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臘風土記》、《南海志》及其重要性已如前述,然元代海外交通載籍之佼佼者,首推汪大淵的 《島夷誌略》。汪大淵,字煥章,江西南昌人,約生於至大四年(1311年),據 《島夷誌略》張翥序云「西江汪君煥章,當冠年,嘗兩附舶東西洋,所過輒採錄其山川、風土、物產之詭異,居室、飲食、衣服之好尚,與夫貿易賚用之所宜,非其親見不書,則信乎其可徵也」,大概汪氏在至順元年(1330年)由泉州第一次浮海.在國外遊旅數年後返回,順帝至元三年(1337年)左右再次浮海出國,歸來後於至正九年(1349年)撰《島夷誌略》。

《島夷誌略》全書不分卷,共百條,除最後一條「異聞類聚」外,餘皆以地名為名。因許多條內皆有附見地名,故全書所收域外地名多至二百二十餘,可謂洋洋大觀矣。從其遊記可見,大淵之行蹤曾到過今菲律賓、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等南洋數十國,最遠達非洲東岸之桑給巴爾(Zanzibar)。

茲將 《島夷誌略》條目所標的域外地名一一錄注於下:

三島:或指菲律賓的卡拉棉(Calamian)、巴拉望(Palawan)、布桑加(Busuanga)等島。
麻逸:在菲律賓的民都洛(Mindoro)島。
無枝拔:或在馬來半島西南岸的馬六甲(Malacca)一帶。
龍涎嶼:今蘇門答臘島西北海上的布臘斯(Bras)島。
交趾:今越南北部地區。
占城:今越南的中南部。
民多朗:或在今越南的芽莊(Nha Trang)一帶。
賓童龍:今越南東南部的藩朗(Phan Rang)一帶。
真臘:今柬埔寨及越南南部地區。
丹馬令:在馬來西亞的淡麥嶺Tembeling河流域。
日麗:或在蘇門答臘島東北岸之日里(Deli)。
麻里魯:或即今菲律賓之馬尼拉(Manila)。
遐來勿:或謂即印尼的卡里摩爪哇(Karimunjawa)群島。
彭坑:即馬來西亞的彭亨(Pahang)。
吉蘭丹:即馬來西亞之吉蘭丹(Kelantan)。
丁家盧:即馬來西亞之丁加奴(Trengganu)。
戎:或謂在泰國之春蓬(Chumphon)。
羅衛:或謂即羅越,在今馬來西亞之柔佛(Johore)。
羅斛:在泰國之華富里(Lopbury)。
東沖古剌:即泰國之宋卡(Songkhla)。
蘇洛鬲:或即馬來西亞吉打(Kedah)舊稱Srokam之譯音。
針路:或謂在今馬來半島北部西岸的丹老(Mergui)。
八都馬:在今緬甸的莫塔馬(Maktama)一帶。
淡邈:即今緬甸東南岸之土瓦(Tavoy)。
尖山:或指馬來內亞沙巴(Sabah)州的基納巴盧(Kinabalu)山。
八節那間:或在今爪哇島東部的巴那魯干(Panarukan)。
三佛齊:在蘇門答臘的占碑(Jambi)一帶。
嘯噴:或在蘇門答臘東岸的Seruwai一帶。
浡泥:在加里曼丹島北部的文萊(Brunei)一帶。
明家羅:或謂即今斯里蘭卡的Piagalla。
暹:指泰國十三、四世紀的素可泰(Sukhothai)王國。
爪哇:今印度尼西亞之Java島。
重迦羅:Janggala。在爪哇島東部的泗水(Surabaya)。
都督岸:在加里曼丹西北部的達土(Datu)角一帶。
文誕:今印度尼西亞之班達(Banda)群島。
蘇祿:今菲律賓之Sulu群島。
龍牙犀角:在今泰國的北大年(Patani)一帶。
蘇門傍:或今泰國之素攀(Suphan)府一帶。
舊港:即蘇門答臘島之巨港(Palembang)。
龍牙菩提:即馬來西亞之凌加衛(Langkawi)島。
毗舍耶:或謂即菲律賓之米沙鄢(Visayan)群島,一說在臺灣。
班卒:馬來半島南部之Panchor。
蒲奔:或在爪哇島東部之布林賓(Blimbing)一帶。
假里馬打:即印度尼西亞之卡里馬塔(Karimata)群島。
文老古:即印度尼西亞的馬魯古(Maluku)群島。
古里地悶:即今帝汶(Timor)島。
龍牙門:指新加坡海峽或林加(Lingga)海峽。
崑崙:今越南的崑崙(Condore)島及其附近海域。
靈山:在越南的華列拉角(Cap Varella),指石碑(Thach Bi)山延伸至海邊的支脈。
東西竺:指馬來半島東岸外之奧爾(Aur)島。
急水灣:在蘇門答臘島東北端的金剛石角(Diamond Pt.)一帶。
花面:指蘇門答臘北部的巴達克(Batak)人及其居留地。
淡洋:或在蘇門答臘島Tamiang河流域。
須文答剌:Samudra,在今蘇門答臘島北部。
僧加剌:Sinhala,今斯里蘭卡。
勾欄山:今印度尼西亞之格蘭(Gelam)島。
特番里:或謂在印度南部的特拉凡哥爾(Travancore)。
班達里:或謂在印度西南岸的潘達萊英尼(Pandalayini)。
曼陀郎:或在印度西部的蒙德拉(Mundra)。
喃莁(口巫)哩:Lamuri,在蘇門答臘北部班達亞齊(Banda-Aceh)一帶。
北溜:在今馬爾代夫(Maldive)群島一帶。
下里:或謂在今印度西南部的Maunt Delly一帶。
高郎步:即今斯里蘭卡之科倫坡(Colombo)。
沙里八丹:Solipatam,或在今印度東南岸之納加帕塔姆(Nagapatam)。
金塔:在印度東南岸或斯里蘭卡島,今地不詳。
東淡邈:或在爪哇島一帶,今地不詳。
大八丹:Dahfattan,在印度西南岸坎納諾爾(Cannanore)附近。
加里那:或謂在伊朗的法爾斯(Fars)海岸。
土塔:在今印度東南岸之納加帕塔姆。
第三港:或即印度東南端之奔顏加一(Punnei Kayal)
華羅:或謂即印度西南部的佛臘伐耳(Veraval)。
麻那里:或謂在東非肯尼亞(Kenya)之馬林迪(Malindi)
加將門里:或謂在東非坦桑尼亞之達累斯薩拉姆(Dares Salaam)。
波斯離:即今伊拉克之巴士拉(Basra)一帶。
撻吉那:或謂在伊朗法爾斯沿岸之塔黑里(Tahiri)一帶。
千里馬:或謂在斯里蘭卡東岸的亭可馬里(Trincomalee)。
大佛山:或在斯里蘭卡之卡盧塔拉(Kalutara)。
須文那:或謂即印度西北部之蘇姆那(Somnath)。
唄(口具)喃:即今印度西南岸之奎隆(Quilon)。
古里佛:即今印度西南岸之卡利卡特(Calicut)。
朋加拉:指孟加拉(Bengal),包括孟加拉國和印度西孟加拉邦。
巴南巴西:在今印度西南部的霍納瓦(Honavar)一帶。
放拜:即今印度西部之孟買(Bambay)
大烏爹:在今印度東部的奧里薩(Orissa)一帶。
萬年港:或在加里曼丹島西岸的坤甸(Pontianak)一帶。
馬八兒嶼:或指印度與斯里蘭卡間的潘班(Pamban)島、馬納爾(Mannar)島一帶。              
阿思里:或謂在北非。今地不詳。
哩伽塔:或謂在阿拉伯半島南部的亞丁(Aden)一帶。
天堂:即今阿拉伯半島之麥加(Mecca)
天竺:即今印度。
層搖羅:或謂即東非之桑給巴爾(Zanzibar)。
馬魯澗:或謂即伊朗西北的馬臘格(Maragha)。
甘埋里:或謂即伊朗南岸外的霍爾木茲(Hormuz)島。
麻呵斯離:或即今伊拉克西北部之摩蘇爾(Mosur)。
羅婆斯:或謂指印度之尼科巴(Nicobar)群島。
烏爹:又作烏土,在緬甸的勃固(Pegu)一帶。

僅從以上條目之簡單羅列,我們已不難看出,《島夷誌略》實在是上承宋代周去非 《嶺外代答》、趙汝适《諸蕃志》,下接明代費信《星槎勝覽》、馬歡 《瀛涯勝覽》、鞏珍《西洋番國志》等書的重要撰述,而且其重要性猶在宋、明諸書之上。《島塊誌略》的價值在於所載之諸蕃國情況一實二廣。汪大淵年甫二十即浮海遠游,二度附舶東西洋,前後在海外共約八年,據其自序稱「大淵少年嘗附舶以浮於海。所過之地,竊嘗賦詩以記其山川、土俗、風景、物產之詭異,與夫可怪可愕可鄙可笑之事,皆身所遊覽,耳目所親見。傳說之事則不載焉」。《四
庫全書總目》亦云,「然諸史外國列傳秉筆之人,皆未嘗身歷其地。即趙汝适《諸蕃志》之類,亦多得於市舶之口傳。大淵此書則皆親歷而手記之,究非空談無徵者比。故所記羅衛、羅斛、針路諸國,大半為史所不載。又於諸國山川、險要、方域、疆里,一一記述,即載於史者亦不及所言之詳,錄之亦足資考證也」。

除了親歷、確實外,《島夷誌略》的另一優點在於所記極廣。其條目所標之域外地名已九十有六,而全書更多達二百二十餘,該書所載遊跡之廣遠﹐在清代以前可居前列。明代隨鄭和下西洋的費信、馬歡、鞏珍等所記雖係親歷,然範圍有限,如《瀛涯勝覽》只載及二十來個國家與地區,況受《島夷誌略》之影響頗深,作者在該書序文中有云「余昔觀《島夷誌》,載天時氣候之別,地理人物之異,慨然歎曰,普天下何若是之不同耶。……余以通譯番書,亦被使末,隨其所至,鯨波浩渺,不知其幾千萬里,歷涉諸邦,其天時、氣候、地理、人物,目擊而身履之,然後知 《島夷誌》所著者不誣 」。至若費信的《星槎勝覽》則大量抄襲《島夷誌略》之文。職是之故,中外註家對汪氏此書向頗重視,始有沈曾植之 《島夷誌略廣證》,繼有日本藤田豐八的 《島夷誌略校注》與美國柔克義(W. W. Rockhill)之翻譯考證本。近中華書局又出版了蘇繼廎先生之《島夷誌略校釋》,成就更在中外前人之上。

《島夷誌略》的價值還在於,它為宋元以來之海外交通史、華人史提供了許多第一手的重要資料。該書也載有東洋、小東洋、西洋之名,如爪哇「地廣人稠,實甲東洋諸番」,「東洋聞毗舍耶之名皆畏而逃焉」,尖山「自有宇宙,茲山盤據於小東洋,卓然如文筆插霄漢」,龍牙門條云「舶往西洋,本番置之不問」,崑崙條云「舶泛西洋者,必掠之」,北溜條云「舶往西洋,過僧伽剌傍,潮流迅急,更值風逆,輒漂此國」,古里佛「當巨海之要衝,去僧伽剌密邇,亦西洋諸番之馬頭也」,等等。另真臘、浡泥、文老古、龍牙門、東西竺、勾欄山、沙里八丹、土塔諸條,均記有唐人、唐船、中國人,如龍牙門 「男女兼中國人居之」,勾欄山 「今唐人與番人叢雜而居之」,則均華僑史之寶貴資料。

 

 

 

 

 

 

 

陳佳榮“南溟網”(http://www.world10k.com)_教學研究_《中外交通史》_
第六編  蒙古西征與元代中西交通之鼎盛_ 第三章  元代海外貿易與航海之發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