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俄印局勢悄然變化,引爆三戰導火線!
漢唐鐵血 2020-07-05
西陸國際
https://m.xilu.com/un/1000010001136682.html

中美俄三國是當前世界政治博弈的主角,在這場全球版三國演義中,好戲才剛剛開始!

一、 美國的戰略退卻,從霸權到G2,再到中美俄大三角

從冷戰結束到現在,美國的國際關係和地緣戰略,可以分為三個階段。從蘇聯解體,到美國一廂情願的推行G2戰略,再從特朗普上臺,美國轉向中美俄大三角階段。

在一超獨霸階段,美國的設想是,先對伊斯蘭世界進行暴力強拆,然後步步緊逼擠壓俄羅斯,一直到讓俄羅斯再次分裂,等伊斯蘭和俄羅斯都得手,最後便是顛覆中國,從而實現對整個世界的全面統一。

在這個階段,對於伊斯蘭,美國是定向利用土耳其和沙特,對其他的伊斯蘭國家則進行全面顛覆。對俄羅斯是重遏制輕合作,與中國則是重合作輕遏制。但是在戰略實施的過程中,美國的民主革命輸出三部曲,則進行的並不順利。

不僅不順利,還造成了災難性的後果。第一個戰略災難,是造成了中東的權力真空。第二個災難,是加速俄羅斯向中國靠近。第三個災難,是造成了國力空虛,導致輸出民主革命後繼乏力,不得不進行戰略退縮。

這時候,美國人開始耍陰謀詭計了,邀請中國入夥,上它的賊船,和美國聯手統治世界。這個陰謀,便是G2。

美國砸爛了伊斯蘭,侮辱了俄羅斯,惹了一身麻煩,便拉中國和自己做同盟,明擺著就是讓中國來給它當箭靶子,為它擋住來自俄羅斯和伊斯蘭世界的憤怒和復仇。

但是美國的縱橫家們忘了一件事,在玩陰謀詭計這方面,在縱橫術方面,中國人是全世界的祖宗。所以中國並沒有上吃這個虧,上這個賊船。中國對G2的表述是,中美兩國是平等的夥伴關係。這意思就是說,雖然我很喜歡賺你的錢,但我不會和你結盟,更不會和你面對共同的敵人,也更不會替你擦屁股,你的屁股你自己擦。

美帝一計不成,又心生一計。見中國不上賊船,又嚷嚷著要重返亞太。重返亞太是什麼意思呢,就是要用武力,迫使中國上它的賊船。中國的反應,則是軟硬不吃,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時期,中國又提出中美關係的新表述,新型大國關係。

新型大國關係,是什麼意思呢。它的意思是說,在中國看來,美國已經喪失了領導世界的能力。中國回應了歷史的召喚,肩負著帶領人類走出混亂和危機的使命。在中國登頂和接手世界之前,希望沒落的美國,不要瞎搗蛋,要保持安靜。

美國人能接受這個說法嗎?它自然是無法接受的。美國做出了什麼反應呢,你不是在和平崛起的過程中,不想看到我瞎搗蛋,想讓我保持安靜嗎?

我偏要搗蛋,我偏要不安靜。所以接下來,中日釣魚島事件爆發了,南海爭端爆發了,中國周邊環境開始變得嚴重惡化。這些事的幕後導演,都是美國。

根據森林法則,新猴王要挑戰老猴王,肯定要打一架的。中美之間,也是這樣的森林法則。美國在朝鮮半島部署薩德,在南海向中國炫耀武力,結果航母在南海被中國的艦艇圍觀調戲了一番,夾著尾巴逃跑了。

見武力威脅無用,美國只得再次進行戰略退卻,從誘惑脅迫中國和它一起圍剿伊斯蘭和俄羅斯,轉向到了中美俄大三角的新戰略。這個中美俄大三角的新國際關係和地緣戰略,又是什麼什麼意思呢?美國的縱橫家們,又在耍什麼陰謀了呢?

二、新雅爾達體系的海市蜃樓

中美俄大三角理論,是美國著名的戰略家布熱津斯基提出的。雖然他是波蘭移民,但是他之前比較狂熱的希望,俄羅斯繼續進行再分裂。讓俄羅斯再分裂是美國戰略家們的一個共識。在他們看來,俄羅斯只是一個擁有核武器的沙特阿拉伯。

布熱津斯基在1997年的時候將俄羅斯稱作“黑洞”,理想狀況下它應當分裂成三部分。怎麼才能讓俄羅斯再次分裂呢,美國的對俄戰略是繼續擠壓俄羅斯,不斷的拆除它的地緣外層堡壘,只要烏克蘭全面倒向西方,那麼俄羅斯很快就會變成一個純粹的亞洲國家,它很快就會再次分裂。

但現實中,俄羅斯頂住了美國的擠壓,非但沒有像美國人預想中的那樣陷入分裂,還和中國走的越來越近,以至於形成了事實上的中俄同盟關係。如果說期待俄羅斯再次分裂是個美夢,那麼中俄結盟,對美國來說,則是更可怕的惡夢。

在布熱津斯基的地緣政治理論中,他的核心觀點是,歐亞大陸,是世界政治的重中之重,美國一定要把歐亞大陸弄的越亂越好,越碎越好。只有這樣,美國才能統治世界。一旦歐亞大陸出現了整合,走向一體化,那麼美國就完了。

中美俄大三角理論認為,中美俄三強聯手,可以像二戰後,當年英美蘇聯手共同進行全球治理,締結雅爾達體系那樣,中美俄也應該聯合起來,締結新的雅爾達體系。

從理論上看,協約體系,並不比美國一超獨霸的殖民體系,更為優越。布熱津斯基則自吹自擂宣稱,中美俄三強,聯手統治世界,基於協約模式締結新雅爾達體系,是未來世界新秩序,人類和平的密碼。協約體系真這麼好,那怎麼解釋朝鮮戰爭,越南戰爭,和古巴導彈危機?

所以說,新雅爾達體系,只是一個國際關係的海市蜃樓。舊雅爾達體系,未能給世界帶來團結與和平,新雅爾達體系,依然也不會給世界帶來團結與和平。

不出所料,這依然還是個陰謀,還是個套路。這個陰謀的核心動機和目的是什麼呢?它的一切都是為了,阻止並離間中俄同盟,防止歐亞大陸出現任何形式的一體化整合。

G2的本質,是連橫,事強攻弱,拉著中國進攻俄羅斯和伊斯蘭。現在的大三角的本質,則是合縱。拉著俄羅斯和其他的一群吃瓜群眾,合圍中國。美國前手剛玩了一把連橫,後手馬上接著又耍一把合縱。連橫那把演砸了,中美俄大三角,合縱這把陰謀能不能得逞,關鍵在於中俄怎麼應對。

尤其是俄羅斯怎麼應對。那麼,俄羅斯會和美國聯手,與中國為敵嗎?

三、俄羅斯的自我認知和戰略新意圖

要分析俄羅斯接下來會怎麼應手,不僅要從政治經濟的層面去剖析,還要從文化的層面去剖析。然後我們才能得出比較有依據的,具有長期前瞻性的答案。

美國的另一位戰略家,喬治‧·肯南在《蘇聯行為的根源》一文中指出,蘇聯的侵略行為,和對領土擴張的病態追求,這一切都來自其內心深處的不安全感。但是對於這種不安全感到底從何而來,肯南並沒有給出明確的答案。

蘇俄的不安全感,到底來自哪裡呢。來自這樣一個文化層面的問題:俄羅斯到底是誰?

在西方人看來,俄羅斯人是韃靼文化,是東方文化。在中國人看來,俄羅斯是西方文化,是東正教文化。在蒙古人看來,俄羅斯人根本不是韃靼,而是東歐平原上的白種農奴。看,在別人眼裡,關於俄羅斯到底是誰,這個問題就完全沒有明確的回答。

我們到底是誰?俄羅斯自己的回答,和自己眼裡的自己,比別人看他們,更加的無所適從和分裂。他們一直在各種身份認同和文化認同之間搖擺,也一直被這種搖擺撕裂和折磨。

俄羅斯不認為自己是東方,也不認為自己是西方,更不認為自己是韃靼。他們覺得自己是東正教文明的核心國家,可是東正教文明的真正的文化宗主國,拜占庭帝國,卻成了異教徒土耳其的領土。而它只不過是拜占庭帝國的東正教文明的一個輻射區罷了。這一幕很像中國被滿人殖民,朝鮮越南等國,紛紛自稱中華一樣。

朝鮮,越南們,真的有資格以中華自居嗎?類似的,俄羅斯以東正教文明的核心自稱,那和朝鮮越南們自稱中華,有什麼區別呢。不消說別人不承認,自己說起來,都會心虛。

那俄羅斯到底是什麼,這個問題,一直到彼得大帝,才給出了回答。彼得大帝對俄國進行了全盤西化。從那之後,他給出的答案是,俄羅斯人是西方人。但是這一點,卻被俄羅斯的知識份子,無法接受,他們以斯拉夫主義來對抗彼得大帝以來的西方主義。這種文化認同上的二元衝突,讓俄羅斯人十分痛苦。

那斯拉夫主義,到底又是個什麼東西呢?那些反對彼得大帝的人,他們也說不上所以然來。如果一直往前追溯,扒掉蒙古人的影響,扒掉拜占庭帝國東正教文化的影響,扒掉彼得大帝全盤西化的影響。剩下的那些生活在寒冷東歐平原上,絕望的農奴們,就是斯拉夫主義。

俄羅斯能在這種文明的荒原上,建立文化上的自我認同嗎?自然是很難的。彼得大帝的西方主義讓他們痛苦,原汁原味的斯拉夫主義,則讓他們絕望。

從文化層面上看,蘇聯的根基,就不穩固。所以蘇聯的分裂,在智識階層那裡只要反蘇維埃主義者,積累到了足夠的力量,那麼蘇聯早晚都會分裂。即便沒有美蘇冷戰,蘇聯也會分裂,因為文化上的茫然和不安而分裂。

蘇聯分裂後,俄羅斯人再次回到了彼得大帝全盤西化的條老路上。對西方展開了微笑外交和同意外交。而西方怎麼回應俄羅斯的呢,西方的回答,和以前一樣:你們不是西方人,你們是韃靼。低三下四的,乞求成為西方陣營裡的賤民成員,葉利欽把這件事做到了極致,不惜拋棄了巴爾幹半島上他們曾經的朋友們。

然而,西方人,連一個賤民的身份,也不打算給俄羅斯。不要說接納俄羅斯成為西方文明裡的一員了,歐美還趁火打劫,針對俄羅斯,進行了北約東擴。西方人,不僅要把巴爾幹吞掉,也要把烏克蘭吞掉,直到一步步,把整個俄羅斯都吞掉。

普京後來很幽怨的說,我們很真誠的渴望和西方成為朋友,但是他們卻一次次的騙了我們。西方為什麼要欺騙俄羅斯,還是那句話:你們不是西方人,你們是韃靼,俄羅斯永遠也不會成為我們眼裡的自己人。

這種感覺,從文化上看,就是孤獨。俄羅斯是一個夾在東西方文化間的文明孤兒。

這種文化上的孤獨感和虛弱感,是俄羅斯這個民族,強烈不安全感的根源。這種強烈的不安全感,則又驅使著俄羅斯人,走向永不知足的擴張,走向對領土永不知足的病態追求。它們渴望強大,渴望被承認,渴望獲得朋友,渴望安全感。在中國的民間,人們常喜歡說,俄羅斯人是戰鬥民族,這種戰鬥精神的深層裡,則是文化上的茫然和不安。

再一次被西方人侮辱,對西方的幻想破滅之後,俄羅斯的西方主義退潮,普京接下來,又將怎麼回答俄羅斯到底是誰這個問題呢?

從普京的一系列公開言論看,他給出的回答是歐亞主義,俄羅斯既不是西方也不是東方,也不是韃靼。它是連接東方文明與西方文明的過渡地帶,俄羅斯願意充當東西方之間的橋樑。在精神上,它更傾向於認為,自己是東正教文明的核心國家,而不是西方陣營裡的一位賤民成員。

因為普京和俄羅斯的知識份子們,對是否能被西方人承認和接受,已經逐漸的喪失了興趣。俄羅斯人,這種新的自我認知,將對俄羅斯的未來戰略,產生深遠的影響。

俄羅斯會和美國一起,聯手對付中國嗎?應該不會。一方面,西方在衰落,西方對俄羅斯的吸引力在下降。被西方承認的政治價值,在褪色。如果西方的文明燈塔已經熄滅,那麼這個行將熄滅的破落戶,它承認還是不承認自己,誰又會在乎呢。另一方面,也是更關鍵的,是文化層面上,俄羅斯從西方主義到歐亞主義的根本轉變。這對俄羅斯未來的地緣戰略的影響,是十分深遠的。

從實力上看,美國在走向戰略退卻,俄羅斯又何嘗不是呢。俄羅斯已經喪失了繼續擴張的力量。它現在就如同一個,被人射中大腿行走不便的士兵那樣,揮舞著長矛,以防止別人靠近,再對它進行致命的攻擊。俄羅斯的核心利益是什麼?俄羅斯的一切戰略出發點,都是防止在它力量虛弱的時候,被敵國再次將它肢解,陷入二次分裂。

普京說,俄羅斯需要朋友,不需要敵人。誰是俄羅斯的朋友?尊重並承認俄羅斯既有領土和地緣利益的,都是它的朋友。誰是它的敵人?誰想再次分裂俄羅斯,誰就是它的敵人。美國要離間俄羅斯,拉著俄羅斯一起,以中國為敵,這無異於在給自己製造新的敵人。

這中間的利害攸關,普京不是看不明白。美國一廂情願的想拉攏俄羅斯,共同對付中國,俄羅斯就會上美國的賊船嗎?顯然俄羅斯不會這樣抉擇,因為普京沒有那麼傻。

四、中國的戰略意圖

前面交代了美國和俄羅斯的戰略意圖。下面再分析下中國的戰略意圖。統觀全域,中國未來的戰略意圖,用一句話來說,那便是歐亞大陸一體化。

要實現這個宏偉的藍圖。下面幾點特別關鍵:第一,鞏固中俄關係,使俄羅斯不要倒向美國。第二,為了拒止海權國家對歐亞大陸的軍事介入,需要建立海上長城。第三,加強中國-巴基斯坦-伊朗軍事同盟關係,最終控制中東,插向歐洲。

只要這三點經營好,中國的戰略目標,歐亞一體化的歷史進程,是沒有任何國家可以阻擋的。即便是阻擋,也是螳臂當車。

五、新版本攪屎棍美國,和它糟糕的均勢平衡體系

真有人跳出來做這個螳臂當車的小丑嗎?有。美國的戰略家們,關於世界未來局勢的演變,早有判斷。

這個判斷是:美國要再次偉大,中國要和平崛起。如果中國真和平崛起了,那麼美國就會輸了個精光,它就無法再次偉大。所以,美國再次偉大的前提,就是中國不能崛起。怎樣才能讓中國不能崛起呢,最直接的辦法,就是用戰爭去阻止這件事的發生。

美國敢和中國進行全面戰爭嗎?美國真有這樣的實力,就不會戰略退縮,關注本土,美國優先了。如果美國沒有能力和中國進行一場全面戰爭,還有其他的辦法阻止中國和平崛起嗎?那就只能退而求其次,通過地緣政治,對中國進行制衡。就如同當年英國所建立的那一套複雜的制衡體系一樣。

為了制衡法國,英國人扶植了德國。德國強大了,為了制衡德國,英國人扶植了俄國。俄國強大了,為了制衡俄國,英國人又扶植了日本。日本強大了,和德國合夥,把英國的殖民體系舊秩序,砸了個稀巴爛。砸的差不多了,美蘇兩個新貴聯手,把英法這兩個老牌強國,徹底拋進了歷史的垃圾桶。

在避免發生全面戰爭的前提下,為了制衡中國的和平崛起,美國手裡有哪些牌可以制衡中國呢?它能扶植誰來制衡中國呢?俄羅斯,剛才已經分析過了,它不太可能上這條賊船。

那麼剩下來的幾個可能的選項,不外乎是日本,越南,印度。日本這張牌,在前一篇文章裡面,我們已經分析過了。它不是一個可以撐頭的國家,如果美國不帶頭和中國開戰,讓日本挑頭和中國打仗,美國人在後面撐腰,日本是不會幹的。如果是美國和中國打仗,讓日本打打下手,這種事日本能幹得出來。

再看越南,讓越南出面制衡中國,力量上太懸殊,離中國又那麼近。這就註定了,越南雖然敵視中國,雖然想和美國一條心,但是在尊嚴和生存面前,它必須得做出抉擇。相信,越南最後的選擇,會放棄尊嚴,選擇生存。好死不如賴活著,這個道理,越南應該是懂的。

印度呢,從未來看,這個國家有一定的潛力。但是讓印度制衡中國,它的力量還不夠,對中國的破壞力也是有限的。

美國的如意算盤是,自己不出頭和中國發生全面戰爭,而讓其他國家出面做這個事。問題是,如果美國不伸頭,誰來出面阻止中國和平崛起呢?答案是,沒有誰會幹這種蠢事。

全面戰爭打不贏,還有其他辦法嗎,到底應該怎麼辦?辦法還是有的,美國還有第三個選項,做攪屎棍。英國在失去全球霸權之後,便成了世界第一攪屎棍。印巴分治,喀什米爾問題,中印問題,東南亞問題,中東問題,巴以問題,都是英國這個攪屎棍弄出來的。

從一個帝國的生命週期上看,在它最強大的時候,是霸權,戰爭是第一選項。當出現勢均力敵的敵國之時,戰爭已經不是最優選項,帝國的生命週期也就進入了尾聲,在尾聲階段,帝國就會變成一個攪屎棍角色,因為不甘心,所以選擇忿忿而又不光彩的告別歷史。

我們前面分析了下,美國針對中國的制衡體系,理論上都不成立。所以美國乾脆直接跨過制衡階段,一步邁向了帝國的攪屎棍階段。

特朗普最近的鍵盤治國,推特治國,本質就是往茅坑裡扔磚頭,看濺了中國一身,他自己心裡舒坦。這正是攪屎棍行為。這些行為也折射出,美國對於制衡中國的力不從心。

歷史走到了這一步,面對崛起的中國,這一個新興的強權國家,世界人民都在等著美國給出回答。對於這些吃瓜群眾來說,他們只有兩種選擇,要麼對中國進行均勢制衡,要麼選擇搭車。而均勢制衡這個選擇,如果美國不出面充當均勢主導者,而妄圖讓其他國家充當主導者,美國躲在後面幫忙。這種情況下,沒有國家會出面做這個主導者。他們更理性的,是選擇搭車,和中國的利益綁在一起。

曾經的強權國家,英國退出歷史舞臺,走的是那麼的狼狽,那麼的不光彩和不體面。現在看美國,它以後的下場,估計比英國好不到哪裡去。往茅坑裡扔磚頭,小孩子慪氣一般的手段,來離間中國和其他國家關係,這種下三濫手法都使出來了,看樣子,也真是黔驢技窮。相比之下,前一任攪屎棍英國,它攪屎的風格,還是很紳士的,不像特朗普這樣簡單粗暴。

六、槍桿子裡面出和平

中國實現和平崛起的關鍵是什麼?答案是,美國要保持安靜。只要中美不直接爆發全面戰爭,那麼其他國家再怎麼瞎搗蛋,也都是跳蚤之舞。如果美國缺乏和中國進行全面戰爭的決心,那麼日本就會加速歸順中國。俄羅斯也不可能產生與中國為敵的幻想。穩住俄羅斯和日本,其他的國家,便不足為慮。

怎樣才能讓美國保持安靜呢?讓美國不敢進行戰爭冒險,它就會保持安靜。怎麼才能讓美國放棄戰爭冒險呢,如果它明知道打不贏,就自然不會打。怎麼才能實現這樣的目的呢,一句話:槍桿子裡面出和平。

毛主席說過,以鬥爭求團結,則團結者存。以妥協求團結,則團結者亡。這句話,正是槍桿子裡面出和平的精髓。只要中國在軍事科技,在工業能力上,一步步的獲得更大的力量和優勢,那麼無論是戰爭,還是和平,主動權都在中國的手裡。所謂不戰在我,戰則必勝。

美國人在上升期,在戰略擴張的時候,都沒有打贏中國。在美國戰略退卻的時期,尋求和中國進行決戰,更不可能獲勝。只要美國人沒瘋,他們就不會在一退再退,退到黔驢技窮的時候,還幻想和中國進行決戰。可以說,接下來,只要中國不犯錯,美國就根本不會有機會。

《孫子兵法》云: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對於美國這樣的酷愛戰爭冒險的蠻夷來說,軍事強大,才是上兵伐謀,其次伐交的基礎和保障。如果軍事力量不強大,美國人不會給人伐謀和伐交的選項。

經過前面的分析,我們發現,美國過去幾十年的戰略,都是一團糟,不僅沒有延續它的帝國國運,還留下了很多災難性的後果,以至於現在想亡羊補牢都黔驢技窮。我們不禁想問了,美國的縱橫家們,看上去一個比一個老謀深算,他們到底錯在了哪裡呢?

究其根本,美國的戰略家們,他們只是博弈論層次的縱橫術,他們眼裡只能看到利益,看不到等待,看不到未來。

也就是說,他們只懂得表層的縱橫,而不懂得開闔,更不懂得時運。不懂得圓行方止,只知道一味的胡來蠻幹。又想再說一遍了,論縱橫之道,論陰謀詭計,中國人是全世界的祖宗。

過去的幾十年,美國的戰略家們失敗了,未來的十幾年,他們仍將繼續遭受失敗。不是他們笨,而是他們的對手,中國人,正是全世界搞戰略縱橫術的祖宗。這樣的一群聰明人,敗給中國人,也不算丟人。

在這個世界上,國與國之間,沒有朋友,也沒有敵人,只有等待和馳騁。我們等到了機會,所以我們即將開始縱橫馳騁,因為屬於我們的時代到來了。

(責編:孟向瓏)