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感言
[編者按]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宣佈對烏克蘭採取特別軍事行動,俄烏戰爭爆發。此戰如何結束,一時令人難以預料。歷史學人並非算命先生,但也有感覺和情懷,是故自己也會通過手機或電郵和友人傾偈,後轉念不如作為“即興小品”隨時刊於敝網,不論對與錯也不顧全面子,就當與讀者交流,或供飯後一哂吧!

2022年〈即興小品〉:
3月18日:烏克蘭百年歷史重演,否定之否定
4月30日:“民族國家”進程的又一例證
5月23日:俄烏戰爭成了世界新局勢的分水嶺
5月24日:烏克蘭會否分裂成東、西兩半?
5月29日:英國故技重施-今非昔比-難逞其功

附錄
˙〈近代民族國家(nation state)的歷史軌跡〉
˙〈關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預測(資料集編)〉
˙〈論矮子偉人〉


英國故技重施-今非昔比-難逞其功(2022-05-29)

自俄烏衝突以來,除烏克蘭最大靠山美國外,積極援烏者當數波蘭、英國兩國。2022年5月26日,意大利《晚郵報》報道稱,有消息人士透露,英國首相約翰遜已邀請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建立一個全新的歐洲聯盟,成員將包括波蘭、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以及土耳其。提起反俄的歐洲新聯盟,令人憶及大英帝國的五百年史,深感此乃盎格魯撒克遜人的“故伎重演”。

地理大發現後,歐美大國競相爭霸。英國先後打敗葡、西、荷、法、德,大英帝國在世上稱雄三百年。然而二戰以後,其風光不再,“日不落國”冠冕墜落,英國也淪為昔日北美殖民地的僕從。

英國曾組織七次“反法同盟”才打敗法國的拿破侖;經歷一戰、二戰艱苦的拼搏,終於擊垮德國的希特勒。不過,戰後法、德憑靠大陸的優勢領導着歐洲聯盟,英國只好重施“光榮孤立”故伎,退出歐盟而落得形影孤單,只好更加巴結當今的霸主美國。

英國是最早以武力侵犯中華大地的殖民大國,然而二戰後隨着殖民體系的瓦解,早已力有不逮,只能拼實力欺負拉美國家,仍然霸佔住馬爾維納斯群島;可是面對日益壯大的新中國,卻無可奈何地交出霸佔了一個半世紀的香港。

英國在退出歐盟的同時,一度幻想藉助神州大地而重新崛起,故極力鼓吹中英合作的“黃金時代”,然轉眼間又故伎重施追求“永遠的利益”,配合美國的印太戰略,圖以武力再來染指南中國海,締結美英澳聯盟,重溫英日同盟的舊夢。唯時光不再,這些聯盟連同早先的盎格魯撒克遜式的“五眼組織”,均將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

現如今面對俄烏戰爭,英國覺得又一次領袖群雄的時機來臨,不覺手舞足蹈,重拾二百多年前“反法同盟”的舊套路,要成“反俄同盟”的歐洲新盟主。不過剛一提出,連事主烏克蘭對此建議都不以爲然或反響平平。基輔稱反對任何烏克蘭加入歐盟的替代方案(包括法國提出的新“歐洲政治共同體”)。

解決世界問題,既要靠國際公約,尤須依賴國家實力。在當下的寰宇,英國已是明日黃花,僅靠也在面臨分裂的英倫三島,想再度崛起為全球霸主是難逞其功的。


烏克蘭會否分裂成東、西兩半?(2022-05-24)

2022年5月23日,波蘭總統訪問基輔並發表公開演説,與烏克蘭總統協議雙方海關聯通。聯繫到上月盛傳波蘭將出兵至烏西部,本月又陳兵邊境作長久軍事演習,人們不禁浮想聯翩:波蘭新十字軍是否想恢復二戰之前乃至十月革命之前的疆土?

回顧歷史,普魯士及俄羅斯曾三分波蘭,後來德、蘇又再次爲之。此番波蘭所作所為應不限於僅爲輸送軍火支援烏克蘭之方便,或想進一步收復烏西的故地。若事態發展,俄烏戰爭將會升級擴大,俄羅斯既對第聶伯河以東的頓巴斯等地志在必得,波蘭又覬覦第聶伯河以西,烏克蘭會否分裂成東、西兩半,波、烏或結盟或合倂?餘下的重大問題是,羅斯發源地基輔及哈爾科夫、敖德薩誰屬?未來既難判定,唯有拭目以待了!


俄烏戰爭成了世界新局勢的分水嶺(2022-05-23)

2022年2月24日俄烏戰爭爆發後的史事表明,此戰成了世界新局勢的分水嶺。約略觀之,雙方陣營儼然而成。

譴責或制裁俄羅斯者:五眼聯盟,七大工業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歐盟絕大多數,美國盟友,發達國家或地區;盎格魯-撒克遜人,部分拉丁人及日爾曼人;多數天主教及基督新教國家。

支持俄羅斯或不制裁及守中立者:亞、非、拉美多數地區,發展中國家,集體安全組織和獨聯體國家,上海合作組織及金磚成員;大多斯拉夫人,大多黃、黑種人;大多東正教國家,大多道、佛、印度教及伊斯蘭教國家。

上述看法絕非鼓吹種族主義、極端宗教主義,如不合事實,願接受批評。

附言(2022-06-15):
近見有些學者重提“三個世界”[(俄)亞歷山大‧杜金〈在後全球化時代,中俄印同屬於“第二世界”〉,https://www.guancha.cn/AlexanderDugin/2022_06_15_644623.shtml],
聯繋到俄烏戰爭爆發後全球的分化站隊亦有所感。按:“第三世界”一名較早由法國經濟學家Alfred Sauvy於1952年8月14日在法國雜誌Le Nouvel Observateur提出﹐原指法國大革命時的“第三等級”(the Third Estate)﹐旋被引申為一些在國際政治上傾向中立﹑經濟正在發展中的亞、非﹑拉丁美洲國家﹐相當於第三種勢力。此後,西方有些學者認爲“第一世界”指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國家陣營,包括英國、法國﹑西德、加拿大﹑澳大利亞﹑日本等﹔“第二世界”指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國家陣營﹐主要國家集中在東歐,也包括中國﹑北朝鮮﹑北越等﹔此外,幾乎所有的不結盟運動(Non-Aligned Movement)成員國都屬於“第三世界”。1974年2月22日﹐毛澤東在接見贊比亞總統卡翁達時﹐明確提出其 “三個世界”的戰略理論﹕“我看美國、蘇聯是第一世界。中間派,日本、歐洲、澳大利亞、加拿大,是第二世界。咱們是第三世界。”“亞洲除了日本﹐都是第三世界﹐整個非洲都是第三世界﹐拉丁美洲也是第三世界。”目前看來,“第一世界”或指美國等G7和其他某些發達國家;“第二世界”指新興的正步向發達的國度,如中國、俄羅斯、印度、巴西、阿根廷、墨西哥、印尼、伊朗、土耳其、南非等;“第三世界”則指正在發展的國家。

附言(2022-06-24):
2022年6月24日,中國發起“全球發展高層對話會“,與會者有18國:中國,阿爾及利亞,阿根廷,埃及,印尼,伊朗,哈薩克,俄羅斯,塞內加爾,南非,烏茲別克,巴西,柬埔寨,埃塞俄比亞,斐濟,印度,馬來西亞,泰國。其中除中國、俄羅斯、印度、巴西、南非“金磚5國”外,印尼、泰國、柬埔寨、哈薩克、斐濟、阿根廷、塞內加爾這7個國家分別是G20、APEC、東盟、獨聯體、太平洋島國論壇、拉共體、非盟的輪值主席國。


“民族國家”進程的又一例證(2022-04-30)

早在2006年6月,自己為紀念中央民族大學歷史系成立50周年,寫了一篇〈近代民族國家(nation state)的歷史軌跡〉。文中提及1912年斯大林在《馬克思主義和民族問題》指出﹕“民族不是一個普遍的歷史現象﹐而是一定時代即資本主義上升時代的歷史範疇﹐封建制度消滅和資本主義發展的過程同時就是人們形成民族的過程。”接着寫道:“歷史發展表明﹐斯大林的定義乃綜合西方自文藝復興至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夕的進程而作出﹐不僅反映歐美資本主義上升時期民族國家的情形﹐而且適合後來其他地區諸多走向近代化的民族國家狀況。尤其值得重視的是﹐斯大林論斷的現實性﹐正在經受其本國(不限蘇俄﹐尤指格魯吉亞)實踐的驗證。……凡未充分實現工業化的國家﹐都存在民族國家的問題。”“東歐各國更提供了一些新的例證。蘇聯瓦解後﹐原來的十五個加盟共和國全部獨立﹐雖然部分國家組成了獨立國家聯合體﹐但其鬆散自不待言。可以說﹐非俄羅斯人斯大林的民族理論正在其故鄉格魯吉亞﹐接受著歷史實踐的考驗。另如捷克﹑斯洛伐克﹐由分而合終於再分。原來大塞爾維亞主義﹑泛南斯拉夫主義出現地的南斯拉夫聯盟﹐分裂成斯洛文尼亞﹑克羅地亞﹑馬其頓以及波斯尼亞-黑塞哥維那數國﹔就連碩果僅存的塞爾維亞﹑黑山聯盟也終於分手﹐另塞爾維亞內部還有科索沃等問題。”

今日看來,俄烏糾紛不要着眼於表面的戰事,直可認爲是“民族國家”進程的又一新例證。第聶伯河以東雖曾被稱爲“小俄羅斯”,與“大俄羅斯”、“白俄羅斯”向來稱兄道弟,但其西居住了語言、宗教、歷史迥異的民族後裔。種種跡象表明,二者長期存在矛盾。是故1991年蘇聯解體後獨立的烏克蘭,一直存在嚴重的民族國家問題,終於通過暴力衝突而呈現。


烏克蘭百年歷史重演,否定之否定(2022-03-18)

2022年2月24日,俄烏戰事爆發,頃刻間令人想起烈女孫維世為烏克蘭歌曲填詞的《在烏克蘭遼闊的原野上》:“烏克蘭原野,已變成戰場……”。難道烏克蘭百年歷史又會重演,再次出現“否定之否定”?100年前第聶伯河東岸的俄羅斯人和哥薩克驅除了彼德留拉;100年後德聶伯河西岸的波蘭和立陶宛人後代以彼德留拉為民族英雄。

德國報一戰仇而有二戰;俄羅斯報冷戰仇而有今戰。冤冤相報何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