1852-1924)
※實則韓氏之能,能詳人之所略,又略人之所詳。常人恒設之籬樊,學韓則障礙為之空;常人流滑之口吻,學韓則結習為之除。漢所謂“摧陷廓清”者,或在是也。[《韓柳文研究法》]

●[英國]赫伯特(Herbert Henry Asquith,1852-1928)
※失掉信用的人,在這個世界上是已經死了。

●[古巴]何塞・馬蒂(José Julián Martí Pérez,1853-1895)
※1810的的詩篇沒有結束,我要寫完它最後的一節。
※權利不是哀求得來的,它是要用武力奪取的!
※人民,愁苦的大眾,才是革命的真正領導者。這是專制者所不瞭解的。
※要號召人民投入戰爭,首先必須告訴他們:戰爭為了誰和走向哪裏,勝利之後將給他們帶來甚麼。
※拉丁美洲在犯一個嚴重的錯誤:在幾乎完全依靠農產品生存的人民中,教育卻不合情理地只為城市生活而不為農村生活培養人才。
※古巴的工人沒有拒絕對共和國的幫助,雖然在明天當共和國勝利的時候,在百忙之中可能不會記起,誰在這個困難的時刻,為了讓爭取祖國事業的戰士手握武器,而失去自己全家的麵包和廉價的酒,失去自己子女的衣服和藥物……。用自己起繭的雙手對自由和正義的寶庫作出珍貴的貢獻的古巴人……那些人是祖國引為自傲的人。
※一個人並不因為他屬於某一種族,就具有特權……黑人並不因為他的皮膚是黑色,就高於或低於任何人。
※解放戰爭和共同勞動迫使全體古巴人(不分膚色)都永遠忘記奴隸制度所散播的仇恨,因為它會把他們彼此分隔開來。……依靠黑人的強有力的支持,共和國滿懷信心地向前邁進,黑人從來也沒有侵害過共和國。只有那些敵視黑人的人,才強說黑人懷有仇恨心。
※我曾生活在惡魔[指美帝國主義]的心臟,因此熟知他的五臟六腑。
※對財富的過分崇拜,使這個共和國[指USA]裏流行著不平等、不公道和君主制國家所固有的殘暴,……共和國變成了隱蔽的君主國。
※哦,可愛的墨西哥!可敬的墨西哥!我看到了威脅著你的危險。貪婪的鄰居從北方威脅著你。
※過去,西班牙美洲曾經從西班牙的壓迫下獲得了解放。而現在,在冷靜地分析了邀請我們各國參加[泛美]大會的各種前提和原因之後,應當老實地說,西班牙美洲第二次宣佈自己獨立的時間已經到來了。
※古巴人不願意也不需要把古巴併入美國。
※地理情況─靠近─只能在某些候補學士們或學士們的頭腦中引起必須在政治上[同美國]合併的想法……合併主義是對人民力量不信任及在人民力量與解放戰爭面前恐懼的產物。
※[古巴人力求不讓]穿著美國制服的新老爺代替西班牙主人。……不,我們的目的是建立正義的有著健全基礎的共和國,……我們需要的不是傀儡,而是我們自己創立的代表我國利益的政府。
※我每一分鐘都可能為祖國而死,為自己的職責而倒下去……為的是爭得古巴的獨立,以便及時地防止美國霸佔安的列斯群島,進而襲擊我們美洲的土地。我迄今所作的一切以及我將要作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個。[遺信]

●[俄國]索洛維約夫[Владимир Сергеевич Соловьёв (Vladimir Solovyov ),1853-1900]
※愛情只在深刻的、神秘的直觀世界中才能產生,才能存在。生兒育女不是愛情本身的事。

●[俄國]柯羅連科[Влади́мир Галактио́нович Короле́нко (Vladimir Galaktionovich Korolenko),1853-1921]
※生活就是戰鬥。

●[英國]王爾德(Oscar Wilde,1854-1900)
※美高於善,善勝過醜
※唯有不要我們操心的事物才是美好的。
※世界上只有一件事比被人議論還要糟糕,那就是不被議論。。
※別人都可怕,只有自己才是最可靠的朋友。[《理想丈夫》]
※我擇和顏悅色者為友,愛與秉性善良者相交,願以足智多謀者為敵。選擇敵人總是越謹慎越好。[《道林‧格雷的畫像》]
※世界上如果少一些同情,世界也就會少一些麻煩。(If there were less sympathy in the world, there would be less trouble in the world.)
※不換掉那壁紙的話我就走。(Either that wallpaper goes, or I do.)[臨終遺言]

●[清代]嚴復(1854-1921)
※求治翻為罪,明時誤愛才。伏屍名士賤,稱疾詔書哀。燕市天如晦,宣南雨又來。 臨河鳴犢歎,莫遣寸心灰。[《戊戌八月感事》]

●[美國]G. 伊斯特曼(Gorge Eastman,1854-1932)
※致我的朋友:我的使命已經完成,為什麼要等呢?(To my friends: My work is done. Why wait?)[臨終遺言]

●[蘇聯]米丘林[Иван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 Мичурин (Ivan Vladimirovich Michurin),1855-1935]
※在創作家的事業中,每一步都要深思而後行,而不是盲目地瞎碰。

●[美國]埃・哈伯德(Elbert Hubbard,1856-1915)
※天才就是迴避艱苦工作的能力。

●[俄國]普列漢諾夫[Георгий Валентинович Плеханов (Plekhanov),1856-1918]
※有教養的頭腦的第一個標誌就是善於提問。

●[美國]威爾遜(Thomas Woodrow Wilson,1856-1924)
※要有自信,然後全力以赴─假如具有這種觀念,任何事情十之八九都能成功。
※我已經準備就緒。[臨終遺言]

●[奧地利]佛洛依德[Sigmund Freud(Sigismund Schlomo Freud),1856-1939]
※夢是一種在現實中實現不了和受壓抑的願望之滿足。[《夢的解析》]

●[愛爾蘭]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1856-1950)
※我希望世界在我去世的時候要比我出生的時候更美好。
※美貌開始是令人傾心的,但在家裏放三天後,誰還會再瞅它一眼呢?
※理智的人使自己適應這個世界;不理智的人卻硬要世界適應自己。所以人類進步靠的是不明智的人。
※行動是通往知識的唯一道路。(Activity is the only road to knowedge.)
※世界上有成就的人都是能放開眼光找他們所需要的境遇的人,要是找不著,就自己創造。
※家是世界上唯一隱藏人類缺點與失敗的地方,它同時也蘊藏著甜蜜的愛。
※除非你能消除人類愛國的心,否則世界永遠不會太平。
※錢是世界上最重要東西,它代表著健康、力量、榮譽、慷慨和美麗。
※在一個醜惡、不幸的世界裏,最有錢的人所能買到的也只是醜惡和不幸。
※如果我們不能建築幸福的生活,我們就沒有任何權力享受幸福;這正如沒有創造財富就無權享受財富一樣。
※這是生命中真正的喜悅:生命為自己認為崇高的目標所利用;生命在自己被丟到廢物堆上之前,就已經完全用盡;生命是大自然的一股力量,而不是愁病交纏,狂熱地自私的小肉體,只會抱怨這世界沒有盡力使你快樂。
※我的姐妹,你想讓我像個老古董活下去嗎,但是我完了,我已經結束了,我要走了。(Sister, you’re trying to keep me alive as an old curiosity but I’m done, I’m finished, I’m going to die.)[臨終遺言]

●[波蘭]約瑟夫[Józef Teodor Konrad Nałęcz Korzeniowski(Joseph Conrad), 1857-1924]
※不存在沒有熱情的智慧,也不存在沒有知能的熱情,如果沒有勤奮,也不存在熱情與才能的結合。

●[清代]康有為(1858-1927)
※中天臺觀高寒,但見白日悠然黃河翻滾;東京夢華銷盡,徒歎城郭猶是人民已非。[題河南省開封龍亭]
※粵海重關二虎尊,萬龍轟鬥事何存?至今遺壘餘殘石,白浪如山過虎門。[《過虎門》]
※秋風立馬越王台,混混龍蛇最可哀。十七史從何說起?三千劫幾時輪回?腐儒心事呼天問,大地山河跨海來。臨睨飛雲橫八表,豈無倚劍歎雄才?[《秋登越王台》]
※天龍作騎萬靈從,獨立飛來縹緲峰。懷抱芳馨蘭一握,縱橫宙合霧千重。眼中戰國成爭鹿,海內人才孰臥龍?撫劍長號歸去也,千山風雨嘯青峰![《出都留別諸公(其一)》]
※歷歷維新夢,分明百日中。莊嚴對宣室,哀痛起桐宮。禍水滔中夏,堯台悼聖躬。 小臣東海淚,望帝杜鵑紅。[《戊戌八月國變紀事》]

●[法國]居里(Pierre Curie,1859-1906)
※要使山谷肥沃,就得時常栽樹。我們應該注意培養人才。

●[英國]柯南・道爾(Sir Arthur Conan Doyle,1859-1930)
※一聲不吭的狗咬人最狠毒。
※勇敢是愚蠢最好聽的代言詞。
※人類是渺小的,工作才是一切。
※研究人類要從研究具體的人著手。
※謙虛和驕傲都是與事實相背而行的。
※頭腦是我的一切,身體只是一個附件。
※我從不假設例外,例外會打破調查的原則。
※對一個偉大的人而言,沒有微不足道的事情。
※將異常的東西和神秘混淆起來是十分錯誤的。
※沒有什麼比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更能迷惑人了。
※好的劇本需要全情投入的觀眾,好的獨裁也是。
※世界上本沒有什麼新鮮事兒,都是前人玩過的把戲。
※可是,危險關頭還看不到危險,那便是有勇無謀了。
※一個蠢貨,往往會得到一個比他更蠢的傢夥的仰慕和贊美。
※對我來說,越是細小的東西就越是重要已經成了我的格言。
※生活是很枯燥的。我的一生就是力求不要在平庸中虛度光陰。
※人生短暫,若想臻於完美,對世俗之輩來說,無異於癡人說夢!
※不論多麼天衣無縫的犯罪,只要是人做的,就沒有解不開的道理。
※排除了一切的不可能,剩下的不管多麼難以置信,一定就是真相。(When you have eliminated the impossible, whatever remains, however improbable, must be the truth.)
※要是一個女士迫切需要幫助,作為一個紳士不應過多考慮個人安危。
※最偉大的政治家之一曾經如是說:“變更工作內容便是最好的休息。”
※我從不猜測,猜測是一個很壞的習慣——會影響正常的邏輯推理能力。
※你必須尋找各種可能解釋事情的方法,然後想辦法看看能否試圖推翻它。
※地獄裏的魔鬼也好,世上的惡人也罷,都不能阻擋我回到自己的家鄉去。
※因世間的一切就像根鏈條;我們只需瞧見其中一環,就可知全體的性質。
※如果一切可能性都無效時,可能真相就保留在看起來不起眼的事物之中。
※不要讓一個人的外表影響你的判斷力,這是最重要的。感情會影響理智的。
※生活平淡,報紙枯燥。大膽和浪漫似乎已經在這個充滿罪惡的世界上絕跡了。
※一個為藝術而藝術的人,常常從最不重要和最平凡的形象中獲得最大的樂趣。
※命運真是難以捉摸啊,如果來世沒有報應,那麼這個世界就是一場殘酷的玩笑。[《戴面紗的房客》]
※人不要在說明事實的理論上打圈圈,應該配合理論的說明,慢慢解開事實真相。
※在沒有得到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是不能進行推理的,那樣的話,只能是誤入歧途。
※如果能保證毀滅你,那麼,為了社會的利益,即使和你同歸於盡,我也心甘情願。(If you can destroy you, then, for the benefit of society, even perish together with you, I am willing. )
※也許你本身不發光,但你是光的載體。有些人本身不具備才華,可具有激發才能的能力。
※犯罪是普遍的,而邏輯是難得的。因此,你思考是更該關注邏輯上的成立多於犯罪本身。
※在這個世界上,你到底做了些什麼,這倒不關緊要。要緊的是,你如何能夠使人相信你做了些什麼。
※我們必須深入生活,只有如此才能獲得新奇的效果和非同尋常的配合,而這本身比任何想像都有刺激性。
※心境安然勝過良藥百倍,只有心境,才是讓人自由馳騁的天地,心境可以把地獄變成天堂,也可以讓天堂變成地獄。
※可是福爾摩斯,他卻豪放不羈,厭惡社會上一切繁縟的禮儀,所以依然住在我們那所貝克街的房子裏,埋頭於舊書堆中。
※你知道魔術家一旦把自己的戲法說穿,他就得不到別人的讚賞了;如果把我的工作方法給你講得太多的話,那麼,你就會得出這樣的結論:福爾摩斯這個人不過是一個十分平常的人物罷了。
※在沒有事實作為參考以前妄下猜測(論點)是個很可怕的錯誤。感覺不正確的人總是用事實去套自己固有的猜測(論點),而不是按正確的方法根據得到的事實來推導結論,看它能否吻合已得到的事實。
※首先要把一切不可能的結論都排除,那其餘的,不管多麼離奇,難以置信,也必然是無可辯駁的事實。或許剩下的是幾種解釋,如果這樣,那就要一一地加以證實,直到最後只剩下一種具有充分根據證明的解釋。
※通俗演講是最容易聽的。但是……我認為這類演講肯定既是表面的又是引入歧途的(挖苦的感歎),通俗講演就其本質來說是寄生的……在實驗室得到的一個最小的新事實,遠勝過任何不會給以後帶來有用結果的通俗講演。[《失落的世界》]
※讓我想想——我還有別的什麼缺點呢?有時我心情不好,一連幾天不開口。這種情況下,您不要以為我在生悶氣,不必管我,我很快就好了。您也有什麼要坦白的嗎?兩個人在同住以前,最好先彼此瞭解一下對方最糟糕的一面。
※我很高興想到,我能為社會翦除由他的存在而帶來的災禍,儘管這恐怕要給我的朋友們,特別是給你,我親愛的華生,帶來悲哀。不過,我已經向你解釋過了,我的生涯已經到了緊要關頭,而對我來說,沒有比這樣的結局更使我心滿意足的了。
※華生老兄!你真是多變的時代裏固定不變的時刻。會刮東風的。這種風在英國還從來沒有刮過。這股風會很冷,很厲害,華生。這陣風刮來,我們好多人可能就會凋謝。但這依然是上帝的風。風暴過去後,更加純潔、更加美好、更加強大的國土將屹立在陽光之下。
※他一個星期服用可卡因,另一個星期又充滿了幹勁,就這樣交替地處於用藥物引起的瞌睡狀態和他自己那種熱烈性格的旺盛精力狀態中。正如往常一樣,他仍醉心於研究犯罪行為,並用他那卓越的才能和非凡的觀察力去 找那些線索和打破那些難解之謎,而這些謎是官廳員警認為毫無希望解答而被放棄了的。
※歇洛克‧福爾摩斯始終稱呼她為那位女人。我很少聽見他提到她時用過別的稱呼。在他的心目中,她才貌超群,其他女人無不黯然失色。這倒並不是說他對愛琳‧艾德勒有什麼近乎愛情的感情。因為對於他那強調理性、嚴謹刻板和令人欽佩、冷靜沉著的頭腦來說,一切情感,特別是愛情這種情感,都是格格不入的。我認為,他簡直是世界上一架用於推理和觀察的最完美無瑕的機器。
※我認為人的腦子本來像一間空空的小閣樓,應該有選擇地把一些傢俱裝進去。只有傻瓜才會把他碰到的各種各樣的破爛雜碎一股腦兒裝進去。這樣一來,那些對他有用的知識反而被擠了出來,或者最多是和許多其他的東西摻雜在一起。因此,在取用的時候也就感到困難了。所以一個會工作的人,在他選擇要把一些東西裝進他的那間小閣樓似的頭腦中去的時候,他確實是非常仔細小心的。除了工作中有用的工具以外,他什麼也不帶進去,而這些工具又樣樣具備,有條有理。如果認為這間小閣樓的墻壁有彈性,可以任意伸縮,那就錯了。請相信我的話,總有一天,當你增加新知識的時候,你就會把以前所熟悉的東西忘了。所以最要緊的是,不要讓一些無用的知識把有用的擠出去。

●[英國]阿・豪斯曼(Alfred Edward Housman,1859-1936)
※像這大千世界一樣,人的心也是千差萬別的。

●[英國]艾利斯(Henry Havelock Ellis,1859-1939)
※痛苦和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拋棄它們就是拋棄生命本身。
※萬物之中,文明是最脆弱的,任何高度的文明都經不起它所面臨的多重危險的威脅。

●[美國]杜威(John Dewey,1859-1952)
※對我來說,信念意味著不擔心。
※失敗是一種教育,知道什麼叫“思考”的人,不管他是成功或失敗,都能學到很多東西。
※教育的目的在於使人能夠繼續教育自己。
※老師總是真正上帝的代言人,真正天國的引路人。
※沒有那個年齡該有的知識,就有那個年齡該有的一切痛苦。
※生命之舟如果缺少知識的重載,就會搖晃不停。

●[俄國]契訶夫[Антон Павлович Чехов(Anton Pavlovich Chekhov),1860-1904)
※我們以人們的目的來判斷人的活動。目的偉大,活動才可以說是偉大的。
※感到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是件多餘的裝飾品,那是很難堪的。活著而又沒有目標是可怕的。
※這種不幸的無依無靠的人是世界上頂頂討厭的人。他們老著臉皮,什麼事都做得出來,這種失意的人遇到罪有應得、活該挨駡的時候,就會舉起充滿的確慚愧感情的眼睛瞧著你,然後現出一臉的苦笑,乖乖地低下頭去,在這種時候連正義本身都不忍心舉起手來跟他為難了。
※我要死了,我已經很久沒有喝過香檳了。(I am dying. I have’t drunk champagne for a long time. )[臨終遺言]

●[蘇格蘭]詹姆斯・巴里(Sir James Matthew Barrie,1860-1937)
※你不能奢望同時是偉大的而又是舒適的。
※我睡不著。[臨終遺言]

●[意大利]伊塔羅・斯韋沃[Italo Svevo (Aron Ettore Schmitz),1861-1928]
※對於生活我們已經誤入其中,但並沒有真正屬於那個世界。

●[印度]泰戈爾(Rabindranath Tagore,1861-1941)
※天空雖不曾留下痕跡,但我已飛過。
※花朵以芬芳熏香了空氣,但它的最終任務,是把自己獻給你。
※青春啊,難道你始終囚禁在狹小圈子裏?你得撕破老年的蠱惑人心的網。
※母親不僅僅屬於家庭,而且還屬於世界。我嘗過做母親的痛苦,但卻沒有做母親的自由。
※那些纏扭著家庭的人,命定要永遠閉臥在無靈魂世界的僵硬的生活中。
※信仰是個鳥兒,黎明還是黝黑時,就觸著曙光而謳歌了。
※世界上的一切偉大運動都與某種偉大理想有關。
※我們把世界看錯了,反說它欺騙我們。
※我們在熱愛世界時,便生活在這世界上。
※友誼和愛情之間的區別在於:友誼意味著兩個人和世界,然而愛情意味著兩個人就是世界。在友誼中一加一等於二;在愛情中一加一還是一。
※在我生機勃勃的世界裏,我容納了各種已經腐朽的事物。
※要學孩子們,他們從不懷疑未來的希望。
※世界上使社會變得偉大的人,正是那些有勇氣在生活中嘗試和解決人生新問題的人!※我們熱愛這個世界時,才真正活在這個世界上。
※我們只有獻出生命,才能得到生命。
※知識是珍貴寶石的結晶,文化是寶石放出來的光澤。
※要是愛情不允許彼此之間有所差異,那麼為什麼世界上到處都有差異呢?
※人類的歷史是很忍耐地等待著被侮辱者的勝利。[《飛鳥集》]
※歷史慢慢地窒息它的真理,但在可怕的補償苦行中,又急急忙忙地奮力使真理復蘇。[《流螢集》]

●[英國]懷特黑德(Alfred North Whitehead,1861-1947)
※分析顯而易見的事情需要非凡的思想。

●[英國]麥金德(Halford John Mackinder,1861-1947)
※政治問題要靠實地探索得到的結果來決定。[On the Scope and Methods of Geography
(1902)]
※近來我們曾到達北極,發現它是在一片深海之中;我們又到達了南極,發現它是在一片高原之上。在獲得這些新發現之後,應該說探險者所寫的書已經完成了;此後人類即使繼續冒險,也不能再發現廣大的前所未知的肥沃土地,或重要的山脈與長江大河,作為自己的報酬了……傳教士、征服者、農民、礦工,再加上近來興起的工程師,都緊緊追隨着旅行者們的足跡;我們必須記錄下各地政治主權統轄的編年史,然後才能確定世界的疆界。在歐洲,在南北美洲,在非洲,在澳洲,幾乎都沒有甚麼地區是無所歸屬的了;要改變領土的主權,除非是文明國家與半開化國家之間開戰的結果。[Democratic Ideals and Reality (1918)]
※得東歐者得“心臟地帶”(Heartland);得“心臟地帶”者得“世界島”(World-Island);得“世界島”者得天下。[Democratic Ideals and Reality(1918)。按:麥金德在1904年的《歷史的地理樞紐》(The Geographical Pivot of History)已將陸地相連的歐洲、亞洲、非洲稱為「世界島」(World-Island)。]
※如果世界島全部或其大部分將來統一起來,成為一個強大的海權基地,又將如何呢?……如果世界島的大部分統一在一個強權之下,並由此建立起一個強大的海軍基地,又當如何?[Democratic Ideals and Reality(1918)。按:麥金德與重視“海權”的馬漢(Alfred Thayer Mahan,1840-1914)不同,比較重視“陸權”。有人認為他過於重視歐洲及陸軍,而忽視新大陸的美國和空軍,如艾里克‧赫金伯翰(Eric Heginbotham)認為“今天的戰略公式是:控制飛機者,就能控制基地;控制基地者就能控制天空;控制天空者就能控制世界”。但俄羅斯總統普京在2016年6月倡議和中國等聯合建立“大歐亞夥伴關係”,顯欲以世界島-舊大陸VS美國的“新大陸”,諸多戰略理論孰優孰劣,唯待未來局勢的發展來檢驗了。]

●[美國]歐・亨利[William Sydney Porter( O. Henry),1862-1910]
※一塊八毛七分錢。全在這兒了。其中六毛錢還是銅子兒湊起來的。這些銅子兒是每次一個、兩個向雜貨鋪、菜販和肉店老闆那兒死乞白賴地硬扣下來的;人家雖然沒有明說,自己總覺得這種掂斤播兩的交易未免太吝嗇,當時臉都臊紅了。德拉數了三遍。數來數去還是一塊八毛七分錢,而第二天就是耶誕節了。……那三位麥琪,諸位知道,全是有智慧的人—非常有智慧的人—他們帶來禮物,送給生在馬槽裏的聖子耶穌。他們首創了耶誕節饋贈禮物的風俗。他們既然有智慧,他們的禮物無疑也是聰明的,可能還附帶一種碰上收到同樣的東西時可以交換的權利。我的拙筆在這裏告訴了諸位一個沒有曲折、不足為奇的故事;那兩個住在一間公寓裏的笨孩子,極不聰明地為了對方犧牲了他們一家最寶貴的東西。但是,讓我們對目前一般聰明人說最後一句話,在所有饋贈禮物的人當中,那兩個人是最聰明的。在一切授受衣物的人當中,像他們這樣的人也是最聰明的。無論在什麼地方,他們都是最聰明的。他們就是麥琪[《麥琪的禮物》開場白及結尾]
※一刹那間,他的內心對這種新的感受起了深切的反應。一股迅疾而強有力的衝動促使他要向坎坷的命運奮鬥。他要把自己拔出泥淖;他要重新做人;他要征服那已經控制了他的邪惡。時候還不晚;他算來還年輕;他要喚起當年那熱切的志向,不含糊地努力追求。莊嚴而親切的風琴樂調使他內心有了轉變。明天他要到熱鬧的市區裏去找工作。有個皮貨進口商曾經叫他去當趕車的。明天他要去找那個商人,申請那個職務。他要做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他要——蘇貝覺得有一隻手按在他的胳臂上。他霍地扭過頭,看到了一個員警的闊臉。“你在這兒幹什麼?”員警責問道。“沒幹什麼。”蘇貝回答說。“那麼跟我來。”員警說。第二天早晨,警庭的法官宣判說:“在布萊克韋爾島上監禁三個月。”[《員警和讚美詩》結尾]
※那天下午,蘇艾跑到床邊,瓊珊靠在那兒,心滿意足地在織一條毫無用處的深藍色肩巾,蘇艾連枕頭把她一把抱住。“我有些話要告訴你,小東西。”她說。“貝爾曼先生今天在醫院裏去世了。他害肺炎,只病了兩天。頭天早上,看門人在樓下的房間裏發現他痛苦得要命。他的鞋子和衣服都濕透了,冰涼冰涼的。他們想不出,在那種淒風苦雨的夜裏,他究竟是到什麼地方去的。後來,他們找到了一盞還燃著的燈籠,一把從原來地方挪動過的梯子,還有幾支散落的畫筆,一塊調色板,上面和了綠色和黃色的顏料,末了——看看窗外,親愛的,看看牆上最後的一片葉子。你不是覺得納悶,它為什麼在風中不飄不動嗎?啊,親愛的,那是貝爾曼的傑作——那晚最後的一片葉子掉落時,他畫在牆上的。”[《最後的常春藤葉》結尾]
※打開燈,我不想摸黑回家。(I don’t want to go home in the dark.)[臨終遺言]

●[美國]查爾斯・施瓦伯(Charles Schwab,1862-1939)
※一個人幾乎可在任何他懷有無限熱忱的事情上成功。

●[美國]桑塔亞納(George Santyanna,1863-1952)
※不尊重歷史的人,註定要重犯歷史的錯誤。
※生和死是無法挽回的,唯有享受其間的一段時光。死亡的黑暗背景,儭托出生命的光彩。

●[法國]儒勒‧雷納(Pierre-Jules Renard,1864- 1910)
※天才就是最強有力的牛,他們一刻不停地,每天從早到晚工作。

●[清代]丘逢甲(1864-1912)
※春愁難遣強看山,往事驚心淚欲潸。四百萬人同一哭,去年今日割台灣。[《春愁》]

●[英國]伏尼契(Ethel Lilian Voynich,1864-1960)
※不管我活著,還是我死去,我都是那隻快樂地飛來飛去的大牛虻。[《牛虻》]
※最厲害的武器,就是嘲諷。[《牛虻》]
※如果我必須去死,我會把黑暗當作新娘。[《牛虻》]
※如果一個人必須承擔一件事情,他就必須盡量承擔。如果他被壓垮了下去——哼,那他就活該。[《牛虻》]
※誓言有什麼用?誓言約束不了人。如果你對一件事情有了某種體會,那就會約束你。 如果你沒有某種體會,什麼也不會約束你。[《牛虻》]
※沒有經歷過的世界或許是一個讓人不愉快的黑洞,不過它完全不會比他拋棄的這一角落更加憂鬱和醜惡。[《牛虻》]
※當我們中間一個人死了,另一個人將會記得這一切。我們將會忘記這個喧鬧而又永恆的世界,我們將會一起離開這個世界,手拉著手。我們將會走進死亡的秘密殿堂,躺在那些罌粟花的中間。噓!我們將會十分安靜。[《牛虻》]
※如果你已經發現了犧牲的道路,發現了那條通向和平的道路,如果你已經結識了至親至愛的同志,準備解救那些在暗中哭泣和悲痛的人們,那麼你就務必要使自己的心靈免受妒忌和激情的侵擾,要使自己的心靈成為一個聖壇,讓聖火在那裏永遠燃燒。[牛虻》]
※想想它回過頭去——在眾人的面前那樣無依無靠——因為大山不願壓住它——因為巖石無心遮住它——忌妒那些能夠逃進某個地洞藏身的老鼠;想起了一個靈魂已經麻木——想喊無聲,欲哭無音——它必須忍受、忍受、再忍受。[《牛虻》]
※你想過那個可憐的小丑也許有靈魂——一個活生生、苦苦掙紮者的靈魂,繫在那個扭曲的身軀裏,被迫為它所奴役嗎?你對一切都以慈悲為懷——你可憐那個穿著傻瓜衣服、掛著鈴鐺的肉體——你可曾想過那個淒慘的靈魂,那個甚至沒有五顏六色的衣服遮掩、赤裸在外的靈魂?想想它在眾人的面前冷得瑟瑟發抖,羞辱和苦難使它透不過氣來——感受到鞭子一樣的譏笑——他們的狂笑就像赤紅的烙鐵燒在裸露的皮肉上![《牛虻》]

●[清代]譚嗣同(1865-1898)
※世間無物抵春愁,合同蒼冥一哭休。四萬萬人齊下淚,天涯何處是神州。[《有感》]
※望門投止思張儉,忍死須臾待杜根。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獄中題壁》]
※各國變法無不從流血而成,今日中國未聞有因變法而流血者,此國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請自嗣同始。

●[美國]哈定(Warren Gamaliel Harding,1865-1923)
※好極了,繼續念吧,再念些[小說]給聽聽。[臨終遺言]

●[現代]蔣智由(1865-1929)
※世人皆曰殺,法國一盧騷。民約倡新義,君威掃舊驕。力填平等路,血灌自由苗。文字收功日,全球革命潮。[《盧騷》]

●[英國]約瑟夫・魯德亞德(Joseph Rudyard Kipling,1865-1936)
※一切精美的東西都有其深沉的內涵。

●[意大利]伯納德・貝倫森(Bernard Berenson,1865-1959)
※或許悲觀主義者最絕望地哭泣正是因為世界並不像他想像的那樣糟糕。

●[現代]孫中山(孫文,1866-1925)
※不斷地奮鬥,就是走上成功之路。
※疾風然後知勁草,盤根錯節然後辨利器。
※奮鬥這一件事是自有人類以來天天不息的。
※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創立合眾政府。[1894年興中會誓辭]
※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1905年同盟會誓辭]
※“三民主義”:民族-民權-民生。[按:其主張原為1905年〈《民報》發刊詞〉所提出,後由該報社社長馮自由概括為“三民主義”。]
※“新三民主義”:聯俄-容共-扶助農工。[按:其主張原為1924年中國國民黨一全大會時形成,後由宋慶齡等概括為“新三民主義”,唯“容共”或亦作“聯共”。]
※傾覆滿洲專制政府,鞏固中華民國,圖謀民生幸福,此國民之公意,文實遵之,以忠於國,為眾服務。至專制政府既倒,國內無變亂,民國卓立於世界,為列邦公認,斯時文當解臨時大總統之職。謹以此誓於國民。[1912年元旦就任臨時大總統誓辭]
※半壁東南三楚雄,劉郎死去霸圖空。尚餘遺孽艱難甚,誰與斯人慷慨同?塞上秋風嘶戰馬,神州落日泣哀鴻。幾時痛飲黃龍酒,橫攬江流一奠公![《挽劉道一》]
※滿清末造,革命黨人,歷艱難險巇,以堅毅不擾之精神,與民賊相搏,躓踣者屢。死事之慘,以辛亥三月二十九日圍攻兩廣督署之役為最。吾黨菁華付之一炬,其損失可謂大矣!然是役也,碧血橫飛,浩氣四塞,草木為之含悲,風雲因而變色。全國久蟄之人心,乃大興奮。怨憤所積,如怒濤排壑,不可遏抑,不半載而武昌之革命以成。則斯役之價值,直可驚天地,泣鬼神,與武昌革命之役並壽。顧自民國肇造,變亂紛乘,黃花崗上一抔土,猶湮沒於荒煙蔓草間。延至七年,始有墓碣之建修;十年,始有事略之編纂。而七十二烈士者,又或有記載而語焉不詳,或僅存姓名而無事蹟,甚者且姓名不可考,如史載田橫事,雖以史遷之善傳遊俠,亦不能為五百人立傳,滋可痛矣。[《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事略》序]
※余致力國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積四十年之經驗,深知欲達到此目的,必須喚起民眾及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現在革命尚未成功,凡我同志,務須依照餘所著《建國方略》、《建國大綱》、《三民主義》,及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繼續努力,以求貫徹。最近主張開國民會議及廢除不平等條約,尤須於最短期間,促其實現。是所至矚。中華民國十四年二月二十四日孫文[國父遺囑]
※和平……奮鬥……救中國[臨終遺言]

●[法國]羅曼・羅蘭(Romain Rolland,1866-1944)
※母愛是一種巨大的火焰。
※先相信自己,然後別人才會相信你。
※誰要在世界上遇到過一次友愛的人,體會過肝膽相照的境界,就是嘗到了天上人間的歡樂。
※世界上還有比國家更重要的,那便是人類的良心。
※人生是一個永不停息的工廠,那裏沒有懶人的位置。工作吧!創造吧!
※世界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那就是了解生命而且熱愛生命的人。
※知識和世故不同,真有學問的人往往是很天真的。
※藝術的偉大意義,基本上在於它能顯示人的真正感情、內心生活的奧秘和熱情的世界。
※快樂是一種美德,因為它不但表現自己對世界的欣賞與讚美,也給周圍的人帶來溫暖與輕快。
※生活最沉重的負擔不是工作,而是無聊。
※我們不能把快樂全部寄託在別人身上。因為別人只能有限度的瞭解和幫助我們。而事實上這個世界錦上添花的人總比雪中送炭的多。如果你表現得很堅強,別人就都來鼓勵你;如果軟弱,就很少有人會來扶助你了。
※一個人年輕的時候需要有個幻象,覺得自己參預著人間偉大的活動,在那裏革新世界,他的感官會跟著宇宙所有的氣息而震動,覺得那麼自由,那麼輕鬆。他還沒有家室之累,一無所有,無所畏懼。因為一無所有,所以能慷慨地捨棄一切。
※信仰不是一種學問。信仰是一種行為,它只被實踐的時候才有意義。
※懷疑與信仰,兩者都是必需的。懷疑能把昨天的信仰摧毀,替明天的信仰開路。※扼殺思想的人,是最大的謀殺犯。
※以死來鄙薄自己,出賣自己,否定自己的信仰,是世間最大的刑罰,最大的罪過。寧可受世間的痛苦和災難,也千萬不要走到這個地步。
※人們常覺得準備的階段是在浪費時間,只有當真正機會來臨,而自己沒有能力把握的時候,才能覺悟自己平時沒有準備才是浪費了時間。
※如果從死者的靈魂裏沒有得到再生的財富,那麼歷史有什麼價值呢?
※歷史是為活著的人們而寫的。活著的人們搜了死者腰包之後,踏著死者屍體前進。[《母與子》]

●[英國]H. G. 威爾斯(Herbert George Wells,1866-1946)
※飛黃騰達的路上一定點綴著破碎的友誼。
※這幫人淋漓盡致地展現了盎格魯撒克遜人管理議會的才能:只知紙上談兵,從不採取任何果斷的行動。
※隨著時光的流逝,人們終究還是忍不住對過往進行追憶和探尋。當一個人四十歲的時候,青春的含義或許還是那麼深刻,但是對於一個七十二歲的老人來說,它的含義早已不是文字所能替代。
※人們想笑,也想哭——真是哭笑不得。興奮的青年們和度假的年輕士兵們組成稀疏而嘈雜的遊行隊伍,擠過人流,盡力做出歡樂的樣子……鞭炮和花炮到處亂扔。但是人們並沒有什麼共同的歡樂。每一個人幾乎都因為損失太重,忍痛太深,沒有什麼熱情去慶祝了。[《世界史綱》結尾]

●[法國]特里斯坦・貝爾納( Tristan Bernard,1866-1947)
※上帝創造了世界,但使世界保持運轉的卻是魔鬼。

●[意大利]克羅齊(Benedetto Croce ,1866-1952)
※歷史是生活的教師。[《歷史學的理論和實踐》]
※每一種真正的歷史都是當代史。[《歷史學的理論和實踐》。按:此語或縮簡為“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
※死亡的歷史會復活,過去的歷史會變成現在,這都是由於生命的發展要求它們的緣故。[《歷史學的理論和實踐》]

●[西班牙]貝納勉特(Jacinto Benavente,1866-1954)
※世界真是個交易所、商場,使人予取予捨。

●[英國]高爾斯華綏(John Galsworthy,1867-1933)
※阿道夫•希特勒也許是屬於亞歷山大、愷撒、拿破侖這一傳統的大冒險家兼征服者中最後的一個,由他主導的這段二戰歷史也成為人類歷史。[《從乞丐到元首》]

●[波蘭-法國]居里夫人(瑪麗‧居里,Maria Skłodowska-Curie,1867-1934)
※我們應該不虛度一生,應該能夠說:“我已經做了我能做的事。”
※人必須要有耐心,特別是要有信心。
※人要有毅力,否則將一事無成。
※我認為,你們必須從一種理想主義中去尋求精神力量。在不使我們驕傲的情況下,這種理想主義可把我們的希望和幻想上升到一個很高的境界。
※人類也需要富有理想的人。對於這種人說來,無私地發展一種事業是如此的迷人,以至他們不可能去關心他們個人的物質利益。※要使生活變成幻想,再把幻想化為現實。
※如果能追隨理想而生活,本著真正自由的精神,勇敢直前的毅力,誠實不自欺的思想而行,則定能至於至善至美的境地。
※我從來不曾有過幸運,將來也永遠不指望幸運,我的最高原則是:不論對任何困難都決不屈服!
※我們生活似乎都不容易,但是那有什麼關係?我們應該有恒心,尤其要有自信心!我們必須相信我們的天賦是用來作某種事情的,無論代價多麼大,這種事情必須作到。
※榮譽就像玩具,只能玩玩而已,絕不能永遠守著它,否則就將一事無成。
※我把你們的獎金當做榮譽的借款,它幫助我獲得了初步的榮譽。借款理應歸還,請把它再發給另一些貧寒而又立志爭取更大榮譽的波蘭青年。
※榮譽使我變得越來越愚蠢。當然,這種現像是很常見的,就是一個人的實際情況往往與別人認為他是怎樣很不相稱。比如我,每每小聲咕嚕一下也變成了喇叭的獨奏。
※為公眾的幸福工作的人,不論在哪個部門,都不能被國界所隔斷,他們的勞動成果並不只屬於一個國家,而是屬於整個人類。
※人類看不見的世界,並不是空想的幻影,而是被科學的光輝照射的實際存在。尊貴的是科學的力量。

●[法國]羅斯坦(Edmond Eugène Alexis Rostand,1868-1918)
※思想象愛和死一樣,別人不能代替。

●[俄國]尼古拉二世[Николай II (Nicolaus II),1868-1918]
※1918年,在用手槍將其擊斃前剛剛宣讀了死刑判決書。他問道:“什麼?”

●[波蘭]萊蒙特(Wadysaw Reymont,1868-1925)
※誰也不播種罪惡,可是世界上充滿了罪惡。
※世界上的一切都必須按照一定的規矩秩序各就各位。

●[蘇聯]高爾基[Максим Горький (Maksim Gorky),1868-1936]
※信仰是偉大的情感,一種創造力量。
※天才,就其本質而說,只不過是一種對事業、對工作過盛的熱愛而已。
※人的天才只是火花,要想使它成熊熊火焰,那就只有學習!學習!
※人需要真理,就像瞎子需要明快的引路人一樣。
※如果不想在世界上虛度一生,那就要學習一輩子。
※世界上最快而又最慢,最長而又最短,最平凡而又最珍貴,最容易被人忽視,而又最令人後悔的就是時間。
※青春是一個普通的名稱,它是幸福美好的,但它也充滿著艱苦的磨煉。
※要熱愛書,它會使你的生活輕鬆;它會友愛地來幫助你瞭解紛繁複雜的思想情感和事件;它會教導你尊重別人和你自己;它以熱愛世界熱愛人類的情感來鼓舞智慧和心靈。
※我知道什麽是勞動:勞動是世界上一切歡樂和一切美好事情的源泉。
※我們在我們的勞動過程中學習思考,勞動的結果,我們認識了世界的奧妙,於是我們就真正來改變生活了。
※我們世界上最美好的東西,都是由勞動、由人的聰明的手創造出來的。
※世界上沒有一匹這樣的馬,它可以馱著你逃開你自己。
※創造靠智慧,處世靠常識。有常識而無智慧,謂之平庸;有智慧而無常識,謂之笨拙。智慧是一切力量中最強大的力量,是世界上唯一自覺活著的力量。
※只有知識才是力量,只有知識能使我們誠實地愛人,尊重人的勞動,由衷地讚賞無間斷的偉大勞動的美好成果;只有知識才能使我們成為具有堅強精神的、誠實的、有理性的人。※人的知識愈廣,人的本身也愈臻完善。
※在重視勞動和尊重勞動者的基礎上,我們有可能來創造自己的新的道德。勞動和科學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兩種力量。
※懶於思索,不願意鑽研和深入理解,自滿或滿足於微不足道的知識,都是智力貧乏的原因。這種貧乏用一個詞來稱呼,就是“愚蠢”。
※世界上的一切光榮和驕傲,都來自母親。
※生活的情況越艱難,我越感到自己更堅強,甚而也更聰明。
※你們來到這世界,不是為了要服從老朽的東西,而要創造新的、有理智的、光輝的東西。
※要是人沒有了恐懼心就一切全完了!一切全毀了!一切全垮了!據說,世界就是靠人們的恐懼心來維持的啊!
※最好的朋友是那種不喜歡多說,能與你默默相對而又息息相通的人。[《孤獨的人》]
※歷史是用激情和痛苦創造的。[《克里姆‧薩姆金的一家》]
※比起大自然來,歷史對人類的感情更嚴酷,更殘暴。大自然要求人們僅僅滿足於天賦的本能,而歷史卻要強制人的理智。[《克裡姆‧薩姆金的一家》]
※在蒼茫的大海上,狂風卷集著烏雲。在烏雲和大海之間,海燕像黑色的閃電,在高傲地飛翔。一會兒翅膀碰著波浪,一會兒箭一般地直沖向烏雲,牠叫喊著,──就在這鳥兒勇敢的叫喊聲裏,烏雲聽出了歡樂。在這叫喊聲裏──充滿著對暴風雨的渴望!在這叫喊聲裏,烏雲聽出了憤怒的力量、熱情的火焰和勝利的信心。……烏雲越來越暗,越來越低,向海面直壓下來,而波浪一邊歌唱,一邊沖向高空,去迎接那雷聲。雷聲轟響。波浪在憤怒的飛沫中呼叫,跟狂風爭鳴。看吧,狂風緊緊抱起一層層巨浪,惡狠狠地把它們甩到懸崖上,把這些大塊的翡翠摔成塵霧和碎末。海燕叫喊著,飛翔著,像黑色的閃電,箭一般地穿過烏雲,翅膀掠起波浪的飛沫。看吧,牠飛舞著,像個精靈,──高傲的、黑色的暴風雨的精靈,——牠在大笑,牠又在號叫……牠笑那些烏雲,牠因為歡樂而號叫!這個敏感的精靈,——牠從雷聲的震怒裏,早就聽出了困乏,牠深信,烏雲遮不住太陽,──是的,遮不住的!狂風吼叫……雷聲轟響……一堆堆烏雲,像黑色的火焰,在無底的大海上燃燒。大海抓住閃電的箭光,把它們熄滅在自己的深淵裏裡。這些閃電的影子,活像一條條火蛇,在大海裏蜿蜒遊動,一晃就消失了。——暴風雨!暴風雨就要來啦!這是勇敢的海燕,在怒吼的大海上,在閃電中間,高傲地飛翔;這是勝利的預言家在叫喊:——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海燕》(Песня о буревестнике)]

●[現代]蔡元培(蔡孓民,1868-1940)
※囊括大典,網羅眾家;思想自由,相容並包。
※中國人是富於美感的民族。
※與其守成法,毋寧尚自然;與其求劃一,毋寧展個性。
※碧血三年化,黃花終古香。為群直犧己,復死盡知方。[《題王浴遠所作〈黃花崗憑吊圖〉》]
※歷史者,記載以往社會之現象,以垂示將來。吾人讀歷史而得古人之知識,據以為基本,而益加研究,此人類知識之所以進步也。吾人讀歷史而知古人之行為,辨其是非,究其成敗,法是與成者,而戒其非與敗者,此人類道德與事業所以進步也,是歷史之益也。
※教育者,非為已往,非為現在,而專為將來。
※美育者,與智育相輔而行,以圖德育之完成者也。
※德育實為完全人格之本,若無德則雖體魄智力發達,適足助其為惡,無益也。
※我們教書,是要引起學生的讀書興趣,做教員的不可一句一句或一字一字的都講給學生聽,最好使學生自己去研究,教員不講也可以,等到學生實在不能用自己的力量去瞭解功課時,才去幫助他。

●[現代]章炳麟(章太炎,1869-1936)
※道德衰亡,誠亡國滅種之根基。
※天下無純粹之自由,亦無純粹之不自由。
※鄒容吾小弟,被髮下瀛洲。快剪刀除辮,乾牛肉作餱。英雄一入獄,天地亦悲秋。 臨命須摻手,乾坤只兩頭。[《獄中贈鄒容》]

●[印度]甘地(聖雄,Mohandās Karamcand Gāndhī,1869-1948)
※快樂就是你所想、所說、所做的都是一致的。
※如同明日將死那樣生活,如同永遠不死那樣求知。
※首先他們無視於你,而後是嘲笑你,接著是批鬥你,再來就是你的勝利之日。
※毀滅人類的有七件事:1. 沒有原則的政治;2.沒有犧牲的崇拜;3. 沒有人性的科學;4.沒有道德的商業;5.沒有是非的知識;6.沒有良知的快樂;7.沒有勞動的富裕。
※以眼還眼使全世界的人都瞎了。(An eye for an eye makes the whole world blind. )
※找到你的目的,然後方法就會隨之而來。( Find purpose, the means will follow)
※弱者永遠都不會寬容,寬容是強者的特質。 (The weak can never forgive. Forgiveness is the attribute of the strong.)
※在這個世界上, 你必須作你希望看到的改變。(You must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
※人是思想的產物。心裏想的是什麼,就會變成什麼樣的人。(A man is but the product of his thoughts, what he thinks, he becomes. )
※不要對人性失去信心。人性像海洋,就算當中有數滴汗水,也不會弄髒整個海洋。 (You must not lose faith in humanity. Humanity is an ocean; if a few drops of the ocean are dirty, the ocean does not become dirty.)

●[法國]紀德(André Paul Guillaume Gide,1869-1951)
※真實的世界使我感興趣,因為它是可塑的。

●[蘇聯]列寧[Ле́нин,Влади́мир Ильи́ч Улья́нов (Lenin,Vladimir Ilyich Ulyanov),1870-1924]
※革命是千百萬勞動人民歡慶的節日。
※全世界無產者和被壓迫民族聯合起來!
※帝國主義是壟斷的、腐朽的、垂死的資本主義。[《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
※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
※據說,歷史喜歡作弄人,喜歡同人們開玩笑。本來要到這個房間,結果卻到了另一個房間。

●[美國]斯特娜夫人(Winifred Sackville Stoner,Mrs. Stoner,1870-1931)
※自尊心是一個人品德的基礎。若失去了自尊心,一個人的品德就會瓦解。

●[蘇聯]庫普林[Алекса́ндр Ива́нович Купри́н (Aleksandr Ivanovich Kuprin),1870-1938]
※愛情是一種偉大豐富的感情,它像世界一樣壯闊,而絕不是在床上打滾。

●[奧匈帝國]萊哈爾(Franz Lehar,1870-1948)
※是時候了,我的塵緣已盡。是的,是的,我親愛的孩子,死亡來臨了。(Now I have finished with all earthly business, and high time too. Yes, yes, my dear child, now comes death.)[臨終遺言]

●[清代]清德宗(愛新覺羅‧載湉,光緒帝,1871-1909)
※神宗本是英明主,安石原非側媚臣。可惜有才偏執拗,終教新法病斯民。[《宋神宗》]

●[美國]德萊塞(Theodore Herman Albert Dreiser,1871-1945)
※青春!世界上還有什麼比它更美、更好的東西嗎!看夠了街道上的塵土和老年衰弱的景象,……人們眼角和頸項上的皺紋、脂粉和油膏的化妝之後,再看到真正的青春,這簡直有天壤之別。[《天才》]
※青春的美,十八歲的美:在他看來,沒有它,生活就像一場笑話,一場卑鄙的爭奪,一件牛馬幹的活兒,只有些愚蠢的物質上的瑣碎的東西,像傢俱、房屋、車輛和商店,全牽涉在一場為甚麼的鬥爭裏?給更多的卑鄙的人造成一個住所嗎?絕對不是,給美造成一個住所嗎?當然!什麼美?老年的美嗎?——多麼糊塗!中年的美嗎?胡說八道!壯年的美嗎?不!青春的美嗎?是呀!十八歲的美,一點兒不差!這就是標準,世界歷史證明瞭它。藝術、文學、傳奇、歷史、詩歌——如果他們不靠這個和這個的誘惑力,以及由於這個而發生的戰爭與罪惡,它們依靠什麼呢?他只贊成美。世界歷史證明他是對的。誰能否認這個呢![《天才》]

●[法國]布魯姆(André Léon Blum,1872-1950)
※品德可能僅僅在於有勇氣作出抉擇。(Morality may consist solely in the courage of making a choice. )

●[英國]羅素(Bertrand Arthur William Russell, 1872-1970)
※知識是使人類快樂的主要因素之一。
※人生中最難學的便是過那座橋,燒那座橋。
※在一切道德品質中,善良的本性是世界上最需要的。
※希望是堅韌的拐杖,忍耐是旅行袋,攜帶它們,人可以登上永恆之旅。
※歷史還不是一門科學,僅僅靠偽造和刪節才會被弄得像門科學似的。[《自由與組織》]
※只有同這個世界結合起來,我們的理想才能結出果實;脫離這個世界,理想就不結果實。
※一個老年人如果能有廣泛的興趣,學會關心他人,使自己的生活匯入到整個世界的生活中去,他就會象一滴水歸入大海,慢慢地忘記了自己的存在,最終,也不會再有對死的恐懼。

●[現代]徐錫麟(1873-1907)
※軍歌應唱大刀環,誓滅胡奴出玉關。只解沙場為國死,何須馬革裹屍還![《出塞》]

●[現代]梁啟超(梁任公,1873-1929)
※十年飲冰,難涼熱血。
※人生百年,立於幼學。
※學其所用,用其所學。
※黑暗是一個溫柔的胖子。
※上下無材,國之大患也。
※為學當有實功,有實用。
※何時睹澄清,一灑民生艱?
※自憐幽獨,傷心人別有懷抱。
※日本之驟強,由學校之極盛。
※師範學校立,而群學之基悉定。
※中國人常常將國家與朝廷混為一談。
※失望沮喪是我們生命上最可怖之敵。
※患難困苦,是磨練人格之最高學校。
※成功自是人權貴,創業終由道力強。
※樹頭結得相思子,可是郎行思妾時?
※國家之主人為誰?即一國之民是也。
※科學的根本精神,全在養成觀察力。
※歷覽各國產業發達這順序,皆以農為本。
※教育不是別的什麼,教育就是教人學做人。
※心口如一,猶不失為光明磊落丈夫之行也。
※相思樹底說相思,思郎恨郎郎不知。[《臺灣竹枝詞》]
※凡人必常常生活於趣味之中,生活才有價值。
※人之生也,其憂患俱來,知其無可奈何而安之若命。
※自信與驕傲有異:自信者常沉著,而驕傲者常浮揚。
※男兒志兮天下事,但有進步不有止,言志已酬便無志。
※磊磊落落,獨往獨來,大丈夫之志也,大丈夫之行也。[《成敗》]
※太陽雖好,總要諸君親自去曬,旁人卻替你曬不來。[《學問的趣味》]
※春已堪憐,更能消幾番風雨;樹猶如此,最可惜一片江山。
※我國萬事不進步,而獨防民之術乃突過於先進國,此真可痛哭也。
※天下惟庸人無咎無譽。……吾敬李鴻章之才,吾惜李鴻章之識,吾悲李鴻章之遇。[《李鴻章傳》]
※頗愧年來負盛名,天涯到處有逢迎。說荊說項尋常事,第一相知總讓卿。
※凡做事,將成功之時,其困難最甚。行百里者半九十,有志當世之務者,不可不戒,不可不勉。
※天下古今成敗之林,若是其莽然不一途也,要其何以成,何以敗?曰:有毅力者成,反是者敗。
※六經不能教,當以小說教之;正史不能入,當以小說入之;語錄不能渝,當以小說渝之;律例不能治,當以小說治之。
※美術所以能產生科學,全從“真美合一”的觀念產生出來。他們覺得真即是美,又覺得真才是美,所以求美,先從求真入手。
※自由者,權利之表證也。凡人所以為人者有二大要件:一是生命,二是權利。二者缺一,時乃非人,故自由者亦精神界之生命也。[《過渡進代論》]
※獻身甘作萬矢的,著論求為百世師。誓起民權移舊俗,更研哲理牖新知。十年以後當思我,舉國猶狂欲語誰?世界無窮願無盡,海天寥廓立多時。[《自勵(其一)》]※平生最惡牢騷語,作態呻吟苦恨誰。萬事禍為福所倚,百年力與命相持。立身豈患無餘地,報國惟憂或後時。未學英雄先學道,肯將榮瘁校群兒。[《自勵(其二)》]
※凡是經過重重內亂的國家是不可能產生純潔國民性的,內亂會在老百姓心目中培養起六種傾向:僥幸、殘忍、彼此傾軋、虛偽狡詐、冷漠涼薄、茍且。
※拍碎玉雙鬥,慷慨一何多?滿腔都是血淚,無處著悲歌。三百年來王氣,舉目山河依舊,人事竟如何?百戶尚牛酒,四塞已干戈。 千金劍,萬言策,兩蹉跎。醉中呵壁自語,醒後一滂沱。不恨年華去,只恐少年心事,強半為銷磨。願替眾生病,稽首禮維摩。[《水調歌頭》]
※瀚海飄流燕,乍歸來、依依難認,舊家庭院。惟有年時芳儔在,一例差池雙剪。相對向、斜陽淒怨。欲訴奇愁無可訴,算興亡、已慣司空見。忍拋得,淚如線。 故巢似與人留戀。最多情、欲黏還墜,落泥片片。我自殷勤銜來補,珍重斷紅猶軟。又生恐、重簾不卷。十二曲闌春寂寂,隔蓬山、何處窺人面?休更問,恨深淺。[《金縷曲‧瀚海飄流燕》]
※詩界千年靡靡風,兵魂銷盡國魂空。集中什九從軍樂,亙古男兒一放翁。[《讀陸放翁集(其一)》]
※一雨縱橫亙二洲,浪淘天地入東流。卻餘人物淘難盡,又挾風雷作遠遊。[《太平洋遇雨》]
※泱泱哉我中華!最大洲中最大國,廿二行省為一家。物產腴沃甲大地,天府雄國言非誇。君不見英、日區區三島尚崛起,況乃堂矞吾中華!結我團體,振我精神,二十世紀新世界,雄飛宇內疇與倫!可愛哉我國民!可愛哉我國民![《愛國歌》]
※故今日之責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富則國富,少年強則國強,少年獨立則國獨立,少年自由則國自由,少年進步則國進步,少年勝於歐洲則國勝於歐洲,少年雄於地球則國雄於地球。紅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瀉汪洋;潛龍騰淵,鱗爪飛揚;乳虎嘯穀,百獸震惶;鷹隼試翼,風塵吸張;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幹將發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蒼,地履其黃;縱有千古,橫有八荒;前途似海,來日方長。美哉, 我少年中國,與天不老!壯哉,我中國少年,與國無疆[《少年中國說》]
※蓋人生歷程,大抵逆境居十六七,順境亦居十三四,而順逆兩境又常相間以迭乘。無論事之大小,必有數次乃至十數次之阻力,其阻力雖或大或小,而要之必無可逃避者也。其在志力薄弱之士,始固曰吾欲云云,其意以為天下事固易易也,及驟嘗焉而阻力猝來,頹然喪矣;其次弱者,乘一時之意氣,透過此第一關,遇再挫而退;稍強者,遇三四挫而退;更稍強者,遇五六挫而退;其事愈大者,其遇挫愈多;其不退也愈難,非至強之人,未有能善於其終者也。[《論毅力》]
※全盛時代,以戰國為主,而發端實在春秋之末。孔北老南,對壘互峙,九流十家,繼軌並作,如春雷一聲,萬綠齊作於廣野;如火山乍裂,熱石競飛於天外。壯哉!盛哉!非特中華學界之大觀,抑亦世界史之偉績也。[《中國學術思想變遷之勢》]※天下文章一大抄…善鈔書者可以成創作。[按:或謂“天下文章一大抄”源出《莊子外篇》所述故事:老師帶學生對已故讀書人盜墓抄珠。唯梁啟超後一語也有創造,他在《中國歷史研究法》認為袁樞編《通鑒紀事本末》全引司馬光《資治通鑒》,不增一語,卻抄出一史書新體裁。]
※讀書莫要於筆記,朱子謂當如老吏斷獄,一字不放過。學者凡讀書,必每句深求其故,以自出議論為主。久之觸發自多,見地自進,始能貫串群書,自成條理。經學、子學尤要。無筆記則必不經心,不經心則雖讀猶不讀而已。
※每日所讀之書,最好分兩類,一類是精熟的,一類是流覽的。因為我們一面要養成讀書心細的習慣,一面要養成讀書眼快的習慣。心不細則毫無所得,等於白讀;眼不快則時候不夠用,不能博搜資料。諸經、諸子、四史、通鑒等書,宜入精讀之部,每日指定某時刻讀他,讀時一字不放過,讀完一部才讀別部,想鈔錄的隨讀隨鈔;另外指出一時刻,隨意涉覽,覺得有趣,注意細看,覺得無趣,便翻次頁,遇有想鈔錄的,也俟讀完再鈔,當時勿窒其機。
※史料為史之組織細胞,史料不具或不確,則無復史之可言。史料者何?過去人類思想行事所留之痕跡,有證據傳留至今日者也。思想行事留痕者本已不多,所留之痕又未必皆有史料的價值。有價值而留痕者,其喪失之也又極易。因必有證據,然後史料之資格備。證據一失,則史料即隨而湮沉。
※我們讀一部名著,看見他徵引那麼繁博,分析那麼細密,動輒伸著舌頭說道,這個人不知有多大記憶力,記得許多東西,這是他的特別天才,我們不能學步了。其實哪裏有這回事,好記性的人不見得便有智慧,有智慧的人,比較的倒是記性不甚好,你所看見者是他發表出來的成果,不知他這成果,原是從銖積寸累、困知勉行得來。大抵凡一個大學者平日用功,總是有無數小冊子或單紙片,讀書看見一段資料,覺其有用者即刻抄下(短的抄全文,長的摘要記書名卷數頁數)。資料漸漸積得豐富,再用眼光來整理分析他,便成一篇名著。想著這種痕跡,讀趙甌北的《二十二史劄記》,陳蘭甫的《東塾讀書記》,最容易看出來。[《治國學雜話》]
※科學精神是什麼?我姑從最廣義解釋:“有系統之真知識,叫做科學,可以教人求得有系統之真知識的方法,叫做科學精神。”……人類文化所以能成立,全由於一人的知識能傳給多數人,一代的知識能傳給次代。我費了很大的工夫得一種新知識,把他傳給別人,別人費比較小的工夫承受我的知識之全部或一部,同時騰出別的工夫又去發明新知識。如此教學相長,遞相傳授,文化內容,自然一日一日的擴大。倘若知識不可以教人,無論這項知識怎樣的精深博大,也等於“人亡政息”,於社會文化絕無影響。中國凡百學問,都帶一種“可以意會,不可以言傳”的神秘性,最足為知識擴大之障礙。例如醫學,我不敢說中國幾千年沒有發明,而且我還信得過確有名醫。但總沒有法傳給別人,所以今日的醫學,和扁鵲、倉公時代一樣,或者還不如。又如修習禪觀的人,所得境界,或者真是圓滿莊嚴。但只好他一個人獨享,對於全社會文化竟不發生絲毫關係。中國所有學問的性質,大抵都是如此。[《科學精神與東西文化》]
※我確信“敬業樂業”四個字,是人類生活的不二法門。本題主眼,自然是在“敬”字、“樂”字。但必先有業,才有可敬、可樂的主體,理至易明。……人人都要有正當職業,人人都要不斷的勞作。倘若有人問我:“百行什麼為先?萬惡什麼為首?”我便一點不遲疑答道:“百行業為先,萬惡懶為首。”沒有職業的懶人,簡直是社會上的蛀米蟲,簡直是“掠奪別人勤勞結果”的盜賊。我們對於這種人,是要徹底討伐,萬不能容赦的。……凡做一件事,便忠於一件事,將全副精力集中到這事上頭,一點不旁騖,便是敬。業有什麼可敬呢?為什麼該敬呢?人類一面為生活而勞動,一面也是為勞動而生活。人類既不是上帝特地製來充當消化麵包的機器,自然該各人因自己的地位和才力,認定一件事去做。凡可以名為一件事的,其性質都是可敬。當大總統是一件事,拉黃包車也是一件事。……凡職業沒有不是神聖的,所以凡職業沒有不是可敬的。惟其如此,所以我們對於各種職業,沒有什麼分別揀擇。總之,人生在世,是要天天勞作的。勞作便是功德,不勞作便是罪惡。至於我該做哪一種勞作呢?全看我的才能何如、境地何如。因自己的才能、境地,做一種勞作做到圓滿,便是天地間第一等人。……凡做一件事,便把這件事看作我的生命,無論別的什麼好處,到底不肯犧牲我現做的事來和他交換。我信得過我當木匠的做成一張好桌子,和你們當政治家的建設成一個共和國家同一價值;我信得過我當挑糞的把馬桶收拾得乾淨,和你們當軍人的打勝一支壓境的敵軍同一價值。大家同是替社會做事,你不必羡慕我,我不必羡慕你。怕的是我這件事做得不妥當,便對不起這一天裏頭所吃的飯。所以我做這事的時候,絲毫不肯分心到事外。……一個人對於自己的職業不敬,從學理方面說,便褻瀆職業之神聖;從事實方面說,一定把事情做糟了,結果自己害自己。所以敬業主義,于人生最為必要,又于人生最為有利。……第二要樂業。……須知苦樂全在主觀的心,不在客觀的事。人生從出胎的那一秒鐘起到絕氣的那一秒鐘止,除了睡覺以外,總不能把四肢、五官都擱起不用。只要一用,不是淘神,便是費力,勞苦總是免不掉的。會打算盤的人,只有從勞苦中找出快樂來。我想天下第一等苦人,莫過於無業遊民,終日閒遊浪蕩,不知把自己的身子和心子擺在哪裏才好,他們的日子真難過。第二等苦人,便是厭惡自己本業的人,這件事分明不能不做,卻滿肚子裏不願意做。不願意做逃得了嗎?到底不能。……我生平最受用的有兩句話:一是“責任心”,二是“趣味”。我自己常常力求這兩句話之實現與調和,又常常把這兩句話向我的朋友強聒不舍。今天所講,敬業即是責任心,樂業即是趣味。我深信人類合理的生活應該如此,我望諸君和我一同受用![《敬業與樂業》]
※人生什麼事最苦呢?貧嗎?不是。失意嗎?不是。老嗎?死嗎?都不是。我說人生最苦的事,莫苦於身上背著一種未了的責任。人若能知足,雖貧不苦;若能安分(不多作分外希望),雖然失意不苦;老、死乃人生難免的事,達觀的人看得很平常,也不算什麼苦。獨是凡人生在世間一天,便有一天應該的事。該做的事沒有做完,便像是有幾千斤重擔子壓在肩頭,再苦是沒有的了。為什麼呢?因為受那良心責備不過,要逃躲也沒處逃躲呀! ……凡屬我受過他好處的人,我對於他便有了責任。凡屬我應該做的事,而且力量能夠做得到的,我對於這件事便有了責任。凡屬我自己打主意要做一件事,便是現在的自己和將來的自己立了一種契約,便是自己對於自己加一層責任。……翻過來看,什麼事最快樂呢?自然責任完了,算是人生第一件樂事。……海闊天空,心安理得,那快樂還要加幾倍哩!大抵天下事從苦中得來的樂才算真樂。人生須知道有負責任的苦處,才能知道有盡責任的樂處。這種苦樂循環,便是這有活力的人間一種趣味。卻是不盡責任,受良心責備,這些苦都是自己找來的。一翻過去,處處盡責任,便處處快樂;時時盡責任,便時時快樂。快樂之權,操之在己。[《最苦與最樂》]
※當下老夫傷感之極,便信口吟了兩首詩道:“無端忽作太平夢,放眼崑崙絕頂來。
河嶽層層團錦繡,華嚴界界有樓台。六洲牛耳無雙譽,百軸鱗圖不世才。掀髯正視群龍笑,誰信晨雞驀喚回。”“卻橫西海望中原,黃霧沉沉白日昏。萬壑豕蛇誰是主,千山魑魅闐無人。青年心死秋梧悴,老國魂歸蜀道難。道是天亡天不管,朅來予亦欲無言。”[按:梁任公之〈崑崙夢〉詩,引自梁啟超小說《新中國未來記》(1902),〈第二回 孔覺民演說近世史 黃毅伯組織憲政黨〉]

●[美國]安東・瑟馬克(Anton Cermak,1873-1933)
※總統先生,我很慶幸中槍的是我,不是您。[與當選總統還未就任的佛蘭克林•羅斯福握手時被暗殺者槍擊後的遺言]

●[蘇聯]普利什文[Михаи́л Миха́йлович При́швин (Mikhail Mikhailovich Pristina Man),1873-1954]
※地球上一切美麗的東西都來源於太陽,而一切美好的東西都來源於人。

●[英國]馬雷(Walter de La Mare,1873-1956)
※想吃水果太晚,想看花開又太早。(Too late for fruit, too soon for flowers.)[臨終遺言]

●[現代]黃興(黃克強,1874-1916)
※七十二健兒,酣戰春雲湛碧血;四百兆國子,愁看秋雨濕黃花![《黃花崗七十二烈士輓聯》]
※轉眼黃花看發處,為囑西風,蹔把香籠住。待釀滿枝清艷露,和香吹上無情墓。 回首羊城三月暮,血肉紛飛,氣直吞狂虜。事敗垂成原鼠子,英雄地下長無語。[《蝶戀花‧致林森》]

●[德國]恩斯特・凱西爾(Ernst Cassirer,1874-1945)
※為了佔有文化的世界我們必須不斷地靠歷史的回憶來奪回它。[《人與文化》]
※在我們現代世界中,再沒有第二種力量可以與科學思想力量相匹敵。

●[以色列]魏茨曼(Chaim Azriel Weizmann,1874-1952)
※奇跡有時候是會發生的,但是你得為之拼命地努力。(Miracles sometimes occur, but one has to work terribly for them. )

●[英國]邱吉爾(Winston Leonard Spencer Churchill,1874-1965)
※勇氣很有理由被當作人類德性之首,因為它保證了所有其餘的德性。
※從波羅的海的什切青到亞得裡亞海邊之的里雅斯特,一幅橫貫歐洲大陸的鐵幕已經降落下來。在這條線的後面,有中歐和東歐古國的都城。華沙、柏林、布拉格、維也納、布達佩斯、貝爾格萊德、布加勒斯特和索菲亞——所有這些名城及其居民無一不處在蘇聯的勢力範圍之內。[1946年3月5日在美國密蘇里州富爾敦市發表的演說]
※我已經準備好了去見上帝,不管上帝是否已準備好了酷刑來質問我。[臨終遺言]

●[英國]毛姆(William Somerset Maugham,1874-1965)
※美是奇異的。它是藝術家從世界的喧囂和他自身靈魂的磨難中鑄造出來的東西。

●[現代]陳天華(1875-1905)
※大地沉淪幾百秋,烽煙滾滾血橫流。傷心細數當時事,同種何人雪恥仇?拿鼓板,坐長街,高聲大唱;尊一聲,眾同胞,細聽端詳:我中華,原是個,有名大國;不比那,彈丸地,僻處偏方。論方裡,四千萬,五洲無比;論人口,四萬萬,世界誰當?論物產,本是個,取之不盡;論才智,也不讓,東西兩洋。看起來,那一件,比人不上;照常理,就應該,獨稱霸王。為什麼,到今日,奄奄將絕;割了地,賠了款,就要滅亡?這原因,真真是,一言難盡;待咱們,細細數,共做商量。五千年,我漢人,開基始祖;名黃帝,自西北,一統中央。夏商周,和秦漢,一姓傳下;並沒有,異種人,來做帝皇。這是我,祖宗們,傳留家法;俺子孫,自應該,永遠不忘。可惜的,骨肉間,自相殘殺;惹進了,外邦人,雪上加霜。到晉朝,那五胡,異常猖獗;無非是,俺同種,引虎進狼。自從此.分南北,神州擾亂;到唐朝,才平定,暫息刀槍。到五季,又是個,外強中弱;俺同胞,遭殺戮,好不心傷。宋太祖,坐中原,無才無德;復燕雲,這小事.尚說不適。難怪他,子孫們,懦弱不振;稱臣侄,納貢品,習以為常。那徽宗,和欽宗,為金捉去;只嶽飛,打死仗,敵住虎狼。朱仙鎮,殺得金,片甲不返;可恨那,秦檜賊,暗地中傷。自此後,我漢人,別無健將;任憑他,屠割我,如豕如羊。元靼子,比金賊,更加兇狠;先滅金,後滅宋,鋒不可當。殺漢人,不計數,好比瓜果;有一件,俺說起,就要斷腸。攻常州,將人膏,燃做燈亮;這殘忍,想一想,好不淒涼。豈非是,異種人,原無惻隱;俺同胞,把仇髓,認做君王。想當日,那金元,人數極少;合計算,數十萬,有甚高強!俺漢人,百敵一,都還有剩;為什麼,寡勝眾,反易天常?只緣我,不曉得,種族主義;為他人,殺同胞,喪盡天良。他們來,全不要,自己費力;只要我,中國人,自相殘傷。這滿洲,滅我國,就是此策;吳三桂,孔有德,為虎作倀。那清初,所殺的,何止千萬;那一個,不是我,自倒門牆!俺漢人,想興復,倒說造反;便有這,無恥的,替他勤王。還有那,讀書人,動言忠孝;全不曉,忠孝字,真理大綱。是聖賢,應忠國,怎忠外姓? 分明是,殘同種,滅喪綱常。轉瞬間,西洋人,來做皇帝;這班人,少不得,又減聖皇。想起來,好傷心,有淚莫灑;這奴種,到何日,始能盡亡?還有那,假維新,主張立憲;略珍域,講服重,胡漢一堂。這議論,都是個,隔靴撾癢;當時事,全不道,好像顛狂。倪若是,現政府,勵精圖治;保得住,俺漢種,不道凶殃。俺漢人,就吞聲,隸他宇下;納血稅,做奴僕,也自無妨。怎奈他,把國事,全然不理;滿朝中,除媚外,別無他長。俺漢人,再靠他,真不得了! 好像那,四萬萬,捆入法場。俄羅斯,自北方,包我三面;英吉利,假通商,毒計中藏。法蘭西,佔廣州,窺伺黔桂;德意志,膠州領,虎視東方。新日本,取臺灣,再圖福建;美利堅,也想要,割土分疆。這中國,那一點,我還有分? 這朝廷,原是個,名存實亡。替洋人,做一個,守土官長;壓制我,眾漢人,拱手降洋。俺漢人,自應該,想個計策;為什麼,到死地,不慌不忙?痛只痛,甲午年,打下敗陣:痛只痛,庚子年,慘遭殺傷。痛只痛,割去地,萬古不返;痛只痛,所賠款,永世難償。痛只痛,東三省,又將割獻;痛只痛,法國兵,又到南方。痛只痛,因通商,民窮財盡;痛只痛,失礦權,莫保糟糠。痛只痛,辦教案,人命如草;痛只痛,修鐵路,人扼我吭。痛只痛、在租界,時遭淩踐;痛只痛,出外洋,日苦深湯。怕只怕,做印度,廣土不保;怕只怕,做安南,中興無望。怕只怕,做波蘭,飄零異域;怕只怕,做猶太,沒有家鄉!怕只怕,做非洲,永為牛馬;怕只怕,做南洋,服事犬羊。怕只怕,做澳洲,要把種滅;怕只怕,做苗瑤,日見消亡。左一思,右一想,真正危險,說起來,不由人,膽戰心惶。俺同胞,除非是,死中求活;再無有,好妙計,堪做主張。第一要,除黨見,同心同德。第二要,講公德,有條有綱。第三要,重武備,能戰能守。第四要,務實業,可富可強。第五要,興學堂,教育普及。第六要,立演說,思想遍揚。第七要,興女學,培植根本。第八要,禁纏足,敬俗矯匡。第九要,把洋煙,一點不吃。第十要,凡社會,概為改良。這十要,無一件,不是切緊;勸同胞,再不可,互相觀望。還須要,把生死,十分看透;殺國仇,保同族,效命疆場。杜蘭斯,不及我,一府之大;與英國,戰三年,末折鋒芒。何況我,四萬萬,齊心決死;任憑他,什麼國,也不敢當。看近末、西洋人,到了極步;這是我,毫未曾,較短比長。天下事,怕的是,不肯去做;斷沒有,做不到,有志莫償。這杜國,豈非是,確憑確證;難道我,不如他,甘做庸常。要學那,法蘭西,改革弊政。要學那,德意志,報復兇狂。要學那,美利堅,離英自立。要學那,義大利,獨自稱王。莫學那,張弘範,引元入宋。莫學那,洪承疇,狠心毒腸。莫學那,曾國藩,為仇盡力。莫學那,葉志超,臨陣逃亡。或排外,或革命,舍死做去;孫而子,子而孫,永遠不忘。這目的,總有時,自然達到;縱不成,也落得,萬古流芳。文天祥,史可法,為國死節;到於今,都個個,頂祝馨香。越怕死,越要死,死終不免;捨得家,保得家,家國兩昌。那元朝,殺中國,千八百萬;那清朝,殺戮我,四十星霜。洗揚州,屠嘉定,天昏地暗;束著手,跪著膝,枉作天殃。閻典史,據江陰.當場廖戰;八十日,城乃破,清兵半傷。苟當日,千餘縣! 皆打死仗;這滿洲,縱然狠,也不夠亡。無如人,都貪生,望風逃散;遇著敵,好像那,雪見太陽。或懸樑,或投井,填街塞巷;婦女們,被擄去,拆散鴛鴦。那丁壯,編旗下,充當苦役;任世世,不自由,賽過牛羊。那田地,被圈出,八旗享受;那房屋,入了官,變做旗莊。還要我,十八省,完納糧銅;養給他,五百萬,踴躍輸將。看起來,留得命,有何好處;倒不如,做雄鬼,為國之光。這些事,雖過了,難以深講;恐將來,那慘酷.百倍蕭涼。怎奈人,把生死,仍看不透;說到死,就便要,魂魄失喪。任同胞,都殺盡,只圖獨免;那曉得,這一死,終不能攘。也有道,是氣數,不關人事;也有道,當積弱,不可輕嘗。這些話,好一比,猶如說夢;退一步,進一步,坐以待亡。那滿人,到今日,勢消力小;全不要,懼伯他,失掉主張。那列強,縱然是,富強無敵;他為客,我為主,也自無妨。只要我,眾同胞,認清種族;只要我,眾同胞,發現天良。只要我,眾同胞,不幫別個;只要我,眾同胞,不殺同鄉。那怕他,槍如林,炮如雨下;那怕他,將又廣,兵又精強。那怕他,專制政,層層束縛;那怕他,天羅網,處處高張。猛睡獅、夢中醒,向天一吼;百獸驚,龍蛇走,魑魅逃藏。改條約,復政權、完全獨立;雪仇恥,驅外族,復我冠裳。到那時,齊叫道,中華萬歲;才是我,大國民,氣吐眉揚。俺小子,無好言,無以奉勸;這篇話,願大家,細細思量。瓜分互剖逼人來,同種沉淪劇可哀。太息神州今去矣,勸君猛省莫徘徊。[《猛回頭》]

●[清代]秋瑾(鑑湖女俠,1875-1907)
※芸芸眾生,孰不愛生?愛生之極,進而愛群。
※祖國沉淪感不禁,閒來海外覓知音。金甌已缺總須補,為國犧性敢惜身? 嗟險阻,歎飄零。關山萬裡作雄行。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龍泉壁下鳴。[《鷓鴣天》]
※秋風秋雨愁煞人。

●[蘇聯]加里寧[Михаи́л Ива́нович Кали́нин (Mikhail Kalinin),1875-1946]
※你們必須向前人學習,必須掌握人類已經取得的最優秀的成果,然後再由此推陳出新。
※有理想的生活,即充滿了公共利益,因而抱有高尚目的的生活,便是世界上最優美、最有趣的生活。

●[美國]傑克・倫敦(John Griffith Chaney,“Jack London”,1876-1916)
※世界上是先有愛情,才有表達愛情的語言的,在愛情剛到世界上來的青春時期中,它學會了一套方法,往後可始終沒有忘掉過。

●[英國]喬治・屈維廉(George Macaulay Trevelyan,1876-1962)
※歷史並沒有真正的科學價值,它的唯一目的乃是教育別人。[《克萊奧—一位繆斯》]
※歷史有三種不同的任務,我們可以稱為科學的、想像的或推測的和文學的。[《克萊奧—一位繆斯》]

●[現代]陳叔通(1876-1966)
※圍城偷活鬢加霜,八載何嘗苦備嘗?未見整師下江漢,已傳降表出扶桑。明知後事紛難說,縱帶慚顏喜欲狂。似此興亡也兒戲,要須努力救瘡傷。[《圍城》]

●[現代]王國維(1877-1927)
※有境界自成高格。
※可愛者不可信,可信者不可愛。
※人人心中所有,人人筆下所無。
※人品高,則詩格高;心術正,則詩體正。
※紳士的演講,應該像女人的裙子,越短越好。
※治科學者,必有待于史學上之材料;而治史學者,亦不可無科學上之知識。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經此世變,義無再辱。
※起居之不時,飲食之無節,侈於嗜欲,而吝於運動,此數者,致病之大源也。
※人之有生,以欲望生也。欲望之將達也,有希望之快樂;不得達,則有失望之苦痛。然欲望之能達者一,而不能達者什佰,故人生之苦痛亦多矣。
※教育不足造英雄與天才,而英雄與天才自不可無陶冶之教育。
※完全之人物不可不備其真美善之三德,欲達此理想,於是教育之事起。教育之事亦可分為三部:智育、德育(即意志)、美育(即情育)是也。
※教育之宗旨何在,在使人為完全之人物而已。何謂完全之人物?謂人之能力無不發達且調和是也。人之能力分為內外二者:一曰身體之能力,一曰精神之能力。發達其身體而萎縮其精神,或發達其精神而罷敝其身體,皆非所謂完全者也。完全之人物,精神與身體必不可不為調和之發達。
※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眾裏尋他千百度,回頭驀見,那人正在燈火闌珊處”,此第三境也。此等語皆非大詞人不能道。 然遽以此意解釋諸詞,恐為晏、歐諸公所不許也。[《人間詞話》]
※詩人對宇宙人生,須入乎其內,又須出乎其外。入乎其內,故能寫之。出乎其外,故能觀之。入乎其內,故有生氣。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詩人必有輕視外物之意,故能以奴僕命風月。又必有重視外物之意,故能與花鳥共憂樂。[《人間詞話》]
※自然中之物,互相限制。然其寫之于文學及美術中也,必遺其關係,限制之處。故雖寫實家,亦理想家也。又雖如何虛構之境,其材料必求之于自然,而其構造,亦必從自然之法則。故雖理想家,亦寫實家也。[《人間詞話》]
※大家之作,其言情必沁人心脾,其寫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辭脫口而出,無嬌柔妝束之態。以其所見者真,所知者深也。詩詞皆然。[《人間詞話》]
※有造境,有寫境。此理想與寫實二派之所由分。然二者頗難區別。因大詩人所造之境,必合乎自然,所寫之境,必鄰於理想故也。[《人間詞話》]
※有有我之境,有無我之境。“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裏斜陽暮”,有我之境也;“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寒波澹澹起,白鳥悠悠下”,無我之境也。有我之境,以我觀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無我之境,以物觀物,故不知何者為我,何者為物。[《人間詞話》]
※四言敝而有楚辭,楚辭敝而有五言,五言敝而有七言,古詩敝而有律絕,律絕敝而有詞。蓋文體通行既久,染指遂多,自成習套。豪傑之士,亦難於其中自出新意,故遁而作他體,以自解脫。一切文體所以始盛終衰者,皆由於此。故謂文學後不如前,餘未敢信。但就一體論,則此說固無以易也。[《人間詞話》]
※萬木沉酣新雨後,百昌蘇醒曉風前。四時可愛唯春日,一事能狂便少年。[《曉步》]
※垂楊深院,院落雙飛燕。翠幕銀燈春不淺,記得那時初見。 眼波靨暈微流,尊前卻按涼州。拼取一生腸斷,消他幾度回眸。 [《清平樂》]
※今年花事垂垂過,明歲花開應更嚲。看花終古少年多,只恐少年非屬我。 勸君莫厭尊罍大,醉倒且拼花底臥。君看今日樹頭花,不是去年枝上朵。[玉樓春》]
※高城鼓動蘭釭灺,睡也還醒。醉也還醒。忽聽孤鴻三兩聲。 人生只似風前絮,歡也零星,悲也零星。都作連江點點萍![《採桑子》]
※閱盡天涯離別苦,不道歸來,零落花如許。花底相看無一語,綠窗春與天俱莫。 待把相思燈下訴,一縷新歡,舊恨千千縷。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蝶戀花》]※水抱孤城,雪開遠戍,垂柳點點棲鴉。晚潮初落,殘日漾平沙。白鳥悠悠自去;汀洲外,無限蒹葭。西風起,飛花如雪,冉冉去帆斜。 天涯,還憶舊,香塵隨馬,明月窺車。漸西風鏡裏,暗換年華。縱使長條無恙,重來處,攀折堪嗟。人何許?朱樓一角,寂寞倚殘霞。[《滿庭芳》]
※山寺微茫背夕曛,鳥飛不到半山昏。上方孤磬定行雲。 試上高峰窺皓月,偶開天眼覷紅塵。可憐身是眼中人。[《浣溪沙》]
※(用章質夫、蘇子瞻唱和韻)開時不與人看,如何一霎濛濛墜。日長無緒,回廊小立,迷離情思。細雨池塘,斜陽院落,重門深閉。正參差欲住,輕衫掠處,又特地因風起。
花事闌珊到汝,更休尋、滿枝瓊綴。算人只合,人間哀樂,者般零碎。一樣飄零,寧為塵土,勿隨流水。怕盈盈、一片春江,都貯得離人淚。 [《水龍吟》]
※屏卻相思,近來知道都無益。不成拋擲,夢裏終相覓。 醒後樓臺,與夢俱明滅。西窗白,紛紛涼月,一院丁香雪。[《點絳唇》]
※列炬歸來酒未醒。六街人靜馬蹄輕。月中薄霧濛濛白,橋外漁燈點點青。  從醉裏,憶平生。可憐心事太崢嶸。更看此夜西樓夢,摘得星辰滿袖行。[《鷓鴣天》]

●[現代]徐特立(1877-1968)
※一個人有了遠大的理想,就是在最艱苦困難的時候,也會感到幸福。
※一個人最怕不老實,青年人最可貴的是老實作風。“老實”就是不自欺欺人,做到不欺騙人家容易,不欺騙自己最難。“老實作風”就是腳踏實地,不佔便宜。世界上沒有便宜的事,誰想佔便宜就會吃虧。

●[墨西哥]P.維拉[Pancho Villa(José Doroteo Arango Arámbula),1878-1923]
※不要讓我的生命像這樣就結束了,告訴他們我說過的這些話。(Don’t let it end like this . Tell them I said something.)[臨終遺言]

●[日本]寺田寅彥[てらだ とらひこ(Torahiko Terada),1878 - 1935]
※在科學的世界裏,謬誤如同泡沫,很快就會消失,真理則是永存的。
※科學的歷史,從某種意義上說,就是錯覺和失敗的歷史,是偉大的玩愚者以笨拙和低效能進行工作的歷史。[《科學家與頭腦》]

●[美國]L. 巴瑞摩爾(Lionel Barrymore,1878-1954)
※死?我想說不,親愛的夥計。巴瑞摩爾決不會允許這類傳統的事情發生在他的身上。(Die I should say not, dear fellow. No Barrymore would allow such a conventional thing to happen to him.)[臨終遺言]

●[現代]黃炎培(1878-1965)
※春秋貶盡戰無名,送入雲端野哭聲。一白河淮新戰骨,忍揩淚眼看春城。[《自上海飛南京》]

●[現代]吳玉章(1878-1966)
※春蠶到死絲方盡,人至期頤亦不休。一息尚存須努力,留作青年好範疇。

●[現代]陳獨秀(陳仲甫、實庵,1879-1942)
※宗教之功,勝殘勸善,未嘗無益于人群;然而其迷信神權,蔽塞人智,是所短也。
※西方人以法治為本位,以實利為本位,故以小人始,以君子終;中國人以感情為本位,以虛文為本位,故全都以君子始,以小人終!
※我們愛的是人民拿出愛國心抵抗被人壓迫的國家,不是政府利用人民愛國心壓迫別人的國家。我們愛的是國家為人民謀幸福的國家,不是人民為國家做犧牲的國家。
※世界文明發源地有二:一是科學研究室,一是監獄。我們青年要立志出了研究室就入監獄,出了監獄就入研究室,這才是人生最高尚優美的生活。從這兩處發生的文明,才是真正的文明,才是有生命有價值的文明。
※民主不是哪一個階級的概念,而是整個人類幾百年鬥爭才實現的。無產階級民主不是一個空洞名詞,其具體內容也和資產階級民主同樣要求一切公民都有集會、結社、言論、出版、罷工之自由。國家者,保障人民之權利,謀益人民之幸福者也。不此之務,其國也存之無所榮、亡之無所惜。
※竊以少年老成,中國稱人之語也;年長而勿衰(Keep young while growing old),英美人相勖之辭也。此亦東西民族涉想不同、現象趨異之一端歟?青年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動,如利刃之新發於硎,人生最可寶貴之時期也。青年之於社會,猶新鮮活潑細胞之在人身,新陳代謝,陳腐朽敗者無時不在天然淘汰之途,與新鮮活潑者以空間之位置及時間之生命。人身遵新陳代謝之道則健康,陳腐朽敗之細胞充塞人身則人身死;社會遵新陳代謝之道則隆盛,陳腐朽敗之分子充塞社會則社會亡。……青年乎!其有以此自任者乎?若夫明其是非,以供決擇,謹陳六義,幸平心察之:一、自主的而非奴隸的……二、進步的而非保守的……三、進取的而非退隱的……四、世界的而非鎖國的……五、實利的而非虛文的……六、科學的而非想像的。[《敬告青年》,原載1915年9月15日《青年雜誌》(後改《新青年》)1卷1號]
※推倒雕琢的、阿諛的貴族文學,建設平易的、抒情的國民文學;推倒陳腐的、鋪張的古典文學,建設新鮮的、立誠的寫實文學;推倒迂晦的、艱澀的山林文學,建設明瞭的、通俗的社會文學。從內容到形式對封建舊文學持批判否定態度並從啟蒙的角度抨擊舊文學與“阿諛誇張、虛偽迂闊之國民性”互為因果,主張以革新文學作為革新政治、改造社會之途。[《文學革命論》,發表於1917年2月1日《新青年》第二期]
※他們所非難本志的,無非是破壞孔教,破壞禮法,破壞國粹,破壞貞節,破壞舊倫理(忠、孝、節、義),破壞舊藝術(中國戲),破壞舊宗教(鬼神),破壞舊文學,破壞舊政治(特權人治),這幾條罪案。這幾條罪案,本社同人當然直認不諱。但是追本溯源,本志同人本來無罪,只因為擁護那德莫克拉西(Democracy)和賽因斯(Science)兩位先生,才犯了這幾條滔天的大罪。要擁護那德先生,便不得不反對孔教、禮法、貞節、舊倫理、舊政治。要擁護那賽先生,便不得不反對舊藝術、舊宗教。要擁護德先生又要擁護賽先生,便不得不反對國粹和舊文學。大家平心細想,本志除了擁護德、賽兩先生之外,還有別項罪案沒有呢?若是沒有,請你們不用專門非難本志,要有氣力、有膽量來反對德、賽兩先生,才算是好漢,才算是根本的辦法。[《本志罪案之答辯書》(1919年1月)]

●[匈牙利]莫里茲(Móricz Zsigmond,1879-1942)
※舊希望欺騙了我們的地方,就存在著希望。

●[美國]約・厄斯金(John Erskine,1879-1951)
※世界如果是個舞臺,那我們在化粧室裏要花多少時間來無聊地裝扮自己!

●[蘇聯]斯大林[Иосиф Виссарионович Сталин (Joseph Vissarionovich Stalin),1879-1953)
※有理想的人,生活總是火熱的。
※偉大的精力只是為了偉大的目的而產生的。
※在蘇聯的軍隊裏,撤退比前進更需要勇氣。
※人材,幹部,是世界上所有寶貴的資本中最寶貴最有決定意義的資本。
※學習。向所有的人學習,不論向敵人或朋友都要學習,特別是向敵人學習。
※要建設,就必須有知識,必須掌握科學。而要有知識,就必須學習,頑強地、耐心地學。※人生最寶貴的是生命,人生最需要的是學習,人生最愉快的是工作,人生最重要的是友誼。
※思想比武器更有威力。我們是絕不會給敵人任何武器的。難道我們會讓敵人有思想嗎?
※不管我們的成績有多麼大,我們仍然因該清醒地估計敵人的力量,提高警惕,決不容許在自己的隊伍中有驕傲自大、安然自得和疏忽大意的情緒。
※一個人的死是悲劇,一百萬人的死是個統計數據。
※真理需要謊言大軍的保護。
※世界上沒有人人都不信的謊言,也沒有一句謊言都不信或只相信謊言的人。
※同志們!公民們!兄弟姊妹們!我們的陸海軍戰士們!希特勒德國從6 月22 日起向我們祖國發動的背信棄義的軍事進攻,正在繼續著。……德國法西斯軍隊真的像法西斯的吹牛宣傳家所不斷吹噓的那樣,是無敵的軍隊嗎? 當然不是!歷史表明,無敵的軍隊現在沒有,過去也沒有過。拿破崙的軍隊曾被認為是無敵的,可是這支軍隊卻先後被俄國的、英國的和德國的軍隊擊潰了。在第一次帝國主義大戰時期,威廉的德國軍隊也曾被認為是無敵的軍隊,可是這支軍隊曾經數次敗在俄國軍隊和英法軍隊的手中,終於被英法軍隊擊潰了。對於現在希特勒的德國法西斯軍隊也應當這樣說。這支軍隊在歐洲大陸上還沒有遇到過重大的抵抗,只是在我國領土上,它才遇到了重大的抵抗。既然由於這種抵抗,德國法西斯軍隊的精銳師巳被我們紅軍擊潰,這就是說,正像拿破崙和威廉的軍隊曾經被擊潰一樣,希特勒法西斯軍隊也是能夠被擊潰的,而且一定會被擊潰。……同法西斯德國的戰爭,絕不能看成普通的戰爭。這場戰爭不僅是兩國軍隊之間的戰爭。它同時是全體蘇聯人民反德國法西斯軍隊的偉大戰爭。這場反法西斯壓迫者的全民衛國戰爭的目的,不僅是要消除我國面臨的危險,而已還要幫助那些呻吟在德國法西斯主義枷鎖下的歐洲各國人民。在這場解放戰爭中,我們不是孤立的。在這場偉大戰爭中,歐洲和美洲各國人民,其中包括受希特勒頭目們奴役的德國人民,將是我們可靠的同盟者。我們為了保衛我們祖國的自由而進行的戰爭,將同歐洲和美洲各國人民為爭取他們的獨立。民主自由的鬥爭匯合在一起。這將是各國人民爭取自由、反對希特勒法西斯軍隊的奴役和奴役威脅而結成的統一戰線。……用我們的一切力量來支援我們英勇的紅軍和我們光榮的紅海軍!用人民的一切力量來粉碎敵人!為爭取我們的勝利,前進![1941 年7 月3 日廣播演說]
※這一群喪盡天良、毫無人格、充滿獸性的人恬不知恥地號召消滅偉大的俄羅斯民族,消滅普列漢諾夫和列寧、別林斯基和車爾尼雪夫斯基、普希金和托爾斯泰、格林卡和柴可夫斯基、高爾基和契訶夫、謝切諾夫和巴甫洛夫、列賓和蘇利柯夫、蘇沃洛夫和庫圖佐夫的民族,德國侵略者想對蘇聯各族人民進行殲滅戰。好吧,既然德國人想進行殲滅戰,他們就一定得到殲滅戰。今後我們的任務,蘇聯各族人民的任務,我們陸海軍戰士、指揮員和政治工作人員的任務,就是把侵入我們祖國領土的所有德國人–佔領者一個不剩地殲滅掉![1941 年11月6日紀念十月革命的講話]
※紅軍和紅海軍戰士們,指揮員和政治工作人員們,男女工人們,集體農莊的男女莊員們,智力勞動者們,在敵後暫時陷在德國強盜壓迫下的兄弟姐妹們,我們那些破壞德國侵略者後方的光榮的男女遊擊隊隊員們,同志們!我代表蘇維埃政府和我們布爾什維克党向你們致敬,並慶祝偉大的十月社會主義革命二十四周年。同志們!今天是在嚴重情況下慶祝十月革命二十四周年的。德國強盜背信棄義的進攻和強加於我們的戰爭,造成了對我們的威脅。我們暫時失去了一些地區,敵人已經進犯到列寧格勒和莫斯科的門口。敵人認為,在第一次打擊之後,我們的軍隊就會崩潰,我們的國家就會屈膝投降。可是,敵人大大地失算了。我們的陸海軍雖然暫時失利,但仍然在整個戰線上英勇地反擊著敵人的攻擊,使敵人損失慘重,而我們的國家,我們全國已經組成了一個統一的戰鬥陣營,同我們陸海軍一起共同來粉碎德國侵略者。 ……全世界都注視著你們,把你們看作是能夠消滅德國侵略者匪軍的力量。處在德國侵略者枷鎖下的被奴役的歐洲各國人民都注視著你們,把你們看作是他們的解放者。偉大的解放使命已經落在你們的肩上。你們不要辜負這個使命!你們進行的戰爭是解放戰爭,正義戰爭。讓我們的偉大先輩——亞歷山大・涅夫斯基、季米特里・頓斯科伊、庫茲馬・米寧、季米特里・波札爾斯基、亞歷山大・蘇沃洛夫、米哈伊爾・庫圖佐夫的英勇形象,在這次戰爭中鼓舞你們!讓偉大的列寧的勝利旗幟引導你們!徹底粉碎德國侵略者!消滅德國佔領者! 我們光榮的祖國、我們祖國的自由、我們祖國獨立萬歲!旗幟下向勝利前進![1941 年11 月7 日紅場閱兵演說]

●[美國]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1879-1955)
※成功=艱苦的勞動+正確的方法+少談空話。
※在天才和勤奮之間,我毫不遲疑地選擇勤奮,它幾乎是世界上一切成就的催生婆。
※在一個崇高的目的支援下,不停地工作,即使慢,也一定會獲得成功。
※自信是邁向成功的第一步。
※耐心和恒心總會得到報酬的。
※推動你的事業,不要讓你的事業推動你。
※求學猶植樹,春天開花朵,秋天結果實。
※決不要把你們的學習看成是任務,而是一個令人羡慕的機會。為了你們自己的歡樂和今後工作所屬社會的利益,去學習。
※在所閱讀的書本中找出可以把自己引到深處的東西,把其他一切統統拋掉,就是拋掉使頭腦負擔過重和會把自己誘離要點的一切。※知識不能單從經驗中得出,而只能從理智的發現與觀察到的事實兩者的比較中得出。
※把時間花費在閱讀他人的著述吧。你可借他人辛苦的東西,輕易改善自己。
※真正的快樂,是對生活的樂觀,對工作的愉快,對事業的熱心。
※在學校和生活中,工作的最重要的動力是工作中的樂趣,是工作獲得結果時的樂趣以及對這個結果的社會價值的認識。
※學生尊敬教師的唯一源泉,在於教師的德和才。
※用一個大圓圈代表我學到的知識,但是圓圈之外是那麼多的空白,對我來說就意味著無知。而且圓圈越大,它的圓周就越長,它與外界空白的接觸而也就越大。由此可見,我感到不懂的地方還大得很呢。
※人所具備的智力僅夠使自己清楚地認識到,在大自然面前自己的智力是何等的欠缺。如果這種謙卑精神能為世人所共有,那麼人類活動的世界就會更加具有吸引力。
※想像力比知識更重要,因為知識是有限的,而想像力概括著世界上的一切,推動著進步,並且是知識進化的源泉。嚴肅地說,想像力是科學研究中的實在因素。
※不管時代的潮流和社會的風尚怎樣,人總可以憑著高貴的品質,超脫時代和社會,走自己正確的道路。
※每個人都有一定的理想,這種理想決定著他的努力和判斷的方向。就在這種意義上,我從來不把安逸和快樂看做生活目的的本身。
※我從不想未來,它來得太快。
※等你們六十歲的時候,你們就會珍惜由你們支配的每一個鐘頭了。
※世界上,宇宙中,有多少難解的謎啊……還是抓緊時間工作吧!※人只有獻身於社會,才能找出那短暫而有風險的生命的意義。
※興趣是最好的老師。
※學校的目標應當是培養有獨立行動和獨立思考的人。
※在小事上對真理持輕率態度的人,在大事上也是不足信任的。
※對於一個為了發現一丁點兒真理而奮鬥終生的人來說,如果他能親眼看到別人真正理解並喜歡他的工作,那他就得到了最美好的報償。
※只要你有一件合理的事去做,你的生活就會顯得特別美好。
※科學研究能破除迷信,因為它鼓勵人們根據因果關係來思考和觀察事物。
※我們的科學史,只寫某人某人取得成功,在成功者之前探索道路的,發現“此路不通”的失敗者統統不寫,這是很不公平的。
※不要努力成為一個成功者,要努力成為一個有價值的人。
※一個人的真正價值,首先決定於他在什麼程度上和在什麼意義上從自我解放出來。
※一個人的價值,應該看他貢獻什麼,而不應當看他取得什麼。
※人只有獻身於社會,才能找出那短暫而有風險的生命之意義。
※每個人都有一定的理想,決定著他努力和判斷的方向。就在這個意義上,我從來不把安逸和享樂看做是生活目的的本身─這種基礎,我叫它豬欄的理想。照亮我的道路,並且不斷地給我新的勇氣去愉快地正視生活的理想,是善、美和真。要是沒有志同道合者之間的親切感情,要不是全神貫注於客觀世界——那個在藝術和科學工作領域裏永遠達不到的對象,那末在我看來,生活就會是空虛的。人們所努力追求的庸俗的目標——財產、虛榮、奢侈的生活——我總覺得都是可鄙的。
※現在,大家都為了電冰箱、汽車、房子而奔波,追逐,競爭。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特徵。但是也還有不少人,他們不追求這些物質的東西,他們追求理想和真理,得到了內心的自由和安寧。
※我絕對相信,在這個世界上,財富絕不能使人類進步。
※只有獻身社會,才能找出那實際上最短暫而有風險的生命的意義。
※世間最美好的東西,莫過於有幾個頭腦和心地都很正直的嚴正的朋友。
※通過人工手段延長生命沒什麼意義。我已經完成了使命,是時候離去了。我要瀟灑地離去。[臨終遺言]

●[美國]E. 巴瑞摩爾(Ethel Barrymore,1879-1959)
※大家都高興嗎,我願大家都高興,我知道,我是高興的。(Is every body happy, I want every body to be happy. I know I’m happy.)[臨終遺言]

●[現代]于右任(1879-1964)
※中原豺狼滿,客又洛陽行。大漠隨車轉,雄關入眼平。風雲遲季子,肝膽託侯生。清水黃塵外,無勞問戰爭。[《汴洛道中》]
※風虎雲龍也偶然,欺人青史話連篇。中原代有英雄出,各苦生民幾十年。[《七絕》]
※葬我於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陸;大陸不可見兮,只有痛哭!葬我於高山之上兮,望我故鄉;故鄉不可見兮,永不能忘!天蒼蒼,野茫茫,山之上,國有殤![《望大陸》]

●[德國]斯賓格勒(Oswald Arnold Gottfried Spengler,1880-1936)
※願意的人,命運領著走。不願意的人,命運拖著走。[《西方的沒落》]
※大多數文化都經歷了一個生命的週期,西方文化也不例外。西方已經走過了文化的創造階段,正通過反省物質享受而邁向無可挽回的沒落。[《西方的沒落》]
※我們的人生只是看起來有目的,根本上是沒有目的的,我們能夠說清楚我們為什麼要存在嗎?沒有任何理由,所以我們也難以說清楚自己最終為什麼活著。[《西方的沒落》]

●[印度]普列姆昌德(Munshi Premchand,1880-1936)
※對人來說,最最重要的東西是尊嚴。[《辭職》]
※在人類生活中,競爭心是具有重大意義的東西。[《虔誠的教徒蘇姜》]
※希望是熱情之母,它孕育著榮譽,孕育著力量,孕育生命。一句話,希望是世間萬物的主宰。[《半斤小麥》]
※希望的燈一旦熄滅,生命刹那變成了一片黑暗。[《咒語》]
※世界上是一片戰場,在這戰場上,,只有當機立斷的統帥才能取得勝利。

●[現代]弘一法師(李叔同,1880-1942 )
※無心者公,無我者明。
※以情恕人,以理律己。
※為善最樂,讀書便佳。
※事不可做盡,言不可道盡。
※大著肚皮容物,立定腳跟做人。
※緩字可以免悔,退字可以免禍。
※聰明者戒太察,剛強者戒太暴。
※不自重者取辱,不自畏者招禍。
※處事須留餘地,責善切戒盡言。
※靜座常思己過,閑談莫論人非。
※物忌全勝,事忌全美,人忌全盛。
※臨事須替別人想,論人先將自己想。
※欲論人者先自論,欲知人者先自知。
※逆境順境看襟度,臨喜臨怒看涵養。
※書有未曾經我讀,事無不可對人言。
※必有容,德乃大;必有忍,事乃濟。
※善用威者不輕怒,善用恩者不妄施。
※心志要苦,意趣要樂,氣度要宏,言動要謹。
※學一分退讓,討一分便宜;增一分享用,減一分福澤。
※論人當節取其長,曲諒其短;做事必先審其害,後計其利。
※受得小氣,則不至於受大氣;吃得小虧,則不至於吃大虧。
※處難處之事愈宜寬,處難處之人愈宜厚,處至急之事愈宜緩。
※忍與讓,足以消無窮之災悔。古人有言:終身讓路,不失尺寸。
※謙退是保身第一法,安詳是處世第一法,涵容是待人第一法,恬淡是養心第一法。
※持身不可太皎潔,一切侮辱垢穢要茹納得;處世不可太分明,一切賢愚好醜要包容得。
※恩怕先益後損,威怕先鬆後緊。…先益後損,則恩反為仇,前功盡棄;先鬆後緊,則管束不下,反招怨怒。
※輕當矯之以重,浮當矯之以實,褊當矯之以寬,躁急當矯之以和緩,剛暴當矯之以溫柔,淺露當矯之以沉潛。
※人當變故之來,只宜靜守,不宜躁動。即使萬無解救,而志正守確,雖事不可為,而心終可白。否則必致身敗,而名亦不保,非所以處變之道。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壺濁酒盡餘歡,今宵別夢寒。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問君此去幾時還,來時莫徘徊。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難得是歡聚,惟有別離多。[《送別》,或作《畢業歌》、《驪歌》]

●[美國]門肯(Henry Louis Mencken,1880-1956)
※聲望再高人的也無法完全實現自己的生活準則;德行再好的人也必須努力避免罪惡。

●[美國]喬・霍蘭(George Holland Sabine,1880-1961)
※理想是世界的主宰。

●[現代]陳垣(陳援庵,1880-1971)
※毋信人之言,人實誑汝。
※一人勞而萬人逸,一時勞而多時逸。
※要專門讀通一些書,這就是專精,也就是深入細緻,要求甚解。
※思想史、文化史等,頗空泛而弘廓,不成一專門學問。為足下自身計,欲成一專門學者,似尚須縮短戰線,專精一二類或一二朝代。[1933年對青年學者的告誡]
※校勘為讀史先務,日讀誤書而不知,未為善學也。[《通鑒胡注表微‧校勘篇》]
※考證為史學方法之一,欲實事求是,非考證不可。[《通鑒胡注表微‧考證篇》]
※史書上之記載,有待於以避諱解釋者甚眾,不講避諱學,不足以讀中國之史也。[《通鑒胡注表微‧避諱篇》]
※史貴求真,然有時不必過泥。凡足以傷民族之感情,失國家之體統者,不載不失為真也。 [《通鑒胡注表微‧邊事篇》]
※民心者,人民心理之向背也。人民心理之向背,大抵以政治之善惡為依歸;夷夏之防,有時並不足恃,是可惕然者也。[《通鑒胡注表微‧民心篇》]
※從前專重考證,服膺嘉定錢氏;事變後頗趨重實用,推尊崑山顧氏;近又進一步,頗提倡有意義之史學。故前兩年講《日知錄》,今年講《鮚埼亭集》,亦欲正人心,端士習,不徒為精密之考證而已。此蓋時勢為之,若藥不瞑眩,厥疾弗瘳也。[1943年自述史學三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