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俗求真:蔡鴻生教授九十誕辰紀念文集》於2022年5月由廣東人民出版社出版

緬懷鴻生學友,揚其道德文章

今年(2022)農曆四月十四,是摯友蔡鴻生教授(1933年5月8日-2021年2月15日),邁入冥壽九十紀念的大日子。回顧去年(2021),對於自己是長感欣慰而又悲傷的歲月,因爲這一年正逢中外關係史學會成立四十載,可一塊參與創會的好友蔡鴻生、沈福偉、謝方三兄卻在學會創建紀念日來臨之際先後辭世了,令人痛覺時光永恆卻又無情!

鴻生和謝方都是中山大學歷史系1957屆畢業生,這兩位同窗一留校任教、一北上中華書局任職,唯不分南北畢生均以中外關係歷史的教學、研究和編輯為職志。筆者則因編輯南海地名而結交謝方,又因謝方引介而與鴻生相識,大家並共同出席1981年中外關係史學會成立大會暨首屆學術研討會(廈門)、1986年第二屆學術研討會(寧波),遂均成莫逆至交矣。

在四十年的學術交往中,鴻生教授給自己印象最深的乃道德、文章並重。其爲人正直、樸實,待人以誠而毫不驕矜,對待師友永懷赤子之心而不誇誇其談。他每當提起陳寅恪、岑仲勉諸師,均肅然仰望而景從他們的學術魅力,把岑師的“略人之所詳和詳人之所略”作為自己一貫堅持的著述原則。至於學術新秀,鴻生則熱心、嚴格地着力培養,通過“學境”、“讀史求識錄”、“求學隨想”、“學海一燈”、“園丁說園”、“歷史大觀園”諸多名目,孜孜暢談學術品德,以彰繼往開來之效。

在長期的學術追求道路上,鴻生教授最難能可貴的是,數十年如一日堅持初心夙願,亦即圍繞歷史專業尤其是中外關係史而不作他移。從上大學到畢業留校,他始終在南方之強的中山大學求學―教學―著述―研究,心無旁騖而從不懈怠止息。誠如其所言:“學問是一個望不到邊際的認識領域,有起點而無終點。”鴻生一輩子正是如此地愛歷史,學歷史,教歷史,寫歷史,傳歷史,至終無休。

正是懷着對歷史的無比興趣、熱愛、忠誠和孜孜不倦的追求,鴻生教授不僅盡其一生培養出衆多後繼的優秀學子,達到了“桃李滿天下”的優秀境界;而且勤於撰述、善於筆耕,為史學界留下豐碩的宏篇大論,印證了“著作可等身”的又一範例。

在自己鍾情的歷史學領域,鴻生教授的貢獻是多方面的,可謂範圍寬廣、文章深麗。作為中外關係史專家,他首先對世界史有所鑽研,其文章涉及羅馬晚期奴隸起義、西羅馬帝國的巴高達運動、四至五世紀北非的阿哥尼斯特運動、七至九世紀拜占廷的保羅派運動、斯坎德培與阿爾巴尼亞人民反土耳其的鬥爭等。具體到廣泛的中外關係,其論述則有:中外交流史事考述,華人發現美洲問題,中國與阿曼、荷蘭、瑞典等的來往,東南亞的“豬仔”華工,乃至對獅子、哈巴狗、獨角獸以及紙被等源流的考實。

在中外關係領域,鴻生對中俄關係尤有深入獨到的專門探究。這一方面的文章不下十數篇,諸如:俄羅斯館沿革考,俄羅斯館與中俄關係,清代北京的俄羅斯館,《朔方備乘》俄羅斯館紀事補正,俄羅斯館“秦緩”考,俄羅斯館醫生與清朝宗室的晉接,俄羅斯館與《資本論》中的王茂蔭,俄美公司與廣州口岸,沙俄的侵華工具——俄國東正教佈道團,太平天國時期俄國駐北京佈道團的侵華活動,邵友濂使俄文稿中的“王西里”和“孔琪庭”,沙俄國家教會形成的歷史過程,“三字經”在俄國,評俄國“漢學”,清朝使臣與俄國漢學家的交往,十九世紀後期清朝使臣與俄國“漢學”家的接觸,等等。

衆所周知,在二十世紀後期“中外關係史”史學確立之前,有關内容的探索往往集中在“西域”、“南海”兩個範疇。除了馮承鈞、張星烺、向達、朱傑勤等大家兩者皆通外,許多學者往往在其中作二選一之抉擇,以確定自己的主攻方向。可是鴻生雖長居廣州,其對中外關係的研究卻也屬西域、南海兼擅之列。對此,只要略舉其論述成果,就可知筆者所云真而不誣、實而非虛了。

在西域研究上,鴻生教授有下列撰述:隋書康國傳探微,唐代蕃胡的歷史文化,唐代汗血馬叱撥考,陳寅恪與中國突厥學,唐代九姓胡與突厥文化,突厥法初探,突厥汗國的軍事組織和軍事技術,論突厥事火,突厥奉佛史事辨析,突厥方物志,我和唐代蕃胡研究,唐代九姓胡禮俗叢說,唐代九姓胡崇“七”禮俗及其源流考辨,唐代九姓胡貢品分析,唐代“黃坑”辨,商隊茶考釋等。

在南海研究上,鴻生教授也有不亞於上面的撰述:嶺南文化與海,唐宋時代的廣州與阿曼,宋代廣州蕃長辛押陋羅事蹟,市舶時代的南海文明,廣州海事錄,廣州與海洋文明,市舶時代廣府的新事物,清代廣州的毛皮貿易,從市舶時代到洋舶時代,清代廣州與西洋文明,清代廣州行商的西洋觀,俄美公司與廣州口岸,廣州口岸史的研究應當加強,廣東十三行問題,清代廣州的荷蘭館,王文誥荷蘭國貢使紀事詩釋證,論清代瑞典紀事及廣州瑞行商務,清代蘇州的潮州商人——蘇州清碑〈潮州會館記〉釋證及推論,澳門史與中西交通研究等。

更有進者,鴻生教授在史學領域的興趣之廣,也是令人稱道的。他於華僑、民族、宗教等均有涉獵,其著述絕不限於中外關係史方面。尤其在宗教範疇,其撰著的關注點竟成多樣的角度,諸如:突厥奉佛史事辨析,尼姑與唐王室,清初嶺南佛門事略,清初嶺南僧臨終偈分析,嶺南三尼與清初政局,璞科第與白雲觀高道士,嶺南尼庵的女性遺民,尼姑譚,霓裳和淚換袈裟,佛門織女的創造,“拂雲祠”辨,海濱鄒魯”的反思,等等。

呈現在吾人面前的,實在是一位才華橫溢、撰著等身、可敬可佩的學者!可是如此一般的忠厚老者卻捨我等而化鶴西游了,思想起來不禁令人十分傷悲。

提筆至此,筆者不禁回憶起永志難忘的人生一幕:猶記 1986年9月在寧波出席中外關係史學會第二次學術會議,時值九一八55周年又恰逢丙寅中秋,當晚鴻生與敝人分別由粵、港各攜一個月餅盒,同謝方及會長韓振華和姚楠等舉行賞月晚會。會上韓師用英文高唱蘇格蘭民歌〈友誼天長地久〉,姚老則徇眾要求講述他們伉儷於星洲定情的“男女關係史”。此情此景歷歷在目,恍若隔夜。爾今韓、姚二老早已仙逝,鴻生、謝方摯友竟也捨吾等西游。念及此生學誼,不覺悲從中來,安息吧,鴻生!謹祝已故學界前輩及辭世學友永垂不朽!

(陳佳榮2022年2月15日於香江南溟齋,時值蔡鴻生教授辭世周年)

 中外關係史專家、中山大學教授蔡鴻生(1933-2021)於2021年2月15日(辛丑年正月初四)下午4:31不幸辭世,特致衷心哀悼!

南溟網網主先後於2021年2月15、16日,同時在中國中外關係史學會、中國海外交通史學會網群,發表下列二文:

“蔡鴻生學長永垂不朽!”

“猶記1981年5月在廈門,有幸與謝方及鴻生等以後生晚輩而參加了中外關係史學會的創立。更難忘1986年9月在寧波出席學會二次會議,與鴻生分別由粵港各攜一月餅盒,同謝方及會長韓振華和姚楠等舉行中秋晚會。會上韓師用英文高唱〈友誼天長地久〉,姚老則徇眾要求講述他們伉儷的‘男女關係史’。此情此景歷歷在目,恍若隔夜。爾今韓姚二老早已仙逝,鴻生竟也捨吾等西游。念及此生學誼,不覺悲從中來,安息吧,鴻生!”

caihongsheng.jpg .1985.jpg .1986.jpg

                    蔡鴻生教授介紹(http://baike.baidu.com/view/75182.htm)

蔡鴻生先生(1933—    ),男,澄海外砂人。
      1957年畢業於中山大學歷史系,現爲歷史系教授兼任宗教文化研究所所長,博士生導師。廣東省第五、六屆政協委員,1986年當選爲中國中外關係史學會理事。長期從事中外關係史的教學和研究,已出版有《俄羅斯館紀事》(1994年);《尼姑潭》(1996年);《清初嶺南佛門事略》(1997年);《唐代九姓胡與突厥文化》(1998年);《學境》(2001年香港博士苑出版社,2006年中山大學出版社);《突厥法初探》、《商隊茶考釋》、《俄美公司與廣州口岸》等論著。曾師從我國著名歷史學家陳寅恪先生,著有《仰望陳寅恪》。

      學術論著目錄

一.專著
《羅馬晚期奴隸起義》,北京商務印書館,1981年8月。
《俄羅斯館紀事》,廣東人民出版社,1994年9月。
《尼姑譚》,中山大學出版社,1996年9月。
《清初嶺南佛門事略》,廣東高教出版社,1997年7月。
《唐代九姓胡與突厥文化》,中華書局,1998年12月。
《仰望陳寅恪》,中華書局,2004年。

二.主編書刊
1.《歷史大觀園》,1985年7月第1期至1994年12月第114期。
2.《廣州與海洋文明》,中山大學出版社,1997年11月。
3.《澳門史與中西交通研究》,廣東高教出版社,1998年10月。

三.論文、序文和劄記
1. 《十九世紀後期東南亞的“豬仔”華工》,《中山大學學報》1959年第4期,頁117—134;收入中山大學東南亞研究所編《東南亞歷史論叢》第二集,出版社,1979年,頁305—333。
2. 《斯坎德培與十五世紀阿爾巴尼亞人民反土耳其的鬥爭》,《歷史教學》1962年第6期,頁27—34。
3.《四至五世紀北非的阿哥尼斯特運動》,《歷史教學》1963年第1期,頁27—31。
4. 《突厥汗國的軍事組織和軍事技術》,《學術研究》1963年第5期,頁42—51,收入林幹主編《突厥與回紇歷史論文選集》,中華書局,1987年,頁257—276。
5.《西羅馬帝國的巴高達運動》,《歷史教學》1963年第8期,頁20—25。
6.《唯心主義的歷史虛構——駁周谷城對世界歷史統一性的歪曲》,《中山大學學報》1965年第2期,頁85—91。
7.《七至九世紀拜占廷的保羅派運動》,《歷史教學》1965年第4期,頁39—43。
8. 《突厥法初探》,載《歷史研究》1965年第5期,頁81—98,收入林幹主編《突厥與回紇歷史論文選集》,中華書局,1987年,頁277—306;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編《二十世紀中國法制史研究論文選輯》,北京法律出版社。
9.《從耶穌會到新沙皇——一條尊孔侵華的黑線》,《中山大學學報》1974年第1期,頁75—81。
10.《老沙皇尊孔侵華的吹鼓手——評瓦西裏耶夫學派的政治傾向》,《中山大學學報》1974年第4期,頁49—53。
11.《沙俄的侵華工具——俄國東正教佈道團》,《歷史研究》1975年第3期,頁120—129。
12.《太平天國時期俄國駐北京佈道團的侵華活動》,《中山大學學報》1976年第4期,頁83—91。
13. 《邵友濂使俄文稿中的“王西里”和“孔琪庭”》,《文物》1977年第8期,頁42—45。
14.《沙俄國家教會形成的歷史過程》,《中山大學學報》1978年第6期,頁59—65。
15.《〈朔方備乘〉俄羅斯館紀事補正》,《文史》第7輯,中華書局,1979年,頁119—128。
16.《評俄國“漢學”》,收入《中俄關係史論文集》,甘肅人民出版社,1979年9月,
17.《“拂雲祠”辨》,《文史》第11輯,中華書局,1981年,頁249—251。
18.《俄羅斯館“秦緩”考》,《中俄關係問題》1982年第4期,頁13—14。
19.《“商隊茶”考釋》,《歷史研究》1982年第6期,頁117—133。
20. 《十九世紀後期清朝使臣與俄國“漢學”家的接觸》,《學術研究》1983年第3期,頁71—77。
21.《論突厥事火》,《中亞學刊》第一輯,中華書局,1983年,頁145—149。
22.《求學隨想》,《汕頭日報》1984年1月20日第4版。
23.《唐宋都市的流氓》,《歷史大觀園》1986年第5期,頁32—33。
24.《清代廣州的毛皮貿易》,《學術研究》1986年第4期,頁85—91。
25.《清代北京的俄羅斯館》,《百科知識》1986年第6期,頁35—37。
26.《隋書康國傳探微》,《文史》第26輯,1986年,頁103—108。
27.《俄美公司與廣州口岸》,《中外關係史論叢》第2輯,世界知識出版社,1987年4月,頁124—142。
28.《“三字經”在俄國》,《百科知識》,1987年第1期,頁30。
29.《學海一燈》,《書品》,中華書局,1988年第3期,頁65。
30.《唐代九姓胡貢品分析》,《文史》第31輯,中華書局,1988年,頁99—114。
31.《陳寅恪與中國突厥學》,《紀念陳寅恪教授國際學術討論會文集》,中山大學出版社,1989年6月,頁575—581。
32.《俄羅斯館與〈資本論〉中的王茂蔭》,《歷史研究》1989年第3期,頁191—192。
33.《〈古代摩尼教藝術〉序》,見克里木凱特撰,林悟殊譯《古代摩尼教藝術》,廣州中山大學出版社,1989年,頁1—3;臺北淑馨出版社,1995年,頁4—6。
34.《尼姑與唐王室》,《歷史大觀園》1989年第12期,頁46—47。
35.《廣州口岸史的研究應當加強》,《學術研究》1990年第6期,頁75—76。
36.《璞科第與白雲觀高道士》,《近代史研究》1991年第1期,頁287—291。
37.《讀書品,學品書,一樂也》,《書品》,中華書局,1991年,第1期,頁47、59。
38.《俄羅斯館醫生與清朝宗室的晉接》,《中外關係史論叢》第3輯,世界知識出版社,1991年8月,頁239—242。
39.《論清代瑞典紀事及廣州瑞行商務》,《中山大學學報》1992年第2期,頁72—79;英譯本見The Golden Age of China Trade, Viking, Hong Kong, 1992,PP.90-104.
40.《唐宋時代的廣州與阿曼》,《歷史大觀園》1991年第11期,頁2—3。
41.《唐代九姓胡禮俗叢考》,《文史》第35輯,中華書局,1992年6月,頁109—125。
42.《俄羅斯館沿革考》,《中山大學史學集刊》第1輯,廣東人民出版社,1992年,頁359—410。
43.《嶺南文化與海》,《嶺嶠春秋——嶺南文化論集》第1集,廣東人民出版社,1994年,頁205—217。
44.《園丁說園》,《歷史大觀園》,1993年第10期,頁5。
45.《論屈大均的逃禪歸儒和辟佛——嶺南文化論集》,《嶺嶠春秋》第4集(上),廣東人民出版社,1997年,頁37—51。
46.《獅在華夏——一個跨文化現象的歷史考察》,王賓、阿讓·熱·比松主編《獅在華夏—文化雙向認識的策略問題》,中山大學出版社,1993年,頁135—150。
47.《清代蘇州的潮州商人——蘇州清碑〈潮州會館記〉釋證及推論》,《韓山師專學報》,1991年第1期,頁1—6。
48.《〈徐松石民族學研究著作五種〉序》,見《徐松石民族學研究著作五種》,廣東人民出版社,1993年,頁1—4。
49.《嶺南三尼與清初政局》,《中山大學學報》1994年第1期,頁61—72。
50.《關於“海濱鄒魯”的反思》,《潮學研究》第1輯,汕頭大學出版社,1994年,頁238—245。
51.《突厥奉佛史事辨析》,《中山大學史學集刊》第2輯,廣東人民出版社,1994年,頁59—75。
52.《“頌紅妝”頌》,胡守爲主編《〈柳如是別傳〉與國學研究》,浙江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頁35—42。
53.《〈波斯拜火教與古代中國〉序》,見林悟殊撰《波斯拜火教與古代中國》,臺北新文豐出版公司,1995年,頁I-II。
54.《清初嶺南僧臨終偈分析》,香港大學亞洲研究中心主辦國際學術討論會《嶺南文化新探究論文集》,?年,頁101—109:又見王元化主編《學術集林》卷4,上海遠東出版社,1995年,頁240—254。
55.《霓裳和淚換袈裟》,《東方文化》,1995年第4期,頁38—58。
56.《哈巴狗源流》,《東方文化》1996年第1期,頁81—85。
57.《佛門織女的創造》,《東方文化》,1996年第6期,頁54—58。
58.《〈華人發現美洲概論〉序》,見徐松石《中國人發現美洲概論》,廣東人民出版社,1996年,頁1—2。
59.《清代廣州行商的西洋觀——潘有度〈西洋雜詠〉評說》,香港中文大學主辦“明末以來中西文化交彙研討會”論文,1996年5月3—4日。
60.《〈泰國大峰祖師崇拜與華僑報德善堂研究〉序》,見林悟殊著《泰國大峰祖師崇拜與華僑報德善堂研究》,臺北淑馨出版社,1996年,頁3—4。
61.《〈早期澳門史〉中譯本序》,見龍泰思著,吳義雄等譯《早期澳門史》北京東方出版社,1997年,頁1—2。
62.《〈廣州與海洋文明〉序》,見《廣州與海洋文明》,中山大學出版社,1997年,頁1—2。
63.《清代廣州的荷蘭館》,《廣州與海洋文明》,中山大學出版社,1997年,頁338—355。
64.《中國獨角獸的神話功能》,《華人月刊》(曼谷)第23期,1998年3—6月,頁59—63。
65.《一篇現代的金石錄後序》,《書品》,中華書局,1998年第1期,
66.《唐代汗血馬叱撥考》,《東方文化》,1998年第2期,頁71—73。
67.《王文誥荷蘭貢使紀事詩釋證》,《澳門史與中西交通研究》,廣東高等教育出版社,1998年,頁217—231。
68.《突厥方物志》,《文史》第46輯,中華書局,1998年12月,頁139—144。
69.《我和唐代蕃胡研究》,張世林編《學林春秋》三編上冊,北京朝華出版社,1999年,頁242—254。
70.《廣東十三行考一九九年版序言》,見梁嘉彬《廣東十三行考》,廣東人民出版社,1999年,頁1—3。
71.《康樂園裏憶“二老”》,張世林編《學林往事》上冊,北京朝華出版社,2000年,頁133—139。
72.《從小說發現歷史——〈讀鶯鶯傳〉的眼界和思路》,《中華文史論叢》62輯,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年,頁242—256;收入胡守爲主編《陳寅恪與二十世紀中國學術》,浙江人民出版社,2000年12月,頁235—245。
73.《陳寅恪史學的魅力》,《學術研究》2000年第12期,頁108—110。
74.《唐代“黃坑”辨》,余太山主編《歐亞學刊》第3輯,中華書局,
75.《宋代名産“紙被”考實》,《廣東省歷史學會成立五十周年紀念文集》,廣東人民出版社,2001年。

四,譯文
1.《東南亞——古代文化的中心》,《東南亞問題》1975年第4期,
2.《歷史科學的“中世紀》,《中國中世紀研究會通訊》第1期

 

 

 

 

 

 

陳佳榮“南溟網”(http://www.world10k.com)_新增文章_學者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