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實研究中華文明史〉

余早逾杖朝之年,投身歷史教學研究行業亦超過一甲子而有餘。近年雖仍事筆耕及編製網站,唯較少引經據典作長篇大論。不過,常見一些歷史、考古文章,論及中華古史,對某些提法頗覺不以爲然,大有不吐不快之感。即使未能詳舉實證,也願以實事求是態度,談出自己的感想,以求正於學界仝仁。

一、古代“文明”標準與中華文明發端

按照現代漢語﹐文明含有文化昌明﹑發達或現代化等意思。但在世界古代史的範疇﹐“文明”一詞卻是英文civilization的對譯。該詞源於拉丁文civis(市民)﹐指城市內較有文化素養﹑具有社會責任的公民﹔後來引申為遠古時期人類進入文化比較昌明﹑進步的社會階段。在古代﹐能夠成為“文明民族”或“文明國家”的首要標誌﹐是文字的發明。同時﹐歷史學家又綜合世界各地的情況﹐提出大約六條進入文明階段的參考標準或特徵﹐例如﹕文字發明創造,已經建立城鎮﹐設立官府管治﹐學會金屬冶煉,從事商業貿易﹐具有宗教信仰。

雖然文明標準有許多條,並非所有文明民族都必須同時具備上述標準不可。不過,“文字發明”應不可或缺,古代兩河流域、埃及和印度,都具備此項。至於中國,在三千多年前,也已發現大量成熟的甲骨文,有些人認爲商代才是信史的開端。而中國古史卻常以大約五千年前的“黃帝建國”,作為文明的開端。究竟應該如何客觀評價中華古代文明開端的這種落差呢?

拙以爲,中華文明肇始於至少五千年前應是可信的。首先,仰韶、紅山、河姆渡、良渚、龍山諸多出土文物,已顯示了各種文明的特徵。雖然,新石器文化≠文明,但其中的城鎮出現、設官治理、工商貿易以及宗教信仰等,已具備了文明的端倪。即以文字發明而言,中國遠古傳說已有伏羲治八卦、倉頡創文字的事跡,仰韶圖畫符號及一些陶文均出現在五六千年前。

以一般常識論,文字最初應比較容易書畫在在樹皮或沙土上,如果刻在陶、甲、骨上,肯定是比較成熟的大量文物。可是中國或者由於氣候關係,遠古的文字不好保存下來。儘管如此,不能因之而迴避或刻意忽略“文字發明”這一文明的首要標準。換言之,在大量古文字文物出土之前,不宜就中華文明開端問題,下過於武斷的結論。當前,吾人仍應繼續致力於相關的重點考古發掘,並努力考釋、破解各種圖畫符號以及陶文等。〔參見:〈世界古代文明及近代化〉(http://www.world10k.com/blog/?p=1641)〕

二、中華民族來源諸說及“一體多元”

中國人是否源於本土?過去有西來説、本土說。一切應由實證科學説話。首先應正確理解“中華民族一體多元”的說法。由原中央民族大學歷史系陳連開教授首先提出的“一體多元”,經費孝通博士的大力倡導,早已膾炙人口。但應注意,不可把地理或國家概念變換成民族概念。中華民族是中國五十多民族的合稱,涉及統一多民族國家的概念,此“一體”之謂也。其中各族文化有不同特色而呈現“多元”,不等於各民族都同源。誠然,漢族是大雜燴、大雜種,但與維吾爾、哈薩克等還是來源不同。就以漢族本身而言,先秦以降融入的百越、胡人等,還是有其本身的源頭,不完全出自炎黃一支。〔參見〈由炎、黃二帝論及中華民族形成問題〉(world10k.com/blog/p?=17)〈中華文明必須揚長避短才能走向世界〉(world10k.com/blog/p?=17)

中華民族中,是否有的邊裔民族是西來或南來的呢?應該有。四千多年前的四川三星堆文化,那青銅面像從何而來,那只有波斯灣才有的貝殼又來自何方?猶記1999年筆者在擔任中華萬年網總編輯時,已留心此事,並聯想起1964-1965年到四川涼山地區參加“四清”工作時,經常接觸的不與外人通婚、某些帶深目高鼻的高大黑彜。在那20至21世紀之交出差北京時,已把一些感想面告老友、中央民族大學邵獻書教授,云及香港饒宗頤專家也在關注其事。對於出土遺跡,不能因欲迴避西來説而只強調某些文物和中原的統一性。那類似西亞、北非人像,本身就是一種無聲但難以否定的實物檔案。

另見某地閩台舘竟謂台灣山地居民是從大陸遷來。其實明代末年鄭成功時期内地居民大量遷台,山地土著已存。較早記及台灣民族的(明)陳第《東番記》也説不清其由來。那由琉球而南經台灣、華南至南洋,存在着的南島語系海洋民族,其起源頗早。古代百越一部分或台灣山地居民是否與之有關,仍值得不斷考證。

由此可以想見,中華民族中的個別民族來源或屬外來,主張民族多源≠不愛國。一些學術問題,如族源、歷史斷代,應提倡百家爭鳴,不宜下政治結論或搞什麽“斷代工程”以統一輿論。除民族外,宗教也無小事,不能輕易宏論什麽“中國化”,如景、回等是一神教,能否根本改變其信仰宗旨呢?只能去其排他性,提倡與他教和平共處,不能强迫其接受多神性。

三、“師夷長技”不只學皮毛及為賺錢

近代以來,先哲魏源倡導“師夷之長技以制夷”,遂有洋務運動、戊戌維新、清末新政乃至民國的“黃金十年”興焉。李鴻章早已提出中國處於三千年來“未有之大變局”,今亦屬之。十年文革浩劫後的改革開放,應仍類似“師夷之長技以制夷”的更大規模和更新實踐。唯汲取歷史教訓,“師夷長技”不可只襲其皮毛,而應有所更新創造。

以互聯網時代的百科全書事業來説,過去紙上“百科全書”諸條多係專家學者署名以示其權威性,但在當今人人都可當歌星(卡拉OK)、舞蹈家(迪士可)和作家(部落格以至微信)的時代,人們似乎不必再艱苦學習、積累知識了,信手拈來就可通過谷歌、維基、百度搜尋到資料。至於其正確與否,又有誰在乎呢?!〔參見〈手機、手腦時代的中文寫作問題 ─ 人人都能當作家?〉(world10k.com/blog/?p=2305)〕不過筆者深信,如同各行各業都應堅持專家水準和工匠精神一樣,網上百科全書必然也會出現其權威時代。從事其行業者,必須花大氣力悉心以赴,不要以爲學學人家、初具規模就又心有旁鶩,借百科全書招牌去玩人造汽車了。如此,如何對得起中華學術事業?

更有甚者,某些互聯網業者,拿着外國大股東的資本,利用外國網業的相關技術,打着“愛國”旗號在中國大市場賺國人的錢,然後再到外國去上市發洋財。其根本目的端在賺錢,對中國科技事業禍大於利,切切不可縱容之。

四、由夏禹治水想到“人定勝天”可否

2021年7月20日來,河南鄭州因連日暴雨釀成大災,洪水迅即淹沒城市,毀壞房屋、道路及地鐵等交通幹綫,近百人遇難。噩耗傳來,令人反思。鄭州地處黃河邊,為何積水成災?歷史上罕見暴雨自是罪魁禍首,但城市下水道建設如何?上游水庫泄洪更是一時難擋。回顧中華文明史,“大禹治水”就在河南等中原地區,黃河、長江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如何善待、治理她們一向是我們祖先萬千年來的重任。禹父鯀治水因行堵截之法九年而敗亡,大禹重在疏浚河道、引水入海,歷十三載而成功。老祖宗的經驗教訓後代怎能遺忘?!在廿一世紀的今日,吾人不能滿足於建設華麗的大廈、車站而忽略城市的下水道,也不能光建水庫蓄水而與河流爭地,令大江大河的水道狹窄而不再通暢。這可是千百年來慘痛的歷史教訓啊!

自遠古以來,華夏先民及子孫世世代代都在想方設法擺脫和克服自然災害。戰國時荀子更提出“人定勝天”的命題。不過,人到底能否勝過天嗎?直到今日,都還是個大問題。秦皇、漢武、唐宗都以萬乘之尊,下令謀求長生不老而不可得。誠然,隋帝曾大修運河使北水南航,欲改變大江大河由西向東流的走向,雖一時奏效但並不長久,後來南糧北調的漕運還是由運河多改走海道。唐宋以來常行“圍湖造田”,不顧湖泊是自然形成的河流汎濫的蓄洪之所。這與天搶地的結果,雖短暫增收了農產品,卻破壞了環境保護,造成長年的大洪災。

時至今·日,科技確實有了長足的進步,人類終於可以飛越地球走向太空。然比起浩瀚無窮的宇宙,此擧不啻為滄海之一粟。對於地球母親而言,風雨變換、天災地震仍是無法阻止的危害。因此,吾人必須學會敬畏自然,想法認識其規律並防止各種天災人禍。水庫修得再多再大,終有溢出的一天,或受敵人破壞而水漫數省,不如加强河道的疏浚。切莫再與天與河爭地搶道,不要不顧地球而盲目深挖洞、搞地下建設,以免到處引發新的地震。至於南水北調、西氣東輸一類工程,也千萬要注意環境保護,吸取隋修運河的教訓。如此並非不要發揮人的主觀能動性,只是要認識自然、保護地球、敬畏天理,才能防範於未來,避免更大的災禍,不使辛苦換來的成果一旦化爲烏有。

[草擬於2021年7月23日,增補於7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